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心悦君兮自不知

  夏静初一蹦一跳的来到小男孩身边,问道:“哎,你叫什么?不知道这些人不能惹吗?或者,你太穷了?”

“不知姑娘尊姓大名,来日方长,姑娘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这些话完全不像一个十一二岁小屁孩说出来的呀!而且,真是答非所问。

“喂,你不知道答非所问很没用礼貌吗?还有啊,我管李丞相叫爹爹,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夏静初装作生气道。小男孩刚才说的那番她怎么也说不出来的官方语言,让她对他更有兴趣了。

小男孩轻轻一笑,道:“姑娘真的以为我傻吗?你刚才冲上轿撵的时候侍卫明显是拦你没拦住,谁家侍卫不认识小姐呀?”小男孩的笑容很好看。长大了,估计也是美男一枚。夏静初这样想。

“就凭这些?”夏静初轻蔑一笑,道:“本小姐平时不出门,今天是你运气好,碰巧本小姐出门了!府外的侍卫当然不认识我!

小男孩笑而不语。这小姑娘,倒是有趣,脾气有趣,相貌嘛,他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儿。

“哎,你笑什么?”夏静初不满的问道。

“我在笑,姑娘倒是有趣。”

“怎么说?”

夏静初故作文雅道。她如果想优雅一点,世上没有人能比她更优雅。

“在大街上抓住一个人叫爹,亏的人家还承认。小姐的家世背景定然也不一般呀!”

“哎,你什么意思啊?他本来就是我爹爹呀!我是李丞相唯一的嫡女,家世背景当然不一般!”夏静初本来就不是一个矜持的人,虽然她在宫里那样优雅,高贵,美丽到高不可攀。

“姑娘刚刚虽然是在做好事,但很明显是在惹事。”

“喂,我是在帮你呀,你怎么可以说我惹事?”

夏静初真的有些生气了

“你难道不是在惹事?”小男孩反问道。

夏静初没有说话,仔细想想,她好像的确是在惹事生非啊!这种事情,国都里多了去了,她管的过来吗?还有,父王……

“惹事又怎样,这里没人可以惩罚我!”夏静初硬着头皮逞强道。

小男孩适时补充道:“那位大人刚才好像没有回府。”

“啊!”夏静初忍不住惊呼:“父王一定已经知道了!”

小男孩笑道:“炙国小公主,夏静初。”

夏静初抬头看着他,央求道:“喂,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呀!”

“可以”小男孩回答的十分爽快:“这,就算是我报答你了。”

“诶,”夏静初不满的嘟起小嘴:“如果我不帮你,你很有可能就被他们打死了啊,这种事情我听的多了,刚刚还说什么‘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现在,可是救命之恩呐,你一句‘可以’,就完了?再说了,你告诉别人我是谁,我又不会死。”

“噢”小男孩廖有兴致的抬起头,“你是不会死,可是”他笑了笑。

夏静初怎么看,那笑容都很纯净无暇,但为什么总觉得那么恐怖呢?

“可是什么呀?”

“你,还要不要嫁人了?”

“啊!”夏静初大叫起来。

“好吧好吧,我也不要你报答我了”夏静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些:“你知道我是谁,你也该告诉我你是谁啊,这样,才公平嘛。”

这死孩子倒是挺早熟的,一定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孩。只要他是炙国境内的,我是一定有办法收拾他,就算不是,其它国家权贵来炙国做什么?就当他是奸细,总之,只要知道他是谁,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夏静初心思已经十分剔透了,可是那个小男孩总能清楚的知道她在想什么。

子钰在旁边看了很久,终于叫到:“樱儿,时候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她相信,一个小毛孩说的话,没几个人会相信。她的妹妹还是高贵的公主。

夏静初摇摇头,道:“已经晚了,放心吧,钰姐姐,我总有办法搞定父王!”

她可是个记仇的人,自然要弄清这死孩子的底细。然后,好好折磨他一番。她可不是轻易抛头露面去救人的啊,只是看着这小毛孩儿长得人模狗样,还挺好看的,才会帮他的。谁知道,这货好心当成驴肝肺,还敢威胁她。那就看看,谁玩得过谁呀!

“公主,我不是炙国人,你恐怕,也管不了我!”小男孩笑道。

“奸细的罪更重呢!”夏静初恨恨的想。

小男孩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公主,我可不是什么他国权贵。我只是个商人之子,跟朝廷没有半毛钱关系。”这就是变向告诉夏静初,她不能治他奸细之罪。

“你!”夏静初指着小男孩的鼻子,满脸通红。很快她意识到自己这样做十分失态,而且,好像暴露了自己的心思啊!

她尽快让自己平静下来。今天,是她这样做的第二次。

“那,你叫什么名字?”

“颜子真。”

短短三个字,真是惜字如金呐!

