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暗流1

  2006年11月16日

送走林依后叶雨突然觉得空洞,像是少了什么为自己遮挡严寒的外套。她匆匆赶上开往艺术学院的公交车,一会儿打盹,一会儿清醒,就这样在车内模模糊糊呆了将近四十分钟,直到车内播报“南艺艺术学院到站……”

叶雨迷迷糊糊窜出车门,随即车子又猛然启动迅速朝前方驶去,留下一阵阵被搅乱后的寒气将叶雨前额端头发吹散开来。她并没有立即抚弄,却望着对面,脸颊处露出一丝腼腆的笑意。

“周大爷,好久没见您了,最近总是休假啊!”叶雨跑到对面,还没走到大门口便大声嚷嚷。

老头一时未反应过来,但他对于这声调非常熟悉,还没抬头看清叶雨面部就大声答道:“快进来!外面太凉了!怎么这么早来学校?”老头随即推开门,好让屋内暖和的气体将叶雨包围。

“我去车站送一位朋友顺便赶车来学校,您是不是身体不适在家休息呢?”叶雨取下鹅毛白的纯棉围巾,来回搓弄双手。

“朋友的一个侄子娶媳妇,总该去看看,身体嘛你是看着呢!好得很!”老头的情绪略加激动,面颊处微微泛红。

“我也这么认为,您要继续维持啊!”叶雨恭敬地回复,“学校背后应该是居民区吧!”她指向教学楼方向。

“现在都拆迁了吧!”老头皱起灰白的浓眉,对叶雨的提问表示质疑。

“这样吗?我经常听到嘈杂的声音。”

“嘈杂!”

“就像在施工,恩!就是施工的声响。”叶雨肯定到。

“去年就结束拆迁了,后面尽是些荒废的工地,您也知道学校附近并没有显眼的居住区,除了……”老头沉思一会儿随即指向前方四百米处的拐角口。

“你是说那片很破旧的建筑吗?”

“你知道?”老头似乎有点警觉。

“我只是路过时注意到。”

老头思索了一会儿,“我以前听一个过路的民工谈起,不过也有很多别墅建在附近。”他停下来朝远方眺望一会儿,继续说道:“各类人都聚在那里。”

叶雨没有继续追问,她默默地点着脑袋,看起来是肯定了周大爷的叙述,实际上她是为了再次确认,这样更有利于将最近见到的女孩找出来。

“周大爷,你来学校时见到一个女孩出入校园吗?她可能跑得快,很容易看走了眼。

“女孩!就是你上次提到那个?”周大爷随即将眉头锁得更紧。

“就是她,没见着吗?”

“你看这电门,除了车辆进入平时都关闭,所以只能通过小门来往,在我眼皮子底下还能溜掉?”

“就是没见着了!奇怪,这些小孩总是神出鬼没的。”叶雨自言自语念着,不过她此时想到的却是前几天在斜坡顶端那一群带着模模糊糊身影的小孩,顽皮得总是摸不透他们的行踪。

“或许是附近的孩子吧!”

“或许吧!在拐角口时我见过一些孩子。”她指向前方。

“你去过那片贫民区?”老头再次调转话锋问到。

“嗯,谁知道他们又想出什么鬼点子跑进跑出。”

“还是少去得好,我看干脆就别去了,那片住区的居民比较混乱,而你又人生地不熟。”老头板着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一本正经地叮嘱到。但是在叶雨身上体现出的效果恰恰相反,她先是愣一会儿随即脸上绽开出纯洁般笑容,宛如在幸福中畅游。

“谢谢你的嘱咐,那么我先去教室了。”

周大爷附和几声后望着叶雨越来越远去的背影久久没能坐下,看似一种依依不舍的举动,却又像是多了份担心。

一路上叶雨好似在抵御严寒,低着脑袋一个劲沿途直走,根本不去注意身旁发生的事情,正走到拐角处一阵耳熟的声音阻断了她的行程。

“叶老师,身体恢复了吗?我们可想你了。”徐言美挎着一个米色休闲包,搂着一迭车尼尔练习册从第二食堂小跑过来。

“言美啊!我没什么大碍,都快一点了,不回宿舍吗?”她低头瞟了眼腕表。

徐言美刚要开口,蹭了蹭脑袋,随即用手拍打胸膛,似乎有些食物还未咽下去。“我倒是想回去睡觉,不过快到秋季院运会了,要有点大动作才行。最近外联部又拉到一批投资商,中午要为他们搭建好这些展卖棚,就那些,快累死人了……”徐言美指着食堂正门口一些正在组装搭建的小棚。

“这是当然了,学生会组织一切都为了同学嘛!你们也能够从中锻炼,这些收获在毕业之后一定能用上。”叶雨微笑着说到,就像学生会主席在为思想抛锚的下属做思想工作。

“我是这样想了,就不知他们怎么理解,一天到晚怨这怨那。”言美将视线移开,稍微撇了撇嘴。

“又遇到棘手的下属?”

