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幻象9

  两人穿过中央花坛,绕过人工湖泊,漫步在被枯树环绕的小道上,一个矮小的身影在前方五十米处若隐若现,一会儿弯腰清扫着不太多的落叶,一会儿又站立着不动,像是等待着什么。无论两人怎样变换步伐,那人影总是与她们保持着一段距离。

两人一路上谈论些无关杂要的内容,不知不觉来到办公大楼。叶雨抬头看了看自己办公室一角,紧紧闭合的窗户不容一丝气体进入,窗帘缝隙处隐约能看见那盆仙人球,仍旧那样顽强。

“叶雨!怎么想起来学校,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刘敏抱着一迭资料从门口走出,话音未落便上下大量起叶雨来。

“刘老师,下午不是没课吗?我……我来取一些教材,最近想看看。”

“下午有个教研会。你身体不适就在家调养,让他过来取就好了。”刘敏像长辈一样叮嘱起来。“对了!你说起资料我到是想起一个包裹,昨天刚寄到,你不在我就替你签了。”

“包裹!谁会寄包裹给我?”叶雨在心底琢磨着。

“嗯!是同城快递,等会,我上去拿下来。”

“本地寄出的?那一块上去吧!”叶雨没有过多思考,挽着林依同刘敏走进办公楼。

刚推开门,一股暖气随即在身上游走,几个教师正低头工作,不时聊了几句。

“就这个,屋里真暖和啊!”刘敏递过包裹,两手不停地摩挲。

“也没留地址,是谁啊!”叶雨握着和自己掌心差不多大小的盒子咕噜到,林依却在一旁瞪了瞪眼睛,随即又恢复常态,“还是回去拆开吧!”

“早点回去吧!注意身体,外面太凉了。”刘敏整理了一下围巾,继续搓着双手。

叶雨怔了怔,随即抬头看了看挂钟。“都快五点了,难怪天色这么暗,只顾着在学校溜达。”叶雨转向林依,正要开口,手机在包里振动起来。

“叶雨,你们还在学校吧!我正赶过来,等会儿吧!”听筒传来张子然声音,不时参杂着来往车辆交错的声响。

叶雨扭头看看林依,急忙答道:“你不方便就别过来了,我们正要离开。”

“我快上雨山大道了,很快就到,等着啊!”

挂断电话,叶雨瞟了眼林依,而林依则调皮一笑,两人谢过刘敏后慢步离开了办公大楼。

户外可不比屋内,台式空调无休止地工作,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昏暗的天空和刺骨的寒风,一阵接着一阵,仿佛要将时间凝固。

“真不知道她怎么样?穿这么少!”叶雨耸了耸脖子嘴里咕噜到。

“谁?”

“那个女孩,一直以来我都见她穿着连衣裙。”

“或许前段时间比较暖和吧!她可能早回去加衣服了。”林依附和到。

“应该不会,那起车祸……”叶雨打断了自己,她也不确定事情是否自己想象那样。

林依似乎听懂了叶雨的潜台词,随即停住接过话说道:“一个女孩杀害了一位成年男子?不久的将来还有可能杀害一位学校的老师?你是这个意思吗?”

“或许前段时间那位老师……”

“也是她杀害的,她将老师推了下去!”林依随即打断了叶雨提高了音量。

叶雨没答复,林依继续发言说道:“我真想象不出她怎样行凶,除非是受到了死者的侮辱,并且是刻骨铭心的伤害,要不然一个四岁不到的女孩怎么可能有这样极端的思想和残忍的手段,再说了,一个小女孩也不可能轻易让成年人屈服吧!”林依立即停住,她等待叶雨做出答复,对方仍旧不出声,“好吧!就算是这样,那她到底……到底是怎样让他们发生事故,神出鬼没??真是天大的玩笑!!”林依长舒了一口气,面部挂着微笑,像是宣扬着自己的胜利。

“神出鬼没!”叶雨随即抬起头望着林依,半天挤不出一个字。

“我只是假设,你不明白我所说的吗?那些意外和女孩根本就没有联系!”

“可你说神出鬼没……”

“除非她不是人!”林依凝视着叶雨,“这样解释你能接受吗?”

校园内像是真空一般,没有任何气体在流动。

“言归正传吧!”林依硬性岔开话题,随后她又显出一副富有关怀的表情提示性说道:“真不知道是谁寄来的?”随后指了指叶雨手中的包裹。

“不太清楚。”叶雨再次打量包裹,“怎么!你知道?”

