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幻象8

  2006年11月14日

略带暖意的阳光几乎笼罩着医院的每一个角落,除了被遮盖的部分依旧与整体气氛不搭调。

好天气固然受欢迎,住院部内大量病房空着,病人们纷纷外出呼吸久违的暖气,枯枝围绕的小道上、冰凉的石凳上随处可见他们的身影,整个医院似乎一下子沸腾起来。

沈凡握着笔在病历纸上时停时动,透过窗户她清楚地看到在户外放松的病人,不过很少有亲人陪伴,大概是工作缠身,迫不得已。

她回过神,再一次将目光投到未完成的病历上。不知是不是照片尺寸过大,还是有什么特别的物体依附在上面,总之,被玻璃挤压的那张科室大合照一直牵扯着沈凡的视线,她无法静心填写病历。

“小凡,见到小徐时叫她清洁一下室内卫生,特别是窗户那一块。”护士长罗正英略带埋怨的口气吩咐到,同时迅速扫了一眼科室的每一个人,好像教师正在揪出拖欠作业的学生,护士们低头忙着手头的事务,虽然有些是佯装。

罗正英一直对沈凡倍加信任,不但科室里的大小事情都亲自交代,就连刚才类似的情况她的眼神也绝不会在沈凡面前停留一秒,仅从这些细节就足以看透护士长对她的信任与爱戴。

既然得到了这般肯定,原本沈凡可以大摆架子,虽然没有实权,但是在科室里说话还是具有一定的分量。虽然如此,但是沈凡依旧虚心接受每一个同事的意见,倒不如说是服从吩咐,恰好与她们在护士长面前的角色互换。

今天管理卫生的小徐由于家务不能脱身,虽然罗正英的目的是想让另外的几位护士来负责这几天的清洁,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下达的命令全是由一个人在执行。

沈凡仍旧忙碌着属于自己的、以及自己事务以外的工作,护士站里剩下寥寥无几的工作人员,除开沈凡,余下几位正收拾衣物、资料准备离开,其中一位年轻护士抱怨道:“窗台不是早就清理过,怎么还留有血迹!”

“没弄彻底吧!真是,小徐太不仔细了,又得看护士长脸色。”对面一位护士同样以抱怨的口气回到,随后不耐烦地在纸上舞弄了几下,“如果再遇上顽皮的孩子一定得……干脆就不接待。”

沈凡随即停下手头的工作,护士的谈论如同利器一样从她耳边划过,虽然对于她们不堪入耳的言辞沈凡已经习以为常,但这次她选择了反驳,开口问道:“自己就不能细心一点吗?毕竟是个孩子。”

两位护士几乎同时抬头,然后对视一眼,似乎无法相信对方的举动,从她们呆若木鸡的面部肌肉似乎能一眼看穿那些简单的思绪,但是,却又那么不同寻常。

“那女孩及不听话,她拼命地往外跑,蔡骏几乎用尽全力,但是都没能制止她,我们也只好……旁观咯!”年轻的护士轻微咳嗽几声。

“应该再加个‘冷眼’吧!当时一定有什么情况发生吧!”沈凡不断嘀咕着,紧接着试探性问道:“要不她也不会那么激动!小孩都一样,作为医务人员有点耐性那是必要的。”

“鬼知道什么让她感兴趣。”护士冷笑一下,吐出一口气低语道:“耐性!要是你当时在场或许就能明白为什么某些时候孩子能要了你的命!”

沈凡没有立即做出反应,而是浑身不自在起来,她转身打量窗户,并没有发现缝隙。不久,这阵寒意稍稍减弱,她才平息下来。

窗外多了层薄薄的橙色颗粒状物体。还差两小时便是正午,叶雨和林依仍旧赖在床上,两人将身子裹得得严严实实,除了沉睡没有任何举动。

粉色机身在床头柜上振动着,叶雨眨了眨眼皮,小心翼翼伸出手接过电话,咕噜几句后不耐烦地躲回被子。

躺下不到两分钟,叶雨随即起身,像是记起了什么事情,她不顾任何举止硬性将身旁的林依摇醒。由于昨晚的影响,林依同样困乏之极,她裹着被子慢慢坐起来,揉揉眼睛问道:“昨晚你折磨死我了,又要干嘛?”

“去学校,你忘了吗?还有……张子然那里!”叶雨一本正经看着林依。

迷糊的面容随即从林依脸上消失,看来对方说的话很有分量,她清晰地答道:“张子然那里我中午就帮你打听,但是学校……真有必要去吗?”

