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疑惑13

  城市的气候像是受控于天上的雾团,一会变呈暗灰色,一会又被白皙的云层所取代,总让人感到不稳定。

叶雨为了向周大爷询问一些有关于附近孩子的问题,因此她很早便出门,张子然仍旧倒在床上沉睡,这样能避免一些争执。

公交车还没靠站叶雨就朝窗外望去,警卫室门窗紧闭着,里面也没有出现她经常见到的画面。老头习惯一大早半掩着窗户自制早餐,他认为频繁的通风透气有利于身体健康,能让大脑随时保持清醒,所以透过窗户应该能看到里面翻腾的水蒸气。眼前突然少了这熟悉的一幕,叶雨的心底不禁油生出一点失落。

慢步到校门口,叶雨还是习惯性地侧头张望,正如自己所预料,昨天那个傻小子正趴在桌上养精蓄锐。“周大爷还没回来吗?今天也休息?”

小伙子像是被突然惊动,他迅速抬起脑袋,呆滞了一会儿,“我不知道,我只是依照学校的安排。”随即他揉了揉惺忪的眼皮。

“看来你休息的时间不足啊!”

“教室里总是有声音,怎么睡得好。”小伙子埋怨道。

“声音!”叶雨正要转身走进校门,随即停了下来。

“反正跟你们上课时的声音差不多,几乎那一片的警卫员都不能休息,我们可担不起责任。”

“或许是学生练琴吧!”

“谁会这么努力!”

叶雨感到一点诧异。

“我是指有哪个学生会在半夜,几乎是整个夜晚都在练习。”小伙子耐心地解释道。

“一整夜!哪间教室呢?”

“B栋一楼,对,就是从一楼传过来的,至于具体哪间还不能确定,因为我们靠近后声音就停止了。”小伙子提起了精神,“还真是邪了。”他补充道。

小警卫的一番话几乎让叶雨的脸颊凝固了数秒钟,她不得不与自己的遭遇凑到一块,简单答复对方后便匆匆离去。

晚秋的清晨覆盖了一层蒙蒙的迷雾,八点以前几乎见不到一丝曙光。人工湖面不再波光粼粼,一栋栋建筑从眼角掠过,不像夏日,从湖面就能欣赏到教学楼的西式格调,取而代之的是倒映在水面上模糊不堪的巨型建筑。

叶雨突然停下急促的脚步,原本她一心朝办公楼奔去,却又转向望了望不远处的教学楼,她将双手藏在外衣口袋里,不露出一块肌肤。随后,她快步走向B栋教学楼。

庆幸的是,那些教室,也就是他们所指的发出声音的教室就在一楼,叶雨不用经过让她感到极不舒服的楼道,但是整栋楼就她一个人,就算是常人也会浮想联翩,何况她那娇小的胆量。“天啊!我到底在想什么,直接去办公楼不就好了。”叶雨不断埋怨着自己,也只能在心底偷偷叨念,她根本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未知的原因促使叶雨加快步伐朝第一间教室直走过去,好似面前有一块吸肉石,她推开了后门,迅速打开后排日光灯,然后逐排打开电源,直到整个教室环绕在光线里她才腾出一口气。叶雨仔细打量讲台一角的钢琴,然后走到它跟前,此时的角度恰好能看见窗户一角,她下意识抬起头注视窗外,户外除了昏黑的光线和急促地风声一无所有。

教室里似乎比户外安静得多,相对于强迫自己融入毫无声息的环境叶雨宁愿制造出一点声响,或是靠近那些能发出声音的物体,总之,她认为安静有时候相当可怕,总有些叫不出名字的物体潜伏在里面窥视自己。这时,窗帘在叶雨的眼角处抖动一下,她立刻扑捉到这一轻微的变动,于是慢步走过去,她轻轻撩起窗帘的一角,发现窗口有条缝隙,叶雨轻轻拍了拍前额舒缓一口气,在她面前仍旧躺着一片空旷的草皮,只是凌晨的薄雾让它们看起来更加黝黑,不远处的那堵高墙一动不动,无法辨清面部,不同的是有着少许亮光从墙头一直延伸到墙尾,而且伴随着断断续续地敲击声、呐喊声。叶雨搓了搓手,面容不再像原先那样僵持,她推开窗户后混杂的声响更加明亮,富有节奏地朝她涌来。

户外的寒气钻进教室,将里面的寂静搅得一团乱。

教室里空无一人,只剩下几盏日光吊灯静止在墙顶,叶雨早已越过窗户,走到墙角,默默注视着地上的脚印,时而用手抚摸土面,看起来没上次那么害怕。叶雨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泥土,退了几步后,随即用力上跳,试图知道背后的景色。但是墙面太高,始终不能如愿以偿。

东边露出了鱼腹色,由于业务的关系,林依和几位同事需要尽早赶回总部,她提早将行李收拾好准备出行,但是凌晨的航班总是不间断地把她唤醒,之后便难以入睡,她起身披上外套,尽量不打扰身旁小惠的美梦,然后坐到窗前翻弄着手机,林依编写完两条短信后分别发出,当她确认叶雨的发送后便停了下来,她抬头望了望鱼肚白方向,最后取消了张子然的短信发送。

“林姐,该出发了吗?”

“什么!”