“他的字迹也记不起了?再仔细看看!”

叶雨仔细观察包裹外层的签收条,“啊!是张子然的笔迹。”她惊讶得叫出声来。

林依从包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精品袋递过去,叶雨更加感到茫然。

“自己的生日也忘记了?”

叶雨恍然大悟,不停拍打自己的前额,“几乎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去年也是以同样的方式赠送礼物。”

“大学时就一直这样了吧!”林依补充到。

“也是,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叶雨伸手准备拆开包装盒,张子然的来电将她打断,随后两人加快了步伐,一会工夫便看见学院大门,只是不再看到那个矮小清洁的身影。

“我都等了好一会儿,还以为会让你们久等,快进来,外面太凉。”张子然打开车门,语气相当温和。

“在路上聊了一会,所以就忘了时间。”林依随口附和到,悄悄向张子然递了个眼神,张子然立马领会,随即发动好车子朝前方驶去。

车子刚驶入雨山大道,窗外已经黑尽,只有一些零散的住户在车窗外亮着昏暗的光芒。

叶雨靠着后枕昏昏欲睡,林依则在一旁浏览各种杂志,张子然不时回过头看看,说道:“累了吧!缓解一下。”随后他按下车内CD播放按钮,熟悉的钢琴声立即弥漫了车内的每一处,像是与窗外的夜色相互照映,进行得完美无瑕。

“咦!忘了换CD,我另外选一张。”张子然拿起CD袋开始迅速挑选。

“别换了,就听这个吧!有助于舒缓疲劳。”叶雨向前倾了倾身子,随后靠着车门望向窗外。

“对了林依!下午可把我朋友累坏了,他找到了资料,事故中死者只有一个,我担心他记错,还是催他找到了监控录像,于是托人在网络部门,这可耗费了不少精力啊!就跟原先说的一样,一个医生被小货车撞到,其它什么也没有。”说完后张子然跟着CD哼起了月光小调。

叶雨撑起身子,目光炯炯有神。

“那就麻烦了,还有你朋友,心理学教授就是奇怪啊!我也不太清楚他们的想法,呵呵!”林依巧妙地结束了这番谈话,她的笑容彰显着一种达到目的般的满足。叶雨却低头不语,显然在沉思什么,随后将视线慢慢移向窗外。

“不用客气,不过有空我也想了解一下心理学。”张子然侧过头看着林依玩笑似说到。

“注意!前面有人!……”叶雨嘶声大叫到,张子然立即扭过脑袋。

——砰砰,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车子剧烈振动一下,张子然急忙靠边停下。

“哪里?哪有人?你吓坏我了!”张子然脸色剧变,很快便恢复过来。

“只是晃动了一下,不用急。”林依整理一下叶雨稍稍零乱的头发,语气相当平和。

“不,他就在路中间。”

张子然摇开窗户,探头望瞭望车后,窗外传来他微弱的呼吸声:“奇怪!没有凹坑,怎么会抖得这么厉害。”话音未止,他便开门朝后面走去,虽然离停车处不远,但是在夜幕里几乎看不见他的身影,就像被黑暗慢慢地吞噬。

“什么情况?”林依提高了音量,张子然并没有作答,随即叶雨将视线投向窗外,当她看见张子然模糊的身影正仔细观察着地面时,她才长舒了一口气。随后扭过脑袋,通过车子的后视镜来得知后面的状况。由于盯得太久使得她眼睛有些疲倦,正要挪开视线,两团泛黄的光线出现在张子然身旁,随后隐隐约约看见一个白点正晃悠悠朝前面移动着,然后在张子然身旁呆了一会,随后继续向前挪动,眨眼工夫,便清晰地倒映在后视镜里,正是一个人形,叶雨鼓着眼球,下颚变得松弛,她试图捂住嘴唇,人影却突然转向,消失在一个斜坡口处。

“怎么了?”林依顺势望了望后视镜。

叶雨垂下手臂,呆滞地摇着脑袋,视线依然停留在后视镜上。不久张子然便摇摇晃晃出现在车子尾灯处。

“真是怪了,路面很平整。”张子然不停搓手,嘴里吐出不够白的雾气。

“可能是树干石头之类的吧!碾过之后弹向路边去了,别管了快进来吧!太凉了!”林依急忙示意张子然关上窗,他刚进来,还没来得急关上门,叶雨激动地问道:“你没看见吗?在你身边呆这么久?”

