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焚香除忆

  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左手捧着自己头颅,右手拿着心脏的魂魄。

即便那一次,我的心都没曾这样慌过,这次的魂,到真非比寻常!

顿了顿,我在手心里画出一道召唤令。

一个白色团子状的球球立刻出现在我手心。

它叫绒绒,是冥王赐给我查信息的小妖。

它眯着眼,懒懒的看着我,打了个哈欠,悠闲的靠着我的中指。

“喊我来,有什么事?”

我把手往上抬了抬,让他能看见身后的场景,然后压低声音说。

“我要那个人的资料!”

绒绒郁闷的看我一眼,盯着王梓佑看了半天,然后移动到我的肩上,趴在我的耳边懒懒的说。

“王梓佑,商人之子,死于自杀!没什么稀奇的……”

自杀,我有些诧异,自杀属大罪,当入寒水炼狱,不得投胎的,这个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他是一个逃犯,我的心猛然一收,收留逃犯,会被冥王处以极刑。

地狱的刑场有十八层,若被查出来,我将受遍这十八种刑法。

我犹豫的回头看了一眼,王梓佑依旧喋喋不休的念叨着。

“阿月,阿月……”

我叹了口气,到是个有情人,至少帮他将记忆清了,在交给冥王。

看见我叹气,白泽知道我同情心又泛滥了,无奈的摇摇头。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萱,要我怎么说你好!”

我没有回答,我知道白泽关心我。

记忆是冥界刑法的一种,且是最重的一种,冥界利用鬼魂生气记忆来折磨鬼魂。

我私自消除王梓佑的记忆,就触犯了地狱法。

可我必须这样做,王梓佑含着血泪的眼睛里,我看见了一个女子。

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笑眯眯的胖女孩。

眼是心灵的窗户,王梓佑定是将那女孩生生刻在心里的。

不论他们之前发生什么事,至少,王梓佑深深爱着那个女孩,这样大的执念,我到第一次看见。

记忆消失,冥王一般是不会注意的。

即使被冥王看见,看在我这千年勤勤恳恳(咳咳……脸红中。)的工作,大概也会从轻发落!

焚上一枝香,我示意白泽将王梓佑放在我对面。

放下王梓佑后,白泽叹了叹气,抿着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我到门口护法!”

我笑着点点头,白泽到底还是在意我,才会冒险帮我,若是被发,我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关上门后,我从箱子里拿出忆笔,打开竹简。

伴着摇曳的烛光,我定定的盘腿坐着,万事俱备,只等王梓佑醒了。

或许是梨香的缘故,不一会王梓佑就从睡梦里苏醒过来。

他迷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呐呐的问。

“这是那里,我怎么了?”

我懒得与他解释,伸手在他胸口点点。

他神情瞬间呆滞了,缓缓开口。

十二岁那年,我遇见了阿月,她是我买回来的妻子。

小时候我调皮,七岁那年为了拿挂在树上的一只风筝,摔进家里的池塘里。

从此以后,我的脑袋时而糊涂,时而清醒,糊涂时,与傻子无异,所以家人一直很担心我的婚事。

我是辛妜
喜欢的朋友可以加欢迎加入穿越三国:甄月,群号码:172021065或者群号码:365305257欢迎催稿!

第三章:焚香除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