“有什么寓意吗?”夏静初说完就后悔了,她今天第二次后悔了,她奇怪自己是怎么了。跟一个素不相识的小男孩聊了这么久,问了人家的名字,还问人家名字的寓意?

毕竟后悔药没地方买,覆水难收,这个名字倒也好听,不如听听寓意吧!

“不知公主这夏静初又是什么寓意?”这丫头真是有意思,他见过的大家闺秀也不少了,这位,可是五国第一大国的嫡公主,果然是与众不同。

“你,”夏静初一时语塞了。“没有寓意!”她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真后悔呀!救了这样一个小白脸。救了也就算了,非要上来搭讪,求报答?她夏静初缺什么呀?

“那,我的名字,也没有寓意。”

“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的报答!”说完,挥袖而去。这会她学聪明了,看样子,自己是说不过这死小孩儿了。“毕竟,他比我大呀。”她这样自我安慰。

“喂,小公主,我不记得说过要报答你呀!”小男孩在她背后喊道。

夏静初一瞬间想转身冲过去抓住那死小孩的领子冲着他俊俏的脸大喊:“你见过谁这样对待救命恩人的呀!”但是她克制住了。万一那死小孩用一副无害的面孔对她说:“我呀!”她要怎么回答?

她不断安慰自己:“夏静初,你是炙国的嫡公主,要大度,一定要大度。千万不要背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气坏了身体,也不要和他们计较!”其实,她是没本事和他计较。

子钰,子熙,子珺追了上去。

小男孩看着那抹绯红,嘴角轻轻上扬。这个美人,他要定了。

这时,一个穿着普通人衣服的气质不凡的人走了出来,轻轻对小男孩行了个礼,道:“小人没有保护好殿下,殿下赎罪。”

小男孩收回目光:“没关系,谁知道炙国人都这么不讲理?”他的目光不经意间扫过远处渐渐消失的绯红“我们有了这一百两纹银,就可以回国了。”他晃了晃手中的钱袋子,钱袋不负众望的叮哩咣榔响了几声。

那人望着夏静初的背影,道:“这位炙国小公主倒是有点意思。”

说完便拉着小男孩往西城门的方向走去。

“诶,你去哪?”小男孩拉住他。

那人回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小男孩:“殿下,要去哪儿?”

小男孩跳起来,想要弹他的脑门。可是却牵动了身上的伤口,挨打时面无表情的他,此时却呲牙咧嘴:“你傻呀!当然是去药铺!”

夏静初跪在祠堂里。

哎,父王二话没说,就让她跪祠堂。而且是三天,而且这三天都不能吃饭!

她一回宫就被太监关进祠堂。大门一锁,任她在里面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门好不容易开了,当来的却是父王让她饿肚子跪三天祠堂的圣旨。她连见父王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在父王面前撒娇撒痴。唯一可以庆幸的,就是没有连累姐妹们了!

都怪那个死孩子,当初自己是脑袋被驴踢了吗?如果不救他,自己也不用跪祠堂呀!估计,父王以后也不会再放她们出去玩了。

不知道为什么,夏静初脑子里突然浮现出那死孩子的音容笑貌。她使劲甩甩脑袋。

“唉”

夏静初长叹一声。

“好饿呀!”

她已经两顿没吃了。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她已经两顿没吃了啊!还有两天。到时候,她一定是被抬出祠堂的,说不定连吃饭的力气也没有了。

这时,门突然窸窸窣窣的想起来。

夏静初突然直起腰板,死死的盯着门,如果父王敢来,她就一定敢叫他把她放出去。

进来的是一个娇小的身影。

“熙儿!”夏静初惊讶的喊:“你是,怎么进来的?”她上上下下仔细大量她。

子熙连忙对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夏静初十分眼尖的看子熙手中提着的精致的雕花食盒。顿时不顾形象的扑过去,毕竟,她在姐妹间,本来就没什么形象。

“子熙,你真好!”夏静初打开食盒,里面全是她爱吃的东西。四菜一汤,连糕点都有两盘!

夏子熙笑道:“这些食物是子珺妹妹从御膳房偷来的,贿赂侍卫的钱,是钰姐姐出的。我呀,只是个跑腿的。”

夏静初狼吞虎咽,精致的菜肴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减少。她抬起头,得寸进尺的看着夏子熙:“熙儿,姐姐在求你一件事好不好呀?”

夏子熙看着她:“只要我做得到,一定帮你呀。”

“熙儿,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见父王一面呀?”夏静初一脸真诚的看着夏子熙。

晚上

夏静初美滋滋的躺在自己的小床上,好舒服啊。子熙她们还真有本事,竟然把炙王弄到祠堂去了。

不管怎么说,她夏静初,出来了。

第三章 心悦君兮自不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