“什么!谁呆了多久?”张子然扭过头,满脸疑惑。

“一个女孩,穿着白色裙子,朝那拐角走了过去。”叶雨异常激动,随即指向不远处一个斜坡。

林依和张子然没有答复,按照叶雨的说法,就算林依看不大清楚,但是张子然一直在原地,不可能察觉不出来,两人依然不语。

“会不会是撞到了她!上去!上去看看。”叶雨指着斜坡,激动丝毫不减。

“上去?这……”张子然无可是从,盯着叶雨,随后又望瞭望林依。

“就倒回去吧!反正没多远,或许真有个东西。”林依用敏锐的眼神说服张子然后突然怔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尽会用“东西”来代替叶雨所说的女孩。

张子然无奈地晃着脑袋,然后轻轻点着下巴,像是明白了什么,随后扭过头关上车门窗户,亮起倒车灯慢慢向斜坡口靠近,并不时从反光镜里观察叶雨的情况。

刚拐进斜坡车身就一直摇个不停,路面似乎铺着一层厚厚的淤泥,一些体积不一的石块也暗藏在内,使得轮胎一会儿陷进左边一会儿又凹进右面,就像什么在窗外故意拉扯。毫不夸张,路上几乎见不着一个人影,更别说停下询问一下情况,道路两旁除了住户屋内昏暗的灯光以外几乎没有一盏路灯运行正常,就算亮起车灯可视范围也不超过十米。说来也怪,虽然在两旁几米处就有人家,但总觉得他们不属于这片区域,或者这个空间,彼此挨得这么近却嗅不出任何人味。

“怎么这么陡,路面太差,有点照明也好啊!”张子然将身子前倾,仔细注视着前方的地面状况,他轻轻踩踏油门以至速度降到最低,以便及时应付突发事件。叶雨只顾盯着前方,并无特别的反应,林依则不同,不停地扫视周围,哪怕看不大清楚。

行进还不到百米,车子振动得更加剧烈,像是石子塞进了驱动轴内发出“咯咯咯”的声响。越往前走道路似乎变得越加狭窄,左右后视镜像是要触碰到两旁的平房。

“我看还是返回吧!也不清楚前面的路况怎么样,说不定泥浆更深,到时调头也不成了。”张子然转过头,依然踩着油门,像是等待叶雨的默认。

“有人!小心!”林依尖叫到。

张子然立马回头,同时死死踩下刹车,一个黑糊糊的身影慢慢走进,是一个年迈老者,由于背驼大大缩短了他的身高。老头瞟了眼车内,耀眼的前置灯使他面部看起来更加煞白,他无力地眨了眨眼皮,随即又扭过头不慌不忙朝坡下走去,完全没顾及车内紧张的气氛。

“还真差点撞到……哎,我看还是回去了,趁边上有岔口可以调头。”张子然努力缓解由于紧张造成的不均的气息。

“我看也是,谁知道前面是什么状况。”林依侧头看了看叶雨。

叶雨没有开口,只是凝视着前方悠长的道路,似乎那里埋藏着更多的秘密。

由于叶雨一直未开口,张子然便视为她已默认,随即转进右边一个刚好能容纳车头的岔口,摆直车头后猛踩下油门,轮胎像突醒过来一样高速地运转,甩开了黏在上面的泥浆,车子贴着坡面失重般下滑。

叶雨重新将视线挪回后视镜,一栋栋规格不一的平房、复式楼建筑逐渐在眼角膜里消融。

车子在短时间内抵达公寓,刚出车门他就不断埋怨道:“该死!我就知道泥浆很深,明天要抽个时间去整理一下,真不明白干嘛去那个鬼地方!”随即猛踢黏在车轮上的暗黄色泥块。叶雨几乎没听他说话,慢慢挪动着身躯,像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车身里移出来,刚要把腰伸直,她却轻轻抽动鼻膜,再次弯下腰在周围嗅了嗅,似乎有股熟悉的异味在周围转悠。其实除开排除的尾气和胎皮上的泥浆味就只剩下寒冷的气息。

“掉了什么?”林依正挪动身子,却被叶雨挡住。

“哦!没什么,看来破上的泥很厚啊!”叶雨急忙站到边上好让林依跨出来。

推开房门后张子然立马将客厅所有的灯点亮,他的举动有点措手不及。

“怎么!快进去吧!”林依不解地催促到。

张子然努力掩饰并缓解自己的浮躁,他转身拔出钥匙,却发现整个手掌已经冰冻,相反的是另一只手异常炽热,他不明白自己的反常究竟意味这什么,或许是叶雨的缘由,他尽量说服自己。

