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新生才启,命运多舛(三)

  水汪汪的大眼睛,黑色的眼珠子,黑白分明。瓜子形的小脸,由于极少外出,皮肤显得极为白皙,五官精小巧端正。单看这张脸,就可以比过村里那些晒的黑黄,长相粗生的女娃了。只可惜啊,目光落在她的脚上。应该说是没有脚,脚的部分是从膝盖处腿往上一点开始的。支撑身体的两张木制的矮凳才是“脚”。但不多时,就转开了视线。

看到没有不悦的表情,福贵似乎松了一口气。

“新,带妹妹去玩。”

“她?!还能玩什么。”新仔话刚出口又觉得有点伤人,看到珍香的样子,虽然不喜欢,不情愿,一个没有脚的小妹妹也确实可怜。

“走吧,我带你到院子门口玩去。”

于是,两个孩子在院门口外面玩起来了。福贵这才放下心来,去找茶喝。

住进这个家的头一个月里,福贵也不敢向家里的任何人提出安排珍香住哪里的问题。只得在院子柴房找一个角落,安置珍香睡在那里。珍香带着自己唯一的包袱一套衣服,还有郝妈妈送她的一块廉价的玉坠子。柴房的一角有了自己居住的地方。在柴禾和稻杆铺成的床上,罩着一张打满补丁的床单,床上没有枕头,只有一张薄如蝉翼的被单,上面清晰可见的几个大洞都已是经年久远。紧挨着床的就是一摞摞的柴禾,农具,杂物。灰尘不多,收拾的还算整齐。

珍香在福贵家生活也渐渐融入。每天福贵农活回到家,珍香都会在第一时间给他捧上沏好的茶水。

“阿爸,喝茶。”

福贵也乐于接受这样一份特别的父女之情。人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既贴心,又温暖。

虽然这棉袄是有残缺的,原来收养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挡灾去难。不过,也就这样罢了。福贵想着想着,出了神。

回过神来,才接了茶水,一饮而尽。

家里多了这么个人,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芹嫂嘴里不说,心中却很不是滋味。每天,都觉得似乎有个石头压心底,心里有气堵得慌。十几年,都没遇到这样的事情啊。怎么能忍受。于是乎,鸡毛蒜皮的小事,拾起来就开骂。弄得邻居亲戚,也生出了惧怕,那几日都不敢上门找她。

平日做饭时,总不时少做了珍香的饭。说是,少个一餐半餐又饿不死人。其实,芹嫂原本也非这样狠心。曾经饿倒在她家门口的乞丐,也被她施粥救起。被救的人,还在她家的柴房里过了两晚才走。临走时,对芹嫂感谢的拜了又拜。

对于珍香的厌恶,不过是对李福贵无视她在这个家还是他妻子的不满。

珍香却也不计较,饿了就忍着。有饭无饭吃依然收拾碗筷,有福贵给她做的小背箩装了,背在背上,拿到厨房去清洗。

慢慢其它的家务能做的,她都包揽下来,人勤快,一天天的做事也就利索起来。

阿婆有时也会珍香挨饿的时候,悄悄拿两块祭拜过神佛的糕点给她吃。心里清楚,儿子和媳妇什么样的人。媳妇自有她自己心中的苦和怨,但孩子可不能饿坏了。

新生才启,命运多舛(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