“还不是唐博和谢禹亮,总以为和我同一个班就处处胡来,没组织没纪律,还不仗着我这个部长!真不了解他们当初为什么非得入学生会!”徐言美长喘了口气,露出一丝自豪。

“原来是他俩!我不以为奇啊!”叶雨几乎以玩笑的口气应到。“没和他们一起吗?”

“他们在教学楼拉宣传横幅,总不能让女生爬上爬下吧!”徐言美仍旧一副教育未遂的模样。

“拉横幅?”叶雨被惊一下,几乎叫出声来。

“怎么!这是定制啊!最容易赚取经费的。”言美对叶雨的反常感到奇怪,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叶雨怔在原地,除了两瓣嘴唇在轻微的抖动,好像在默念着什么。“是……什么内容。”她立马强迫着自己平静,努力从口腔内憋出几个字来。

“还不是一些IT产品,男生的最爱……叶老师,您在听吗?”徐言美扭着脑袋仔细注视着叶雨。

叶雨正双眼凝视着徐言美,但是从她的瞳孔里几乎觉察不出阅人的迹象,就着她逐渐泛白的面部肤色和那双深邃的眼球可以判断出她正竭尽全力思考。

“走吧!过去看看!”叶雨突然启动身子,让徐言美惊了一跳,还以为出了什么差错,于是紧跟在叶雨身后,多次想与她并肩同步,却总是赶不上老师的步伐。

绕过人工湖,教学大楼模模糊糊呈现在眼前,叶雨死死盯住B栋楼外墙的一条红色横幅,越往前行,红得越加鲜艳,白色的楷体字如同变焦一样,每走一步字迹便清晰一点,直到肉眼能够完整地识别——科华技术有限公司预祝运动会圆满成功。

“果然是这样,就是这条横幅,一字也不差……”叶雨站在花坛前没有任何举动,她努力回想着前晚的梦境,无论内心进行着怎样的挣扎,她还是不能说服自己这仅仅是个梦境。

血红色的布料紧紧裹着苍白的字块,两种敏感的颜色溶合在一起总让人嗅到死亡正慢慢临近。

“叶老师!您也来了,真难得啊!”唐博刚举起横幅准备将其挂上便转过身子与叶雨开起了玩笑,另一端几个男生扭过头露出一副难看的表情,一会工夫胳膊就瘫软下来。

“小心!可别摔下来!这么高!”叶雨突然叮嘱到,随即愣了愣,也不明白怎么就脱口而出。

唐博再次转身望瞭望叶雨,徐言美和谢禹亮以及在场监督的几位外联部成员相互对视了一会儿,面部显现出难解的疑惑,因为横幅就挂在窗沿处,又有三角梯子支撑,况且几位同学在下面手扶着梯子,基本上不存在危险性。

“叶老师,没事!几天不见您过于担心我们了。”徐言美调皮地望着叶雨。

叶雨没有再作答,虽然谁都知道三米不到的高度不存在什么危险性,但叶雨心里很清楚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她变得异常警惕,总是把高空作业与坠楼联系起来。

“还是小心为好,我先去办公室了。”叶雨刚转过身子,视线久久在楼道口处徘徊,随后像是找准了焦点,死死盯着某一个位置。薛志正抱着几本教材从阴暗的楼道里转出来,看他的架势准备去往办公楼。徐言美见后加快步伐跑了过去。

“薛老师,您下午有课吗?”徐言美看起来似乎有点着急。

距离过远,叶雨也不知道言美和薛志谈论些什么,依照徐言美的性格八CD是关于学术上的问题。薛志一边答话一边推了推银色边框眼睛。

“为什么我就那么不热爱学习呢?”唐博还跨在梯子上,显然被徐言美的高分贝音量唤醒,望着言美自我毁损般念着,却丝毫没注意叶雨的举动。

几分钟后徐言美慢吞吞走回来,而叶雨的视线紧随着薛志的背影移动,直到他消失在花坛处。

“叶老师,你……有事要找薛老师?”徐言美走到叶雨身旁望打探她的表情,随即又顺着她视线看了看前方。

叶雨摇了摇头,没有答复学生的提问,她仔细注视着那位中年教师的衣着,暗自点点头,像是做出了一个明确的决定。

暗流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