一番折腾,几人早已疲惫不堪,电视成了两位小姐最忠实的伙伴,张子然则在厨房摆动着餐具。

“林依,你说她会不会住在那里,要不然也不会朝破上去。”叶雨睡意正浓,努力支撑着眼皮不让它们闭合。

“可能吧!但是我们并没有在上面看到她,或许是住在其它地方吧!也可能……看走了眼。”林依同样苦撑着眼皮,若有所思般盯着电视。

“不会,斜坡两旁有很多巷子,她要是穿进去自然就不好找了。

叶雨的睡意似乎被冲淡了不少,这时张子然走到饭厅正摆放着餐具,他故意放慢了动作,抬起头隐约听见里面的谈话内容。

“你怎么这么清楚?去过?”林依也失去了睡意,轻微抬了下脑袋。

叶雨点了点头表示默认,随即她压低了音量:“要是她没有进入巷子而一路上我们又没能发现她,这也太不寻常了吧!哪有小孩走得比车还快。”

林依一脸惊愕,她慢慢闭合着嘴唇:“那……你以为她怎样上去……”林依没能说完张子然迅速走进客厅吼道:“到底要怎么样,越说越离谱,叶雨你,你打算这样继续下去……”张子然随即住口,好像意识到说错了什么。“我意思是用常理去推断,你既然一口咬定确实有个女孩,就该去打听打听,像这样胡乱猜测只会越陷越深。”张子然长吐了一口气,就像憋在他心里的一滩死水一下子被蒸发掉。

叶雨定了定随即接过张子然的话,提高了音量:“我连她名字、住址都不知道怎么打听?”林依侧躺在沙发上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不过这到是出乎张子然意外,他有意降低了音量说道:“既然不知道就不要去猜测了,证明没这个人,她不存在!”

“不存在?”叶雨没有继续与张子然争辩,视线转向窗外后直愣愣地盯着外面。

林依立马从沙发上蹦起来朝张子然递了个眼神:“可能存在吧!天色太暗没发现而已,是这样吧!叶雨?”随后她转过身对叶雨说到。叶雨背对着林依点了点头,僵持了几秒钟没人说一句话,屋内变得异常安静,只听到电视里传来嘈杂的声响。

张子然手机铃声打破了沉寂,他看了看来电号码心情变得异常激动,随即接听道:“是吗?他这么快妥协了,看来还是……等等,你现在在哪?”他欲言又止,附耳听着对方的声音。“好,好的,我现在过来吧!没想到这么顺利……”还未结束通话,张子然已经披上外套,看起来事情比较急。

“晚餐准备好了,你们自己解决吧!我可能很晚才回来。”说话同时张子然已经拉开房门,话音随着房门的碰撞声一同消失在阴冷的走道。

“我忘了告诉你,其实那女孩在我们前面,就是调头的那个岔口前面十米处拐进巷子了。”林依一本正经叙述到。

叶雨立马回头不再注视窗户外的景色。“是吗?你也看到,那怎么……”

“依照当时的状况如果再前行可能就回不来了,所以没告诉你,再说了也没必要和他继续争执吧!”林依停顿了一会儿,接着补充道:“不过没有撞到女孩,她还是活蹦乱跳地回去了,不用担心。”

叶雨没有反驳,但她的眼球几乎没有转动,显然在思考什么,随即回道:“可能吧!你说天气这么凉她干嘛穿裙子,换作谁也受不了啊!不知道她父母怎样想。”

“或许她里面穿得很厚吧!反正我是见她穿得很暖和。”林依思索了一会儿平静地答到。

“但愿像你说那样吧!对了,刚才在车上听到你说什么研讨会?”

“嗯!公司让我务必参加,所以我要提前一天回去了,原本打算陪多陪你一天。”她撇了撇嘴,做出一副无奈的模样。

“单位很器重你嘛!不过我也想回学校了,几天没见着那帮学生。对了,明天去买票?”

“我就赶十点那趟车吧!还可以赖赖床。”林依挂出一幅成熟妩媚的笑容,眼神里潜藏着一丝迷离,“你们要照顾好自己,特别是你,让我越来越不放心。”

“明白!”她顽皮似的笑了笑,“这样吧!我先去车站送你,然后搭车回学校,那里到浦口区的公交车比较多,挺方便!”

林依点点头,看起来没有什么意见。饭后两人在闲聊中打发了大半个晚上。

幻象9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