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芙蓉山庄

  芙蓉山庄是没有芙蓉,有的却是梅花,才九月的天气,这里已经飘起零星的雪花,山庄是在吴中的一处深山里,地处谷地,温度常年低于别处许多,九月里山庄四周的梅花已微微露出花蕊,在这样梅林深处的小楼上,江芷语正一坛一坛的喝着酒,像她这样秀气的女人,在这个初雪纷飞,寒梅微露的日子,她本应在这精致的小阁楼上,对着窗外微微抚琴,等着她要等的人,但现在却变了,她披散着黑色的长发,微微倚着地上的绒毯,两旁还散着七八个酒坛,侍女看着她的样子都不敢靠近,去报告过庄主,庄主却说,等她醉了就好了,她也想醉,可是越喝却越清醒,她闭上眼脑子里永远只有一个画面,她等了他六年,她不敢奢望他会回来说娶他,她想得很简单只希望他回到这个家里,每天见到就好,这六年她想像过很多画面,她想着他回来,看见在小楼上抚琴的她,然后说,芷语已经出落得这么漂亮了,这是她能想像得最美好的一个画面。她就是带着这样的憧憬等了六年,但等来了,却是他抱着另外一个女人回来了。那一刻她所有的心都抽空了,她宁愿他永远也别回来。她想着又狠狠的灌了一口酒,突然眼角瓢到窗外,一记飞云十二针洒出,十二根银针来势非常之快,直取易萧面门,易萧却只是轻巧的转身,十二根银针直插身后的梅树上,待他再转过身,雪地上站着个女人,年纪也不过双十,眼神却沧桑迷离,淡粉色的罗裙凌乱,雪天却只着单衣,一头披散的长发,脸色微红,可也看得出是个美人,右手提着坛酒,像她这样从小受过严格教养的闺秀,就算喝酒也只能用精巧的酒杯,小口的去品,遇到庄里来了陌生的客人,她一定装扮一翻才肯出来见客,但现在不一样了,以前她总是想打扮得最好的样子等他回来,但现在她觉得都不需要了,哪怕眼前也是个俊逸的男人。她冷冷的问:“你是谁?”

“易萧。”

“你是庄里的客人?”

“不是。”

江芷语一愣,从来没有陌生人能闯到这里,四周的梅花皆是按八卦五行所种,特别是她小楼周围更是父亲亲自排列,连她自己略懂五行之术也未能破解,但她却突然脸色一变,漠然出手。像她这样压抑了许久,正好想打人找一架,不是客人必是敌人。也不再问任何来由,酒坛子掷出,接连十二根飞云针射出,酒坛来势之快,还未躲闪,只见坛身突然破裂,酒水四溅,十二根飞云针从四溅的酒光中飞出,易萧却不拨剑,只是躲闪,江芷语却发了狠,十二招下已连发数把飞云针,且多般变化,来势虽凶险,但她少与人对战,经验却不足,要躲闪却也容易,最后一次暗器发出时,易萧拨了剑,江芷语看着脖子上的剑锋,顿时酒醒了不少。认真的打量起易萧来:“你是来找翡翠玉芙蓉的。”

易萧收了剑:“是的,内人中毒已久,需要翡翠玉芙蓉。”临走时他没有问沈夕是否真的如江湖传闻般已拿走了翡翠玉芙蓉,他相信她,这就足够让他快马加鞭的赶到这里。

听起来是位为了中毒的娘子,勇闯山庄的男子,也是件有情有义的事情。但江芷语却不这么想,她的思想很简单,她接触的人也很有限,当说到中毒已久时,她敏感的心思叫她想到的只有一个人。

:“中毒已久,那个女人......是不是沈夕。”

易萧眼中闪过一丝惊色,可又从容的答道:“是。”

当提到沈夕这两个字时,江芷语是颤抖的,这三个字就像她心头的的一根刺,又狠狠戳痛了她。但她使自己保持得很平静。很冷静的去应对当前的局势,:“你带我从这里出去,我带你找到翡翠玉芙蓉。”

易萧打量起她,她穿的也是上好的冰丝绸缎,金丝的鞋面,秀着芙蓉,言谈举指虽奇怪了些,但也流露出大方闺秀的谈吐,但外面的阵法,应该是为了把她困在这里。

江芷语见易萧一脸狐疑,不知道这个交易,他是否赞同,接忙道,:“芙蓉山庄到处都是阵法,即便你懂些五行八卦,想要搜便全庄,那也要数月,只怕她也等不了,而且现在七星拳段秋、烈火掌耿言还有唐门的刀无言都在这里做客,他们也算江湖中一流的好手,就算你武功再高,以一敌多,也很难取胜,而且现在翡翠玉芙蓉.........也已不在芙蓉山庄。只要你带我出去,我定能帮你找到”。

易萧沉思了很久,才说出这个好字,他一个人进出不被察觉很容易,可是带上她,无疑出去的路很难走,而且她也说了这么多高手在这里做客,打起架来,也没有胜算。但他也没得选,正如她所言就算他有时间去找,只怕她也等不了,临行前孙神医曾嘱咐,她最多可撑一个月,一个月后毒发,神仙也无力回天。

