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溯6

  今天是周四,班里没有安排课程。由于是公共教室,前后门一般情况下都不会锁上。

叶雨悄然推开后门进入,虽然里面空无一人,但这是每个人的素质所决定的行为。

除了此时只剩下叶雨以外,教室内基本上没有任何变动,乳白色窗帘依旧借着风力无节奏地拍打桌面,纯黑色斯特劳斯一如既往,安静地蹲在讲台一角,不可否认,在上课时间教师都依靠它发出声响,从而来填充这几十平米的空间,尽管如此,它还是那么安静。想到这里,叶雨不禁回过头重新‘审视’那片被窗帘遮挡的区域,她静静地盯着,丝毫不让眼皮合拢。像是在等待,或者是期待……

“我从护士口中得知,当日医务人员在给女孩处理伤口时确实不太负责。当时除开挂号费,母亲没有多余的金钱治疗。虽然‘他们’不是很情愿,甚至很坚定,但最后还是勉强同意欠费治疗,母亲便回去取钱,后来……”沈凡所给出的信息一直在空旷的教室里回荡。

“不用了,不用再去为这些忙碌,他们确实有错在先。”叶雨靠在窗户一角,又将视线移回钢琴,“可怜的是夏子……”此时,她突然不愿去证实薛志的死因,以及询问刘敏当日的经过。“是钢琴吗?不是吧!”叶雨努力支撑着下垂地眼皮,恍惚的神情使得她的眼神显得更加迷离。

教室里异常安静,如不在内,根本觉察不出有人存在,此时已经听不见叶雨的呼吸声。

前排的窗帘依旧随风舞动,一直在琴身上来回摩擦。

“一定是,就是那首曲子。”一种像是埋藏了很久的意识猛然从叶雨的心底蹬了出来,之前似乎是那么遥远,回想起却近在咫尺。“既然一切都源于这首曲子,那么一定要以它落幕。”

叶雨突然起身,像是理清了所有的思绪,心想‘每次演奏这首曲子时她一直在窗外,这代表着什么?对她很重要?或许是吧!’她稍微喘了口气,随即又强制憋住,空气像是凝固了数秒钟,解冻后叶雨已经离开了教室。

司机几乎踩死了油门,恨不得下来将车子推上去,一边踩踏油门一边斜眼观察叶雨的态度。

“就这里吧!我自己上去!”没得司机回过神,叶雨已经朝坡顶小跑上去,留下未合拢的门缝。

“小叶老师,怎么来这里了?很急吗?”一位妇女稍带沙哑的声音从耳边划过。

叶雨下意识停了下来,缓了口气才看清孙淑珍的面容,急促回道:“我找夏子……不,去她家,去看看。”

“听说一直没人,房子空了很久了。”孙淑珍略显疑惑,随即摆出恍然大悟的姿态,“是了解那个案子吧!”

“嗯,是的!”叶雨感到一阵欣慰,好像孙淑珍替自己回答了一样。

“知道那栋房子吧!要不让我家那个领你去,我得回去做饭。”孙淑珍朝着身边的丈夫憨厚般笑到。

“那就麻烦你了。”叶雨朝孙夫点头致谢。

叶雨随孙夫来到地势较为平坦的小区,稍稍探头,便能隐约看见不远处的几个‘集体坟墓’。

“就是那栋灰色的房子,应该是四楼,问问就知道。”孙夫指着几十米外一栋几乎夹在巷子中间的楼房,“对了,周围有一些废弃的地基,你小心点!”

