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突变7

  小梁离开后值班室便多了份宁静,虽然有两个护士在屋里,但她们各自忙碌着自己的闲事,对于外界根本不加理会,就像活在另一个空间一样。

叶雨重新坐下来,仍旧紧握着水杯,好不自在地与沈凡聊了几句关于小梁的事迹,随后吞下几口逐渐冷却的白开水,佯装注意着桌面上被玻璃板压着的各类资料。

“他也在里面吧!”叶雨指着玻璃板压着的一张十寸照片,看起来是整个科室的合照留影。

沈凡够着脑袋,看清叶雨所指的人后轻轻滚动了一下眼珠子,回道:“他就是蔡骏。”

叶雨突然感到一阵凉意直窜到脊梁,她很快抽回手指。

沈凡起身为自己加满开水后坐在叶雨对面,慢吞吞地整理着桌上一些零乱的资料档案,不时抬眼看了看叶雨。

“其实……你刚才提到女孩,到让我想起一些事。”沈凡像是在跟自己说话,并没有注视叶雨,她继续整理资料。

“女孩?”叶雨随即抬头,但又很快压制稍微变动的情绪,似乎不愿被对方觉察出来,“联想到一些事很正常吧!”

“一些奇怪的事!”沈凡冷静地补充到,同时她也侧过脸,好让自己的目光与叶雨交汇。

叶雨正将嘴唇贴住杯口,立马停了下来,她直愣愣地打量着沈凡,此时她不知是该信任这位护士,还是尽早离开医院,杂乱的思绪以极快的速度在脑子里蔓延开来。

“你认为我在说笑吗?”沈凡放下手中的资料,表情变得严肃,随后望了望另外两个护士,之后失落般地为难一笑,“那我……还有必要叙述吗?”

“不不,我想听,或许……的确很奇怪!”叶雨有点吞吐,好像是故意所作,以至于不让谈话的气氛过于尴尬。

沈凡仍旧注视着叶雨,似乎在探听她是否真诚,几秒钟后,她收回目光,长长地叹了口气。

“同样是一个女孩,她很可爱,大概……八月中旬时,对,差不多黄昏的时候在医院接受治疗。”沈凡稍作一下停顿。

此时叶雨不再是怠慢的态度,而是一本正经地分析沈凡所提供的信息,是否能跟自己的相符合。

“三岁左右吧!”叶雨轻声试探性地问到。

沈凡很是惊奇地盯着叶雨,微微点了点头,“差不多!当时我正要去急诊室送药,路过办公间的时候就见她跑了出来,像是很着急,但是她没有顾及还未处理的伤口,因此额头上有一些血迹。”

“你没叫住她?”

“当时十字路口正发生一起车祸,伤者刚送往急诊室抢救,我只顾着送药物和器械,我想会有医生来处理,结果……”沈凡瞟了眼窗外,似乎当日的画面重现一样。

叶雨仔细聆听,没有做出任何反映。

“我直接走向急诊室,但是透过室外的窗户我看见那女孩瘫倒在路口边上,可是没人去过问,等我整理完器械时,她已经走掉了。”沈凡注意到叶雨的神情后没有继续说下去,只见叶雨的嘴不停地动着,像是在和谁交谈一样。“你在听吗……”

“你确定是八月中旬?哪天呢?”没等沈凡开口,叶雨严肃地追问到,明显在告知对方此事对于自己的重要性。

“十七号左右吧!反正是发放薪水那段时间,可以去查证,不过我认为自己没记错。”沈凡眼眶里一对水珠子不停地转动,像是在回忆当天的日期。“后来听说这是一对母女。”沈凡轻声补充到。

叶雨缓缓抬头望着沈凡,嘴角轻轻翻动道:“这个我知道,也正是我想问你的。”

沈凡突然感到有些吃惊,同时叶雨也注意到沈凡的情绪,立即补充说道:“我就是为这而来。”随后望了望身旁正起身收拾物品的两位护士。

“沈凡,你看着点!我回去了!”体重占优势的那位护士娇声说到,像是故意憋出来一样。

“我去取点纱布和止血钳,顺便送送她。”另一位瘦高的护士起身接过话。

“好的,路上小心啊!”沈凡微笑着应到。

叶雨表面上抿笑着与她们道别,她心里很清楚两位护士在没有病人的骚扰下早已坐立不安,需要出去溜达透透气,她仍旧将笑容挂在嘴角,直到护士披上外套走到了窗外。

叶雨转向沈凡正要开口,余光恰好与窗外的人物交汇。两位护士几乎同时侧头望着她,倒不如说是偷窥,像是在观察某种奇怪的现象。她们随即发现叶雨注意到自己的举动,因此立即扭过头,再次佯装谈论着消失在漆黑的走道里。叶雨却一直盯着消失的身影,虽然眼前不再有任何活动的物体。她不明白那两位护士为何对自己如此感兴趣,从进来到离开,那双摄像头般的眼珠总是朝自己瞥了又瞥,想到这里叶雨不禁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

“之后……那女孩又来过。”沈凡继续刚才的话题。

“是吗?什么时候呢?”叶雨随即停下了打量,连续地追问沈凡。

“我倒是没见着,是别人。”

“谁看见?”

