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深宫谍影何为乐

  宫里的乐趣总是那么少。

听墙根是个不错的选择。有时,你可以在一个有趣的墙根听一整天。夏静初并不喜欢听墙根。至少,她现在不喜欢了。

炙王的后宫十分丰富。背景丰富,才情丰富,容貌更是没什么说的。炙王与王后苏冉情深,那些嫔妃都是有名无实。之所以娶,都是为了政治需求。

夏静初看着这些美人为了父王争得头破血流,十分感慨。她尝试着劝解对她最好的淑妃,淑妃对她凄然一笑,道:“公主,你不会懂的。你不用从天黑等到天亮,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不争,我将会失去一切。”夏静初不能理解,既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争呢?

为什么要亲手把这大好年华葬送在这无休无止的深宫之中?

在墙角听到的事情很丰富,庆幸的是谈论她的并不多。如果真的听到关于她是妖物之类的,便会学这大姐子钰的声音说:“樱儿,快来呀!”墙那边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夏静初不禁好笑,还以为胆子多大,敢在炙国王宫里骂炙国嫡公主。她们定然不知道,这位嫡公主也有听墙根的爱好。

在墙角,听到的残忍事情也不少。夏静初常常为她们感到悲哀。为了父王,至于吗?她深信,父王不会爱上她们。当时的夏静初并不知道,她们并不是为了她英俊伟岸的父王而残忍,而是为了她们自己。

夏静初越来越不喜欢听墙根。她的姐妹们也是。她们似乎总有同样的爱好。

自从不听墙根,能做的便更少了。夏静初用一年时间学会所有乐器和围棋。用一年时间练会舞蹈,炙国最好的舞姬也不敢再教她。她的姐妹没有这么幸运,她有时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妖物。四姐妹一母同胞,自己相貌最出众,资质也最出众。仅此与她的是四妹夏子珺,她与母后苏冉有九分像似。同时也天资聪颖,当然,夏静初这样的自然不能用天资聪颖来形容,只能说她有些邪门。夏子熙容貌美丽,八面玲珑。夏子钰是上等美人,心地善良。

她们总能百玩不厌的实在没有什么。炙国公主也需要和公子一起上课。但是炙国唯一的公子夏煜也比大公主夏子钰大三岁。于是炙王给四个公主专门开了一个班,学习那些无聊的四书五经,被称为妖物的夏静初用一个月时间背会了这些无聊的哲理,之后上课更没意思。夏子珺用了三个月,对这些毫无兴趣的夏子钰和夏子熙用了五个月。而炙王给的时间是一年。

公主们集体上课睡觉,太傅依然沉浸在读书的喜悦中。

炙国公主是最神秘的,不接待重要客人从不露面。这就很郁闷了,这代表这她们只能再深宫窝着,小时候连玩泥巴也要偷偷摸摸,怕父王说她们没有公主的气质。

然而,不让她们出宫并不代表不能出宫,没人规定她们不能偷跑出去玩呀!

自夏静初九岁时发现宫女只要有母后腰牌就可以自由进出皇宫后,她们就经常这样做。王后的腰牌很好要到。那本来就很好看,很精致。小孩子喜欢并不奇怪。她们总在每月父王大朝时以帮王后带家书为理由,穿着王后宫里宫女的衣服偷跑出宫。最后,所有的看门侍卫都认识她们,见到了就会说“又帮王后娘娘带家书了!”她们赔笑应和。

宫外总是有无穷的乐趣。她们在宫外无拘无束。不需要走“莲步”,不需要柔柔的说话,不用端端正正的接受别人的跪拜礼。总之,天下女人梦寐以求的炙国王宫就是她们眼中的囚笼。宫外任何不值钱的小玩意儿都可以轻易取悦这些天之娇女。

郁闷的是,一年后,她们的小伎俩被炙王发现了……

一向最溺爱女儿的炙王奇迹般地没有追究。这功归于夏静初。

“父王,你瞧我们天天在宫里读四书五经多没意思呀。我们出宫去玩,带上面纱,谁知道我们是谁?你就让我们出去嘛。”

说着,还不停摇晃着炙王的手臂。“求你了,父王!”

炙王长叹一口气,他向来拿这个最会撒娇的女儿没有办法。“那好,本王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们千万不要过分。”

夏静初俏皮的眨眨眼睛,偷偷对门框边露出的是三颗只有一半的脑袋做了一个“搞定”的手势。

“出来!”炙王的声音十分突兀的响起……

第一章 深宫谍影何为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