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 东坡

  自从不去奶奶家以后,周六日基本我都会跑到二姨家去和我姐一起玩,因为那边孩子多,每次都能出凑上六七个人,其实要说我们镇上出了名小孩最怕的地方真不是我奶家那,因为太偏僻,很少有人知道,只有常年累月在那呆的人才清楚。

而最让人恐惧的地方就是二姨家那条街最里边的东坡。

东坡是一片地势很低的地。往里走左边有个小庙,右边是一个湖,再往前就是坟地,穿过坟地就会看到大河和荒山,这条大河就是我奶家挨着的那条河,镇上的几千人大部分都靠河吃饭,也叫我们的母亲河。那条街上有很多讲究的事情,比如说七月十五鬼节的时候,每家门院都会在天黑前紧锁,孩子也会早早被大人叫回家,门口放一块大红砖,对了他们那条街门槛全是高高的,我曾好奇问过为什么,刘爷爷和我说,人有人日,鬼有鬼节,该避讳的时候不要犯冲;比如说张峰子他的小媳妇说冬天在下砍那边的湖上洗衣服的时候看见了白胖白胖身上只穿着红布兜的人参娃娃,人参娃娃还过来和她讲话,吓的她捧着盆就往家跑,吓的一路哭嚎,我听说的时候还问为啥她知道是人参娃娃,他们说那么冷除了人参娃娃谁穿那么少。;再还有大傻李,听我妈说他小时候很聪明的学习也特别好,一点也不傻,胆子特别的大,他和其他小孩一起上山玩,后来跑散了,等其他人找到他的时候,他正靠着坟堆睡觉呢,大家叫醒他的时候就发现他脑子不正常了,后来就变成现在这样,也上过医院,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原因来,慢慢他本名也被忘了,大家都叫他大傻李。因为和东坡有关的故事太多,家长经常和我们讲离那地方远点远点,所以我们也是又害怕又好奇,那个小庙我没进去过,但是我知道每次有人去世,就会有一队人马吹吹打打往小庙那边走。坟地我们倒是经常去,因为据我们所知镇上除了我奶奶家也就那可以通往大河,玩水是孩子的天性,为了去大河玩每次我们都壮大了胆子鼓足勇气的蹭蹭的跑过去,虽然每次吓得半死但是从来没出过事,直到有一次,有一个小孩家里来了一个亲戚,小男孩,眉目清秀。叫程阳。我们那群孩子里女孩居多,所以大家都很乐意带他玩,大概是我们对他态度的热情让他觉得自己的很不一样,不自觉中总爱显摆自己,我们都还年纪不大,只是久了就默默有些反感,但也没想到会因此衍生出事来。因为我们路过坟地的时候大家都表现的很紧张和害怕,跑的又很快,程阳不熟悉路,所以跑在最后,突然跑着跑着他叫了一嗓子站住脚步说,你们累不累啊,跑什么啊,有什么好害怕的,大家都惊讶的停下来回头瞅他,我有点紧张,程阳停的位置是坟圈的中心,地上正好有纸钱,他捡起来一张,当时我就头皮发麻,他瞅了瞅,眼睛突然有点直,开始往嘴里塞,我们吓的哇的一声从俩边开始往回跑,程阳在后边顿了一下开始追我们也不说话,我们都哇哇大叫,我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他正好踩到一座坟,我清楚的看见有一股烟冒出来也不知道是因为土被踩实冒出来的会还是因为什么,我也来不及细想,一群人吓得都快哭了疯了似的往镇上跑,他在后边追的很紧,刚开始我们还有点犹豫他是不是闹着玩吓唬我们,当大家陆续回头看他脸色铁青,不是好模样的时候吓得我们叫爹叫娘的往街上跑,我姐年龄最大带我们进她家院子里把门插上了,他隔着镂空的铁门死劲的砸门,有胆小的已经哭了,就在这时,隔壁老陈太太,端着一盆乌了吧唧的水,隔着她家门往他身上斜着破了出去,大骂了一声滚。说了也怪他突然安静下来,老陈太太瞪了我们一眼,闹的动静大都是邻里邻居的,陆续很多大人出来了,忙问怎么了,老陈太太说,这几个孩子八成去东坡带了不干净的东西回来了,谁家孩子带回去,煮几个鸡蛋滚滚没啥事,晚上陪着孩子一起睡,半夜怕是要做噩梦了。出事这个孩子谁家的,孩子我先带家去,劳烦谁跑趟腿告诉大人来一趟。赵然吓得在旁边哭的鼻涕塌啦,上次不接下气的说,“他是我二舅家的小哥,我妈他们出去了,走的时候和我说晚上才能回来。”老陈太太一瞅,就说那你也出来吧来我家,晚上我送你俩回去,赵然颤颤悠悠的看了看了下我们,我们也不敢吱声低着头,后来我妈晚上接我回家的时候听说了这件事给我好顿揍,晚上滚鸡蛋的时候烫的我吱哇乱叫,半夜果然做了个梦,但也不算噩梦吧,就是梦见一个地势很低凹进去的小院里,我穿过台阶走到地窖,踩着方砖看着有很多人穿着黑色长袍举着火把,围成一圈中间留出一条小路,我往前走然后看见一张黑色的棺材,他们和我说你终于回来了,每到这时候我就会醒。这个梦我做过好几次了,也说不上来害怕。不太开心的紧搂着我妈接着睡了。

周一上学的时候我特意问了赵然后来那天发生了什么她说她也不知道她进老陈太太家就特别害怕然后老陈太太就让她进里屋看电视了,她就听见外面特别吵,老陈太太敲敲打打的一直在念叨什么,还有摔东西的声,后来还有人在骂完了就安静了。末了他爸妈来接他俩的时候听老陈太太说是他哥被鬼附了身,回去养些日子多吃点鸡,补补气,我有些扫兴的撇了撇嘴。她看我有些不乐意就说,哎呀我回家都被打了,我默默的垂直头拄着下巴说,我也被打了。你真啥也不知道啊,赵然想了想说,其实我听说我哥身上那鬼跟了他好多年了,好像是早些年他死去的妹妹,在咋回事我也不知道了,你别问我,我也怪害怕的。我一下来了精神还想在问俩句,上课铃打了,我就回去了,自打哪以后我在也没见过赵然他哥过来玩过,心里还有点小失落,毕竟挺帅的那小伙,听说是要准备考学,到底怎么回事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听说死去的人,如果太小,不能投胎总会跟着自己生前最在意的人身后。在我们那个小镇,早夭的或者二胎是女孩的很多都会被偷偷扔到镇外北边的湖里,毕竟穷乡僻壤,超生的费用会逼得很多家庭走投无路,而早夭的人,因为太小是不可以下葬的!

002 东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