“蔡骏医生。”

叶雨当即呆住,木讷的眼神足以让沈凡觉察到事情不简单,她不但面色如常,而继续补充道:“大概一个月的样子,因为都是领取工资的那几天,这我记得很清楚。”

叶雨仍旧握着冷却的水杯,眼神却异常凌厉。“他确实看见了?会不会是其他孩子?”

“应该不是,我见过那孩子,我相信……蔡医生的描述肯定是她。”

叶雨沉思起来,没有立即作答,而沈凡以一种特殊的神态注视着她,似乎知道叶雨将透露一个惊人的事件。

“嗯,碰巧吧!”出乎她的意料,叶雨只是淡淡地带过,但是语气不是很寻常,显然硬憋着。

“是不是有点不对?”叶雨端起杯子正要抿上一口,沈凡便追问起来。

“怎么?”

“是什么事不能说明呢?”沈凡平和地问到,叶雨正要张口回答沈凡立即补充道:“其实我已经猜到。”

“猜到什么?”

“你的目的。”

“我的目的?”叶雨反复地审问自己,此时屋里一片寂静,好一会儿她才将其打破,平和地说道:“也许你不相信我所说……”

“至少我会仔细听下去。”沈凡抢着答到,虽然没有立即表态,但从她脸上掠过一丝微笑,好似传达着自己信任的态度。

叶雨以同样的态度回以对方,似乎在心里肯定了这份信任,之后她长长地吸进一口气,小心叙述起来,“几星期前我经常见一个女孩在窗外溜达,不是,就一直站在那儿,每天都一样。”

沈凡不自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很多人因此遇到意外……总之,我认为跟蔡医生也有联系。”叶雨几乎不间断地大致叙述了一遍,虽然不是很顺畅。

“因此?”

叶雨突然停顿,她没意识到随口抖出了这么一个似乎期待已久的字眼。

“是什么原因呢?”沈凡继续追问。

“对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接连死亡。”叶雨不断思考自己抛出了疑问。

“或许跟女孩有关。”沈凡低头瞟了一眼病例。

“是的,我几乎能预先得知,我是指,通过某些现象。”

沈凡抿了抿嘴唇,然后望向窗外,随后又集中到叶雨。

“很离奇吧!不太可信。”叶雨一脸惆怅。

“预先得知!”沈凡反复念着,“果真因为那个女孩?”

“是的,我确实看见了她,但是,找不到任何依据来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

沈凡陷入了沉思,整理好思绪后她开口问道:“你,刚才说……一些人为此出现意外?”

“是的,除了蔡骏医生还有另外一个青年,以及两位教师,不过有一位还不能确定,然后……还有我爱人。”叶雨话音未落,沈凡惊讶般望过去。

屋子里一片寂静,除了暖气在铁皮内隆隆作响,几乎听不见任何一点响动,哪怕是呼吸声。

“他在医院接受治疗,但是院方对此病情很是不解。”叶雨随着音调的起落微微低下脑袋。

沈凡略带怜悯的目光俯视着面前这位内心矛盾的校友,持续了一会儿她才开口安慰,“希望他尽早康复吧!不过……我相信你!”

沈凡对于叶雨的肯定像是一剂定心丸,将叶雨从迷茫中拉扯出来,毕竟沈凡是目前为止最可靠的信任者,而且是那么坚定。

“其实,出事前蔡骏医生询问了很多护士和少量医生,他总说看见一个女孩,但是没有一位给予肯定。为此我们经常开玩笑,说他撞鬼、中邪了之类。”

“你们真没见着?”

“反正我是没见着,不过没有谁会在医院里开这样的玩笑,我想,他们不会撒谎!”沈凡的语气传达一种肯定。“对了,你好像很清楚尸体的状。”

“其实,这只是我的推断,因为‘他们’也是一样。”

“你是指他们也有同样的痕迹?”沈凡稍稍探了探脖子。

叶雨若有所思般点点头,“但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偶然。”

沈凡随即摆出一个手势,示意叶雨停下来,随即插问道:“教师、司机、医生、怎么听上去似乎没有联系!”

“但是,那位司机是女孩母亲身亡的肇事者。”

“复仇?女孩为母亲复仇?不大可能吧!”沈凡张大了嘴唇。

叶雨并没有做出答复,除开脸颊僵硬的肌肤外,余下的是她急促的呼吸。

“就这么平白无故地死掉?”沈凡的情绪有点不受控制,好像自己陷入了谜团不能自拔。

“我查过监控录像,还询问了事发时在场的校内人员,都没见着她。”

“除非她能隐藏自己?要不然谁能做到?”沈凡的脸色苍白一片,随即两人对视一眼,像是传达着某种信息。“灵魂?”,屋子再次被寂静缠绕,除了自己,像是有着一两个异物在屋里安静地听她们谈论。

“说实话,我不愿朝这个方向努力,也不愿去探究她是怎样做到,做到隐藏自己,我只有一个目的......”