易萧打量起眼前深遂的梅林,似乎跟来时,已有些变化,片刻间,江芷语换了身装扮,披着淡粉的披风,披风后硕大的帽子戴起来,似挡住了半张脸,辨不清表情。

月光洒下,配着初雪,满园的梅花皆呈现统一的银白色,一片景像让人心中顿时清明,在这片梅林中,江芷语默默的跟着易萧,来时是白天,根据梅花的不同花色可找出阵法的破解之法,现月色下整个梅林一片银白,无从辨别。

“我们似乎一直在原地,再这样下去会惊动庄里的人。”江芷语左右张望展现出异常的紧张,活了十九年,她一直乖巧听话,她的生活就是梅林与梅林更深处的芙蓉山庄,从她迈进梅林的那一刻,她即兴奋又害怕。

“我点了待女的穴位,可三个时辰快到了,她们一定会去通知.......”江芷语还要继续说下去,可看到易萧转过身,冷峻的目光,手指放在嘴角示意的动作,还来不及领会其中的含义,就被易萧一把推开,一道劲风从两人中间划过,直击在梅树上,看似没有多大的声响,可却令周边的梅树纷纷落雪,嗦嗦的雪花飘落,来不及感叹这奇景,接连几道劲风袭来,易萧不及多想,拉起江芷语,身形在梅树间急转。最后落在一处小亭前。

“老夫等公子很久了。”说话者,是亭中的老者,一双透过黑夜还炯炯有神的眼神,不看易萧,看得却是手中的棋。对棋得是也是位年轻的公子,长得也是气宇轩然。黑子在修长的手指间,举棋难定,但易萧看来却是一枚锋利的暗气。男子一转脸,冲躲在易萧身后的江芷语一笑:“江小姐。”

江芷语却不言语,躲在易萧身后又往后缩了缩,帽子下的脸低着更低了。

老者一双狐疑的眼神打量起易萧,“公子从哪里来?”

“我来找翡翠玉芙蓉。”易萧看似答非所问。

老者一双眼睛眯得更小,突又大笑起来,“那老夫来探探公子的来处。”

说罢身形袭来,面对掌风,易萧身形快速后退,步伐在雪地上划出一道印痕,背碰到梅树时,易萧身形闪动,老者掌风扫过梅树,顿时叶瓣上积雪瞬即化作水滴落下,易萧心中一动,便想到了一个人,烈火掌耿言,耿言与易萧已过数十招,易萧不出招,只是躲闪,耿言出手越发狠毒,最后易萧跃上梅稍,看着树下有些疲惫的耿言,“在下只是来找东西,不想杀人。”

“好大的口气。”一声洪亮的声音响侧整个梅园,耿言欲再次出招的手顿时停住了。

易萧顺着声音来处,只见明亮的月光伴着黑夜的迷雾,远处的树稍上也立的一个人,似乎一眨眼的功夫,那人竟到了易萧跟前,此人一身青布长衫,看年纪已是过了弱冠之年,却也是精神焕发,气势逼人。

江芷语就着月光看见树稍上浙近的人,头低得更低了,手一紧,又缓缓的拉下帽子,招头叫道:“父亲。”

她的声音很小,还有些颤抖,但是这样的夜里,这么一点微小的响动,足矣打破片刻的宁静。

易萧并没有吃惊,只是就着月光看到梅树间倒影杂乱,只怕已全是敢来的侍卫。

耿言与亭中等候的公子都上前抱拳见礼,“庄主...........”耿言还想说什么,那人一摆手的威仪,竟指住了耿言的话语。

易萧来不及细想来人,对方已出手,飞云针快速袭来,就着月光银光乍现,江芷语也曾用过的飞云针,到了这人手里,变化之多,来势之快,是易萧未曾料到,他来不及躲闪,急速施展轻功,一眨眼人就到了梅树下,不待他立定,又一轮银针袭来,银针穿破梅树,初雪纷落,易萧拨了剑,剑锋斩断银针的清脆声划破了夜破。

庄主江宣然也一跃到梅树下,就着明亮的月色,打亮起易萧。

“好快的剑,想不到江湖中还有你这样的小辈。”

江宣然自身的庄主气派,无一人敢再发表什么言论,易萧长剑落于右侧,周身的杀气让江宣然也没有全胜的把握,片刻他又说道,“你走吧。”

耿言不甘心的上前一步,还想说什么,但还是止住了。

易萧思索了许久,看向江芷语道:“我要带她一起走。”

语音一落,顿时气氛紧张,黑暗中的侍卫已围了上来,江宣然一个眼神他们就已动手。

江湖本就是一个身不由已的地方,不是你想杀人就杀人,你不想杀人就不杀人。

有一些人已成了死人,又有一些人加入战斗,中间加入的耿言被斩断了一只胳膊,只怕经此一战,烈火掌这个名号将在江湖中消失。

江宣然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不对,芙蓉山庄才受重创,一夜失了36大高手,他蠢蠢欲动的也想快速结束这场战争,但他要找出一个一击必胜的机会。

但他没等到这个机会,远处已是火光冲天,他急速跃上梅梢,看了眼树下激战的易萧,打量了陪着江芷语的年轻公子,急速向火光处奔去。

天微亮的时候,易萧带着江芷语走出了梅林,童铭驾着马车在梅林外等候,易萧已是筋疲力尽,扶着马车,一口鲜血吐出,童铭急忙扶着他进了马车,江芷回头看了深不见底的梅林,也上了马车。

05芙蓉山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