叶雨没有开口,保持同一种眼神看着林依。

“好吧好吧!就当作大学观光,时间不早,准备一下可以出发了。”话音未落,林依已经起身更衣,她向来是说到做到,绝不拖沓。

俩人在楼下一家西式餐厅打发掉饥饿,随即匆匆赶去学校。

车子还没到站,叶雨伸直了脖子朝校门口望去,却没能看到熟悉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傻乎乎的小伙子。

“周大爷休假吗?”叶雨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

“嗯!昨天就出去了,有什么事吗?”傻小伙拉开窗户,吐着一团团雾气。

“没事!没事了!”叶雨随即将窗户合拢。

由于是午间时候,校园内相当安静,很难看到几辆自行车驶过。叶雨挽着林依穿过建筑群,绕过人工湖,最后来到教学楼B栋,用时不过一刻钟,看来比较匆忙。

“好好观察吧!大老远跑来。”林依独自念着,然后向四处张望,“其实这里景色蛮不错,很适合病人调养。”她暗暗笑道。

叶雨却不同,她仰起头注视着那条挂在四楼的横幅——学生会预祝我校辩论赛圆满成功。

“子然吗?我是林依,有件事非得麻烦你了……”叶雨尽量避开与林依视线的接触,“就在浦口区,你看能不能……”林依一边玩弄枝上的枯叶,一边向张子然叙述案件的位置。

叶雨轻轻耸了耸肩,继续观察着横幅。她清晰地记得昨晚在梦里看到的场景,位置大概在横幅的左侧,随即叶雨移到了靠左角的位置。“对!没错!刚好能看见后面图书馆一角,而且正对着104教室。”随后叶雨看了看林依,等待着她通话的结束。

“好了,他可能晚上才能找到,你要知道这可不容易啊,可能时间隔久了,耐心地等吧!”林依合上电话,小跑过来挽着叶雨,随后跟着注视起教学楼以及周围的环境。

“有什么地方不对吗?”林依玩笑似的问到。

“嗯!倒是有这么一条横幅,就是……”

“就差一具尸体….和女孩?那就再等等了。”她继续以观光的心态注视着教学楼。

“就是横幅的内容不一样,当时女孩就站在这里,应该这个角度吧!她只呆了一会正要转身离开,我就被惊醒了。”叶雨朝后面退了一步,弯着腰向林依解释到,似乎没顾及到林依的态度。

“这么说真的会发生咯?那死者是谁呢?”林依的态度带有一点轻蔑。

“没见着,人太多了,但好像是西服着装,很模糊,”

“这样吗!你的意思……是一位教师……”林依轻轻扭动一下身子,像是模仿叶雨的动作来观察。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记得以前没这条横幅……。”叶雨默默念着,她心里非常清楚教师的职业装,只是不愿肯定自己的推断,这时楼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转眼间两个男生急匆匆跑出来,其中一个抱着篮球不时在地上拍打。

“同学,帮我一个忙,我是104班的老师。”叶雨急忙叫住一个男生,语气很是严肃。

“嗯!说吧!”男生爽快答应到。

叶雨酝酿了一下,看了看林依开口说道:“昨天上课时不小心将资料丢到窗外去了。”随即叶雨指着教室对面的一排窗户。

男生瞥了一眼窗户,“帮你找回来!你等等!”之后头也没回,跃过草坪,走进教室后以灵敏的动作翻越过窗户。叶雨和紧随其后,然后站在窗台处等待。

“没有吧!什么也没有!”男生在窗外大声叫到。

林依扯了扯叶雨衣角,不解地问道:“你昨天一直在家,怎么会……”

“你走远一点,可能被风吹到墙外去了,就前面那堵墙。”叶雨提高了嗓门,暂时没理会林依。

男生晃晃悠悠走到墙角,由于身高的优势,他轻轻垫了一下脚尖,随后跳了几下,随后朝窗台跑了过来。

“对面全是一些小巷子,还有好多废弃的工地,去哪找丢的资料啊!”男生大口喘着气说到。

“工地!没有施工吗?”叶雨惊了一下。

“都没见着一个人影,一定是很久没动工了。”男生的语气越加肯定。

“怎么可能!”叶雨尽量回想前段时间的遭遇,“谢谢你们了,快去打球吧!”林依上前插话说到,随后打发学生离开。

“你故意这样做?让学生又是翻窗又是跳墙。”林依稍稍惊讶地问到。

叶雨停顿一下,然后指向后排的窗户说道:“就是那个位置,她一直站在那里。”她并没有打算与林依在关于是否废弃工地上争论。

林依顺着手指方向望去,恍然大悟般问道:“你上次说……有一块墙面是十月份才封上?”

“正因为这样你才推断她是在那之前进来的。”

“干嘛还在意那些工地?”

叶雨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因为……我不确定是否废弃。”叶雨并没有继续下去,林依也没大在意。

“这里的环境不比以前的大学差嘛!我倒是想四处逛逛。”林依微微仰头,随即露出一副惬意的表情。

“怎么还有这般雅兴?”叶雨暗自念到,她完全没料到林依这样的举动是为了一个她认为极有可能患病的朋友。

幻象8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