叶雨诚意点点头,并没有向对方开口致谢,随后朝着那栋灰色楼房靠近,不时回头示意孙夫回去。

孙夫在原地望了一会儿,等叶雨再次回头时他已经不知去向。

距离地基不远时,叶雨尽量控制自己不去注视。她不愿让那些混合的尸体腐臭味在心底翻滚,虽然寒冷的气温能将它们暂时定格。

楼房特有的色调使它在阴沉的空气中显得更加暗淡,叶雨站在入门口仰望这庞然大物,脑子里突然滋生了一些怪异的意识。

周围几乎是巷子和为数不多的平房,使得这栋七层复式楼显得独一无二,而且……它还类似一个有机体,有血、肉、骨骼,以及思维。

天色变得更加阴沉,一会儿工夫便暗了下来。

叶雨并没有立即上楼,或许这般旧地重游让她仍留有几分畏惧,只是朝里面探了探头,肩部以下任然留在室外。楼道里相当潮湿,让人厌恶的湿气不断涌过来。一楼的杂物间漆黑一片,只有借着微弱的感应灯光线才能勉强见到两家相对的房门。

叶雨正要将身子送入,她突然注意到身旁多了几双小脚,慌忙间差点叫出声来,回过头,原来是几个年龄差异不大孩子。她舒缓一口气,正准备进入楼房,却又回过头,几个孩子紧紧盯着自己,一步也没挪动,可以说是呆住。

叶雨顿时略感茫然,动作变得僵硬起来,她迅速打量了自己一番,随后又回头,楼道里没有仍和变动。

叶雨弯下腰轻声问道:“你们还不回家吗?等到天色黑尽可不好走哦!”她怅然地翘了翘嘴角,随即面色又紧绷了起来,“在等伙伴吗?还是,就住这里。”孩子们依然不动声色,除了呼吸只剩下眼珠轻微地滚动。

“你认识夏子。”僵持了数秒钟后,一股稚嫩的发声打破了沉寂,回答的是一个小女孩,看样子是孩子中最年幼的。

叶雨怔了一下,随即蹲下抚着女孩的肩部问道:“我来找夏子,但是你怎么知道呢!”

女孩黑溜溜地眼珠似乎打起转来,她正要开口却被身旁一个男孩揪了揪衣角,男孩显然比她多出几个岁头。叶雨几乎与每一个孩子交换了眼神,始终没得出满意的结论,自从上次去孙淑珍家,她的孩子同样保持着一种奇怪的态度,但孙淑珍表示平时这孩子很活跃。

而现在,几个孩子蹑手蹑脚准备离开,却又依依不舍回头望着自己,神情实在古怪。

“你找住房吗?”一位妇女打断了叶雨的思绪。

“住房?”叶雨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还有一套,价钱可以再谈,要不先看看?”妇女的口气貌似一位房东,但从她的衣着打扮来看却又相差几分。

妇女领着叶雨进入楼房,尽管灯光暗淡,她依然来往自如,步调稍慢便看不见她的身影,只能从其脚步声加以辨别,但是叶雨都会选择加快步伐赶上。

妇女停下掏出一串钥匙,她借着昏暗的光线翻弄起来,嘴里不停嘀咕道:“不久才更换的灯泡,八成是那些鬼孩子,不过你放心,很快有人修理。”

灯泡由一根电线悬吊着,有时会轻微地晃动,使得光线很不稳定。叶雨往前凑了凑,她仔细打量着房门一旁的墙壁上用彩色蜡笔勾画出的一幅幅简笔画,虽然下笔稚嫩,但还是能够辨认出这是一对母女正手拉着手,脚下则是一些花草,头顶挂着火红地太阳,只是多了一些面部表情,再往下似乎被人有意抹掉,不过仔细辨别依旧能够看出是一个‘夏’字。

“夏子!”叶雨不禁念出声来。

妇女转身附和道:“你知道这孩子?”

“这上面……写着。”

妇女愣了愣,“哦!那是以前的住户,已经搬走了。”随即她推开房门,伸手按下开关,转眼间,狭小的房子被晕黄的光线笼罩起来。

叶雨刚踏进门廊,脚下便被什么东西绊倒,妇女急忙将门口的几双鞋挪到一旁。

“看起来是两个人吧!”叶雨随口问到,接着走进房子随处观看起来,不时触摸一下屋内的设施。

“是一对母女。”

“搬走有段时间了吧!”