“但是你不得不相信!”沈凡打断她说到。

叶雨即刻停了下来,“是啊!谁能做到,没人能做到。”她不断思索,面色逐渐改变。

沈凡轻轻挪动一下身子,将手掌靠近不太热的水杯。“真是悬乎!她有着特别的能力?还是……”

“我宁可相信她有特殊能耐。”叶雨轻言到。

“但也不排除灵魂。”沈凡补充到,叶雨却哑口不演,“灵魂不能与我们直接接触,至少电视媒体经常这样教导!”她继续叙述。

叶雨仍旧不语,从她的沉默中隐隐透露着对沈凡这番推断的赞同。

“她一定是复仇,至少对于司机是这样。”沈凡一脸沉稳,“它们只能通过某种媒介来影响我们,是这样吗?”她再次强调。

“你是指另有原因?”叶雨有点模糊,但是面部似乎彰显了一种清醒。

“或许吧!目前这能这样伪科学地推断,说不定是个巧合,不过……照你说,这巧合未必过于偶然了一点。”沈凡随即自我否认起来,“至少他们之间有着什么联系!”

叶雨沉思一会儿回道:“除开司机,又跟其他死者有什么联系呢!”

“但是,蔡骏医生,还有学校的教师,他们与女孩有任何过节吗?蔡医生仅仅是帮她处理伤口。”

叶雨摇了摇脑袋,她很难向沈凡解释清楚。

“至少有三人的细节相似。”沈凡补充到。

“对呀!这些线索非常重要,或许能推断出更多信息。”叶雨按奈住内心的激动。

“但是,他们为什么都会有挠耳的举动,真是令人费解。”沈凡轻轻搓了搓太阳穴,“还是先找出他们之间的关系吧!”她语态沉稳,比起叶雨更像一个侦探。

“目前只有这样,真希望只是个偶然。”叶雨一脸凝重,“我可以去询问司机的朋友,学校那边或许能打听一点,医院这一块……”

“有机会我会去了解,不过,最好私底下和他们谈,虽然我们的态度严肃,但他们或许仅仅当作是一个恶作剧游戏。”沈凡一本正经地对叶雨交待,“你能看见什么?”

“有时候,我几乎能看见事发的过程,无论是以前还是将来,只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几乎是一瞬间。”她稍稍停顿一下又轻声补充道:“通过一些物体……让我看见。”

“通过一些物体?什么呢!”

“镜面类的物体、还有梦里……”叶雨似乎有点提不起劲,刚说完面部几乎瘫软下来。

沈凡将视线移到桌面,握着早已冷却的水杯沉思起来。除了时钟在泛黄的墙上一如既往地行进着,再没有什么影响这股寂静。当秒针回到起点时,她轻轻挪动一下身躯,将脸凑近,声音压得更低:“为什么?为什么你就能看见?如果真像你说那样,我想……会不会跟你有关!”

叶雨没有作答,虽然她心里有充足的理由去推测自己跟女孩的微妙关系,但是她不愿让这些悬乎的解释去搅乱目前本来就难以解释的状况,更不愿重温前段时间困扰自己的事件,至少作为一位女性是不会这样选择。

“目前为止,我实在想不到其它原由。”叶雨坦然答到。

“这我就不明白了,或许在你身上有什么吸引着她?”沈凡吞吞吐吐,似乎不太相信自己的假设。

经沈凡这么一说,叶雨顿时打了个寒战,鸡皮疙瘩争先恐后般挣脱真皮,再从表皮毛孔处冒了出来,她随即将四周打探一遍,好像自己真有什么吸引着那些东西。

“总觉得越来越蹊跷,特别是你这么一说。”叶雨的音调颤抖起来。

“或许是我多疑了。”沈凡见到叶雨的举动后语态突然转变过来,好让她保持冷静。

“真不可思议!”叶雨冷冷地翘了翘嘴角,似乎开始怀疑自己荒谬的假设,正要起身往被子里加水,“或许只能承认这样的假设,我是指暂时,至少对于我们来说相对有利,不是吗?”她补充道。

沈凡停下来侧头望了望叶雨,然后弯下腰操作水阀,默默地点了点头。

叶雨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六点了,我还要去医院,留个电话吧!便于及时联系。”叶雨掏出便签将号码递给沈凡,然后匆匆走出医院。

天色早已黑尽,十字路口模模糊糊呈现在眼前,叶雨不禁裹紧了衣领,放慢步调,平静地打量着周围,对于车辆的稀少没有丝毫的埋怨。

十字路口处,侧前方一束晕黄色光线由远及近射了过来,划破了医院周围的寂静,叶雨下意识退后几步,她似乎能从车子的疾行中辨别乘客焦虑的心情。这时,一位男子迅速从车内挤出,然后将车门大弧度敞开,即刻,一位女子抱着三岁左右的孩童小心翼翼跨了出来,随后两人头也没回冲向急诊大楼。

“真希望没什么大碍!”叶雨停留在原地,视线紧随着那对夫妇移去,直到旁边的司机探出脑袋与她搭讪。

突变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