“还不到7点,你睡不着?”身旁的江小惠吃力撑起脑袋,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然后拿起手表仔细琢磨。

“吵到你了吧!还可以睡一阵子,我会叫你。”林依将手机放回衣兜,挠了挠头皮。

“林姐,你就在这里吸吧!大学里我都习惯二手烟了。”小惠撑起身子靠在床头,从她的眸子里似乎能看见很难觉察到的细节。

林依娴熟地点燃一支摩尔,然后黯然地吮吸,直到肺部再也不能承受过量的烟雾。

“林姐,你怎么不多留一阵子?”江小惠的语调相当平和。

“公司催得紧嘛!”

“那也能多留啊!男朋友重要点吧!”

“什么!”林依侧过脸,惊讶后随即透出友好地微笑。

“在公司,我是指平时都不见你跟异性过多接触,这几天你经常去见朋友,理所当然看作是你男朋友啊!”江小惠不但不避讳,反而露出一副期待的神情,她丝毫不感到冒昧。

林依瞪大了眼睛,她感到脸颊处有点微热,随即笑道:“非得是男朋友我才出去吗?你都毕业半年了,思维方式还跟中学生一样,也许还不及他们吧!”

“正因为这样才跟着林姐多学一点知识嘛!”小惠抿嘴笑到,但很快又收敛。

“怎么?大学四年都没把你教坏?”林依继续玩笑说到。

“那只是一个自由的幼儿园而已。”江小惠压低了音量,“不过确实是一个提高综合能力的场所。”她补充到。

“幼儿园?”林依有点不解。

“呃,你争我夺,付出的一定要想方设法找回,别人的又在一旁垂涎,因为想得多了、复杂了,所以思维能力提高了不少,但是归根结底,你不觉得目的都非常的简单,甚至低能!”江小惠的情绪逐渐膨胀,她极力克制住自己,“这跟幼儿园的孩子有什么区别,仅仅多出一点自由。”

林依被小惠的肺腑之言惊住,她几乎忘记烟蒂仍在燃烧,“这个比喻恰到好处,但是,在那个场所说不定会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情。”严肃与玩笑在林依的面部平分秋色,使人难以猜透,“你看我们说到哪里去了,多睡一会儿吧!”她很快转移话题,似乎不愿意过多谈论此类话题。

“刚才……”江小惠欲言又止,她非常聪明,很快领会到了林依的用意,乖乖地缩回被子里取暖,毕竟是自己的上级。

林依很快熄灭了烟火,靠在床头慢慢合上了眼皮。

天空渐渐露出了它原有的色彩,朦胧的夜色也随之退去,室内的灯光几乎与天色融为一体。叶雨早上没有课,她在教室呆了一会就去了办公室,直到十点才离开学校。

刚走出校门,一个熟悉的面孔迎面走来。“周大爷!我一直在找你!这两天你都没在。”叶雨惊奇得吼道。

“是叶雨!”老头的情绪扭转不少,和以往一样慈祥,“我去了趟老家办理户籍证明!进来说吧!别凉着!”

“周大爷,您知道那堵墙是什么时候封上的?”叶雨表情看起来有点严肃,显得异常急迫。

“教学楼背后那堵墙?”老头立刻皱起眉头,叶雨急忙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具体时间我记不清楚了,应该是在国庆期间完工的,可能学校觉得有影响吧!”

“上次您说过没见小孩进出,但我在墙角看见了脚印。”

“是吗?会不会是假期时没人管,那些小坏蛋跑了进来。”

“周大爷,这几天……这几天我都看见有小孩在外面,我确实看到是一个孩子。”叶雨紧盯着周大爷,好像是她唯一能依靠的人。

一种难以理解的神情从老头面部涌现,他慢慢蠕动嘴唇,掩饰着几乎僵硬的外表,“那不可能!不可能!我没见孩子进来,难不成翻墙进来?”

“成年人都很难办到,何况孩子!”叶雨嘀咕着。

“你是不是太累,上次可吓坏我们了。”

“我好多了,实际上早就康复,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叶雨递过歉意的笑容。

“快点回去吧!别着凉!对了,你等等!”老头立马进屋翻弄一个军用旅行袋,不过一分钟便窜了出来,手里拎着一带包裹。“一些湖南特产,就当吃着玩,拿去吧!”

叶雨有点受宠若惊,她本想推脱拒绝,但是当老头祥和、期望的面孔迎上来时她又不忍回绝,叶雨有着少许的激动,她接过包裹后顺势塞进挎包,然后搓着双手不断朝掌心吐气,直打着哆嗦笑道:“谢谢您!您快进去吧!”然后她恭敬地与老头道别。

老头回到屋里,习惯性地躺在摇椅上,他掏出一张泛黄的照片,很明显,时间太久而导致相纸褶皱,但是印在上面的全景人像依然清晰迷人。

这段时间张子然的工作量逐日增多,这是家常便饭,叶雨不以为奇。她坐在车上,一贯靠着右手边的窗户,那样能够瞧见老头的背影。

车子沿着路面行驶,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路旁各式各样的建筑以不同的姿态出现在窗前,然后以极快的速度从眼角膜处闪过,留下一道黢黑模糊的线条。车子经过拐角处,叶雨突然挺直了身躯,好像注视到了什么。

疑惑1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