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幻象1

  车子刚到公寓楼下,叶雨就接到张子然的来电,今天公事太忙,他晚点回去。

一个人在楼道里确实很别扭,不但透气窗关闭,而且很多阴冷的气体在里面游荡,总是不让外面的新鲜空气进来。每户人家都紧闭着大门,好像与外界切断了联系,听不见任何人说话。

“电梯坏了这么久也没人维修,物业公司在干嘛呀!”叶雨在心底不断埋怨,虽然只有七层楼,但她实在不愿意从某些楼层经过,每经过一层楼,她都用脚掌贴住地面,这样可以减少身体与它们的接触。

楼道对于叶雨来说如同漫长的旅途,她稍微加快了速度。这时,从头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她不但没被惊吓,反而放松许多,这是她第一次在楼道里听到除自己以外的声音。一位男子正匆匆跑下楼,然后从她身旁经过,叶雨面带笑意,朝他微微点头,原本以为可以增加邻居之间地了解,可是男子没有任何举动,像是另一个空间的物体,连衣角也没和叶雨接触,更别说停下来与她闲聊。男子很快从叶雨视线里消失,除了一个还未散去的人影,留下的是被他搅乱后的冷气。

“为什么大家都跟陌生人一样,不善于交谈打个招呼总可以吧!”叶雨提了提衣襟,不断搓手。

“可能是天气太凉吧!这样的气候谁愿意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她不断地思考为别人辩解,以至消除脑子的疑虑。

或许大多数人都希望能有个安静的归宿,家自然成了最好的选择,但叶雨不这样认为,至始至终,女性对于孤独的承受力总是有限的。

叶雨打开电视,调了杯咖啡,将最近一期的《都市丽人》和一些教材抱在怀里,然后深陷在柔软的沙发,看得出来她尽可能使这空间里不是一个人存在。吞下一口热咖啡,使胃里暖暖的,好生舒服,随即又连续喝了几口。

“回家的路上总是看见一群孩子在路边空地玩耍,他们穿得都很朴素,那附近的建筑应该是他们的居住地吧!看起来属于贫民区。但是有些高级小区与别墅群同样被建在附近,看起来很不协调。”

叶雨一连想了许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却没发现杯里的咖啡早已见底,她慢慢起身往杯里加饮料。

“为什么开发商非要将它们这样组合,即使他们的审美观有所缺陷,也应该清楚差距这么大的居民混在一起,会带来影响。”叶雨边走边想,重新将身子陷入沙发,她突然翘起嘴角。

“不过孩子们倒是玩得很开心,好像不存在任何压力和自卑感,跟自己小时候一个样,就连母亲去世时也没多大感触,也许是年龄太小不懂事吧!”想到这里,叶雨将杯子放在桌上,其实她早已习惯将自己带回某些不愿去触碰的记忆,而最让她揪心的是想起母亲,她轻轻侧过头,试图以眺望远方来打断逐渐蔓延思绪,但总是有根线将其与自己串连在一起,很难控制思维的逆流。

父母离异不久,母亲就带着叶雨去了南方的一个小城市,在朋友的帮助下暂时安顿下来,并给母亲介绍了一份工作,已能保障基本生活,而叶雨也继续从二年级开始念书。由于居住的环境接近于低层人群,叶雨每天都与一些较贫困的孩子打交道,有念书的,也有辍学的。从那时起,她几乎每天都给呆在家里的小伙伴重复课堂上的内容,仅仅怀着分享的用意。就这样,一个关于教师的理想悄悄地在她脑子里露出了萌芽。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然而母亲也没和家里有过联系,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想法,想彻底摆脱那个落后、让人不愿回忆的小县城。

杯里的咖啡所剩不多,杯檐的雾气早已不见,显然放在那儿很久了,电视屏幕里仍旧演绎着一个无聊的泡沫剧,窗帘在一条缝隙处悄悄晃动,屋内却没有任何动静。

窗外早已没有了颜色,窗内却被节能灯照的晃眼。张子然夹着一支看似没被吸过的烟,双眼凝视着桌上零乱的数据,尽管火苗快烧到过滤嘴处,他却丝毫不去注意。

“她在什么地方呢?这么久应该回来才对,或许有其它亲人?”张子然不断思考着同一个问题,说是思考,倒不如是猜测,因为他通过种种手段得知除祖父以外这个女孩并没有其它监护人。

“就算在短时间内把她找回来,又该怎么处理?怎么给一个孩子讲解法律,这不太好办吧!要不要继续受理这桩案件呢?”张子然吸了口烟,吐出一团白雾,让自己被罩在其中。

“好吧!就算违约,侯先生也不会过于为难我,这毕竟不是正规的工作方式,但是他开了一笔很不错的受理费,而且遇到这些环节也属正常范围,不过……”张子然灭掉烟火,双手抱头靠在椅背。

“她还是个孩子,将来还要生活,如果依照侯先生的本意了结他母亲的案子,对她很不利啊!”手中的笔不断敲击桌面,越加显得有节奏。

手机在桌面振动,铃声打断了张子然严谨的思路。

“侯先生,有什么事吗?”

“张律师,您上次说有些部门比较重要?你看……”

“嗯……是的,医院和交通部门,还有孩子的监护人。”张子然故意将话音拉长,他实在不愿意听到这些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也不知那是种压迫还是负罪感。

“昨天我与一个朋友取得了联系,他在两边都可以说话,如果你需要什么……”

“是的,侯先生,您的意思我明白,我尽量在控诉罪上面多下功夫,更何况孩子没有找到。”张子然操着娴熟的说话方式将对方的话软软掐断。

“张律师,我之所以把这心头大事托付给你是因为对你非常信任,希望你能够认真处理,为他争取到缓期,你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懂事较晚,凡事都应该多给个机会,你说是不是?”侯先生这番苦口婆心,油腔滑调的肺腑之言确实足以感动很多人,他那委婉,锐利的语气几乎能让一些人快乐地闭眼。

“真是阅人无数啊!”张子然紧紧握住电话,一字不漏吸收完由听筒里传来的教诲,其实这跟训斥没多大区别。

“我知道了,侯先生,我尽可能布置其它策略,有什么情况我一定以及通知您。”张子然顿时觉得自己变得渺小。“难道律师就是别人与法律打交道的工具?”他反复盘问着自己,好像回想起几年前对它的憧憬。

稍稍扭了一下体内大部分骨骼,这使得他舒服很多,然后将视线移回数据上女孩的名字,再次陷入了沉思。

幻象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