“呃……其实,八月份时她们就没有音讯,租期到了自然就没关系了。”妇女时时不忘打量叶雨,注视着她的态度变化,“是你需要租房吗?”

“不,帮朋友随处看看,如果合适……”

“我就说嘛,你这样的人士怎么可能住这里,不过这屋子也不是很差,你朋友应该会满意。”妇女由恭维转向期盼。

“说不定她们会回来,应该有急事吧!”叶雨推开一道卧室的房门。

妇女紧随其后,立马探头辩解道:“不会,不会!”妇女沉默了一小会儿,始终没有多言,“你要是决定了我会将屋子收拾好,保证不给你带来影响。”

“不会回来?”叶雨默默念到。

“之前我拿走一部分,剩下的我都会清理掉。”妇女指着桌面上的杂物斩钉截铁说到。

叶雨环视一下周围,注意到妇女刚才提及的木质书桌,她挪开桌面一部分杂物,木桌边缘出现一些方条刻痕,有些用虚线刻画。换作是别人十有八.九琢磨不出,但是叶雨一眼就辨认出那是钢琴键盘,虽然不足八十八个木条。

妇女见状后立刻上前,原以为何处又令新主人极端反感,没料到是受到轻微损坏的桌面,因此沉默不语。

桌面上摆放着一小叠米格练字本,叶雨逐个翻阅,几乎都是夏子平日练字所用,每个字体规格不一,能够想象当时一定不在状态,应该被户外玩耍的伙伴吸引吧!叶雨不由得朝窗外瞥一眼。

夹在中层的方格本有点不同寻常,篇幅虽然不多,却记录得相当紧凑,上面并没有注明日期。

——huahua(华华)讨厌我,小雨喜欢我,我喜欢小雨。

——今天妈妈送我短衣服(连体裙),谢谢妈妈,我爱妈妈。

——我想爸爸了,爸爸快回来。

——我要给妈妈听,我就要学会了。

叶雨顿然停住,“给妈妈听?这又怎么解释?听什么呢?”像是有某种意识拉扯着她的视线,使得她盯着短短几行稚嫩地字体发呆。后面已经是空页,她立马翻弄剩余练习本,但是一无所获,看样子之前的记录早已被房东收走。

“这个要是你用不着……我就拿走了。”妇女试探性问到,但又不像是在与叶雨交谈。

“这是房主的吗?”

“应该不是吧!既然没回来就接着用嘛!”

“既然是她们所有,那,还是留在这里吧!”

“好!好,就放这里!也方便你使用。”妇女将一台小型收音机放回原处,电源已经被她开启,发出断磁般的声响。

在叶雨的记忆里似乎有着熟悉的一幕,她拿起收音机试着简单地操作,滑轮上显示的数字令她大吃一惊,她清楚地记得谭雯当日所描述的内容,此时收音机上所显示的7.4频正是侯盛当时收听的频道。

叶雨小心拨动滑轮,试图消减一些疑惑,频道调试稳定后,播放的仅是一个类似谈话的节目。

“你还满意吧!只剩这一套了,住的人特别多。”妇女在耳旁不断催促说到。

“嗯,我在看看。”叶雨缓缓呼吸,凝视着不远处的楼房,多扇窗户破旧不堪,很明显没人居住。

“魂体不能直接接触物体,只能依靠外界物质作为传播的媒介?”叶雨一直回想几天前与沈凡的交谈,也不清楚沈凡当时是怎样的态度,严肃?敷衍?“天啊!这怎么会……怎么能发生在现实世界。”她长吸进一口气,更加大胆地断定,“这首曲子……是,是她最后一口怨气!”想到这里叶雨突然感到胸口一阵闷息,像是有什么用力握住心脏,使之不能正常运作,“你到底要怎样才能安息!求求你!告诉我!”叶雨几乎在心里不断哀求到。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户外少量的路灯几乎起不了任何作用。

——城市天气预报,夜间到白天多云转阴(嘈杂声)

——妇科疾病速到……让你生活充满(嘈杂声)

——听众朋友,你们好!又到了我们怀旧时光这一刻,我是你们的阿雅……

收音机躺在桌面,像是被人调试了一样,多次转换频道后才稳定下来,同时叶雨的注意被牵引过去。

——现在是19点17分,属于怀旧经典时段,那么最近有很多听众朋友点播蔡琴的《被遗忘的时光》,似乎每到19点17分我们以这首歌作为开场已经是一种习性,好的,那就让我们一起倾听这动人的旋律......”

