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陪酒

  外面又下雪了,温度零下14℃,昏暗的房间,文抽着烟,手机短信提示音响,叶子发来短信“亲爱的,最近天起很冷了,你要注意不要感冒了额,想你”

叶子的短信让文烦恼的心轻松了许多,“跟你在一起,烦恼少了许多,开心增加了不少”刚留言完,房门就被推开了,文的大哥木可急冲冲进来,“我到处在找你,走了王老板都已经丽人俱乐部了”

服务员非常热情打开大门,礼貌带路,灯光四射,男男女女舞池激情热舞,音乐舞曲嗨唱不断,全场气氛高涨,三个穿着藏族服饰,高壮黝黑的男人正在划拳,露出了满手的金戒指,玉扳指,嘴里叼着雪茄

木可看到了,赶紧拉着文过去,满脸堆笑“王老板”“来了,你可迟到了,先罚三杯”王老板看到木可招呼道

“行行行,谁不知道门王老板规矩”木可一口气喝下三杯洋酒,拉上文介绍道“这是我的兄弟,小文,以后就是他跟你们这边对接,工程以后有什么事你们多担待点”王老板看了一眼文“放心吧,你木可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来来干一杯”五人端上一大杯洋酒碰上

虽说文的酒量还可以,但这些藏族人简直是海量,牛饮,千杯不醉的,不一会儿文觉得头特别重,乏力,看谁都是双影,王老板还在叫文和木可俩人喝

胃里一阵翻滚,恶心,文赶紧走到厕所一阵狂吐,因为没有吃饭,吐出来全是酒,这时候叶子来电话了,文赶紧用水擦洗下脸,调整下心情“喂,叶子”“你在干嘛,怎么打了那么多电话都不接啊”“还在外面,吃饭”“吃饭,怎么那么吵呢,还有音乐酒吧?”“恩”这时候和王老板一起的朋友进来看见文“干嘛呢,走走去喝酒”文还不急跟叶子讲话,就被王老板的朋友拉去喝酒了,到了凌晨两点应酬才结束,是文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直到第二天起床头特别疼,胃反酸恶心又忍不住去厕所吐了一番

这时木可进来了,给文倒了一杯牛奶“你好好睡下,今天晚上还得去陪政府的人喝酒,我们的工程要做好,又要很快收款,就得打通各种关系,后面的事才好办”

文听到这,头都大了,晚上又不得不跟着大哥一起去见各种人,洋酒、白酒兑着喝,喝多了去厕所吐,吐完了继续喝,看到叶子的留言也没机会回,每天过着白天睡觉晚上应酬的生活

好几次文都想离开这种生活,但是又不忍心让自己大哥一个人在这里拼搏,也想提自己大哥分担,这时隔壁牛子跑进来“不好了,木可被几个藏族工人围住了”“怎么回事”文边走边问道

“说是一直没给这些工人工资,要账来了”是啊,最近一直和王老板应酬,就是想催款,可王老板每次喝酒避谈工程,导致工程款迟迟未结,文心想着

看见几个工人拿着刀围在木可面前,文也赶紧从附近拿上一根大木头,准备干上一仗,木可看见文来了,叫文放下木头,淡定冷静地对这些工人讲“你们放心,我木可在这个地方做了十年了,什么时候欠过你们工资,只是最近资金暂时没周转过来,但是该给你们的一定会给你的”“都这么久了,什么时候给啊”这时候领头的工人叫道其他工人也随即一起“还工资,还工资”

“大家安静下,给我三天,三天后就发工资”木可无法只好使出政策

文看了一眼木可,三天哪里能筹出这么多钱,不过这招确实有效,工人们目的还是为了能拿到钱,也不想闹出人命,被警察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第七章 陪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