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那么,你是吃醋了么?

  窦孖城挑了挑眉:“哦?那么,你是吃醋了么?所以,看见我对别人笑你就不开心了?”

窦孖城说这句话的时候,盛安宁正在喝最爱的柠檬茶,所以……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

“窦孖城!!!你大爷!没看老娘在喝水么?你就不能晚点再说,啊?害得我浪费了半杯柠檬茶!咳咳咳……”

盛安宁顶着一张不知道是被呛红的还是因为恼羞成怒的脸,指着豆子大人的鼻子:“我吃毛线个醋啊?哥们我只是怕你残害太多祖国的花骨朵啊!你残害我一个就够了呗!何必再花那么多的时间去想怎么残害万千少女!”

一句话吼完,盛安宁才反应过来,额……我刚刚是不是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额……那个……我刚刚是想说……”

“行了,听了你这段激情四射的演讲,我决定不再去残害那些祖国的花骨朵了。”窦孖城潇洒地挥了挥手,打断了安宁的话。

……呵呵,还是残害这朵傻花比较好玩……

次日,豆子大人就恢复了那张微冷的模样,最先发现这个问题的,当然是黄依。因为当她像往常一样去找窦孖城说话的时候,发现他再也没有前几日那么爱理她,虽然还是那个语调,还是她问他答,却完全变了一个样子。比如现在:

“窦孖城,你吃早饭了么?”

“恩。”

“今天的作业该交了。”

“恩。”

“窦孖城,能给我讲讲这道题怎么做么?”

“给。”

然后,黄依手里就多了一个作业本,清晰的解题思路,工工整整的写在作业本上。

黄依心想,为什么窦孖城对她的态度会改变这么多呢?难道是因为昨天她和同桌的小胖子上课讲悄悄话,头挨得太近了,脸贴到一起了,所以,窦孖城吃醋了么?最近看的一本言情小说上就是这么写的,恩!一定是。

于是,上课的时候,窦孖城收到一张粉红色的小纸条,上面写道:

写给豆子我和王小强是清白的!昨天只是因为上课讲悄悄话头在碰到一起了,你不要误会哦!其实……我喜欢的是你!————依后面还加上了一个红色的大爱心。

窦孖城瞬间在风中凌乱了……然后默默地把那一行字划掉,提笔写道:你误会了,我不喜欢你,谢谢。

黄依看到这几个字,想起小说里面男主角也是这样死不承认,继续写道:那你为什么会突然就对我态度不一样了,别否认了,喜欢就要说出来啊。

可是这次的小纸条给错了地方,于是,当盛安宁拆开那小纸条看到的是窦孖城的笔迹的时候,打了三节课的瞌睡一下子就清醒了。虽然第一行字被窦孖城给划掉了,但那豆子两个字却还是没能逃脱安宁的法眼。

我去!豆子是我的专属名称,竟然还有人敢叫,太TM火大了!

盛安宁柠了一下窦孖城胳膊,“诶,你纸条!”

“哦。”

“你要怎么回?”

“不知道。”

“那,我帮你回吧。”

窦孖城摆摆手,说道:“拿去吧。”

一会儿,黄依收到了回信:你的内衣肩带露出来了,还有,豆子你不能叫,谢谢。

于是,这一天,老师发现前几天一直很有活力的黄依上课走神了;同学们发现她比以前更粗暴了,当然,除了在窦孖城面前。

也是那一天,盛安宁悄悄地把每一个女生的作业本都翻了一遍。然后,那一天做广播体操的时候盛安宁总是能不小心的踩到黄依的脚。

第六章 那么,你是吃醋了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