“19点17分!”叶雨握着收音机,反复琢磨这串数字,“这不是他们死亡的时间?”叶雨霎时被惊住,没有吸进吐出一口气,在她内心她极力希望这只是一个巧合,再说了,播放的内容与‘那些事件’没有任何相关联的地方。

“等等!”叶雨将耳朵凑近了扩音口,她仔细辨别主持人所发出的每一段声音,“这背景音乐……再熟悉不过!”叶雨的下颚慢慢垂下,主持人说话期间所搭配的背景音乐正是《月光曲》。

“夏子是在学习这首曲子!她一直在学习!”想到这里,一阵急促地敲门声掐断了叶雨的思绪,她硬生回头不禁叫道:“谁!谁在敲门!”

妇女却显得一头雾水,没有任何举动。

敲击声愕然而止,叶雨小心吐了口气,转向妇女正要开口说话,孩子的哭泣声掺和着敲击声一阵一阵涌进耳膜。

“是谁!”叶雨大声吼到。

“怎么……”妇女上前正要解释什么,叶雨却冲出卧房,跑向客厅,她刚到门口,声音随即消失,她静止在门口,等待……

“妈妈!妈妈!……”不足半分钟,凄惨地呼声由弱到强,断断续续地延续着。

叶雨一把扭开房门,眼前正跪着一个不足四岁的女孩,顶着一头过肩秀发,身穿白色连体群,被泪水浸泡后的眼珠显得水分充足。她斜视一眼叶雨后继续擦拭墙上的图画。

所有的神经像是凝固在一起,叶雨僵硬般转过身子望了望呆滞的妇女,眼神中犹如饱含着希望,于是回过头轻声叫道:“夏子!”

女孩似乎没听见,仍旧擦拭着墙上的蜡笔画,嘴里不停地呜咽着‘妈妈!妈妈!’。

叶雨向前挪动一步,稍稍提高了音量叫着:“夏子!是你吗?夏…..”话音未落,女孩随即起身,晃动了两下,站稳后转身消失在黑暗地楼道。

“夏子!”叶雨迅速跟了出去,由于起步过快,在楼道转弯口时险些一个踉跄跌倒,嘶哑的呼声几乎在整栋楼回荡,但是不见女孩的身影。

叶雨撑住楼道边缘的护栏,奋力支起身子,借着声源紧追了下去。

妇女呆在原地不知所措,靠近一点能够听到她咕噜着‘不租也用不着这样,真是!”

“她回来了吗?是我看错了?可刚才明明在眼前……”未解的疑问正扩充着叶雨的脑膜,她一口气冲出楼房,来不及顾及前额的乱发,嘶声大叫夏子,撕心裂肺般的呼声流进每一条巷子,几乎听不到一点回音。零星的路人侧过头,他们的面容似乎为此定格了一小会儿,随后又各行其路。

叶雨仍旧四处张望,这时,一阵孩子的嬉戏声从不远处传来,她应声回头,只见一群孩子正围在一个巷口,正是之前遇上的那群孩子,他们进行着各自的话题,嘈杂的声音混淆在一起根本听不清谈笑的内容。

叶雨正要将视线移开,突然她从孩子们身体间的缝隙里注意到一双白色帆布鞋,情急之下她几乎绷紧了面部所有神经,朝巷口奔去,嘴里不停呼唤‘夏子!夏子!’。

回溯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