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新生才启,命运多舛(五)

  阿婆走后,珍香依旧住在那个屋子里。原本福贵让她暂时住回柴房,可连日的暴雨让房顶洞破的更厉害,水帘洞一般。没法住人,只好待在和阿婆原来住的那个屋子。但是她总在梦里看到阿婆拜神的身影,黝暗的佛龛仿佛又烟火缭绕,阿婆嘴里还是“阿弥陀佛”的念着。

有时,也会梦到阿婆供了佛的糕点拿来给她吃,

“来,珍香。吃吧。”

那松软的糕点入口即溶,蜜糖一样的甜。还和以往阿婆给她吃的那样,那么好吃,那么香甜可口。

“真好吃。”珍香笑着吃着。

拿完糕点给她,阿婆就微笑着消失了。

“阿婆,你不要走,不要走---”

珍香从梦里醒来,莫名的孤寂和恐惧。将手中那片廉价的观音玉坠捏的更紧了。

福贵和芹嫂每日做工农活,脸色阴暗的过了好长时间后,一家人的生活才恢复原来的平静,家人脸上也才慢慢有了笑意。

日子流水一般的飞逝。芹嫂也不再板着脸对珍香了,珍香还是不敢喊她作阿妈。

能做的会做的家务,珍香一样不落下的抢着干。小小的她,不想成为大人的负担,整个家的吃白饭的累赘。

直到有一天,她生病在床醒来时看到的那一幕。因为发高烧,睡了一日一夜的她爬起来找水喝,经过厅堂,看到福贵房门虚掩。只听屋子里有人声,从门缝看到屋内,只见床上两个人,如同两段白条在海水中,缠绕,沉浮,不时还发出粗重不一的喘息声。

珍香仿佛被雪白的浪花蒙住了视线,吞咽着口水,她想等一切安静下来,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却又感觉眼前模糊不清。

此时,新仔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了一旁。

“哥”珍香还未叫出口,就被新仔用手捂住了嘴。

“嘘”新仔示意,珍香不要作声。珍香用力点点头。

两个孩子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后,悄无声息的退到了柴房。

“小香,看到是谁了吗?”

“阿爸,还有……”珍香不确定另外一个人是谁,但她确信此时的女人不会是已经外出做活的阿妈。

“不知道”她摇摇头。

“嘘,那个女人是张寡妇”新仔确定的说到。

新仔毕竟大一些,稳重懂事,吩咐珍香到。“不要告诉任何人,听到了吗。就当你什么也没有看见,也不能告诉阿妈。知道吗。”

“嗯,懂了。”

听到珍香答话,新仔自顾自的想起来。阿爸阿妈不是各出活去了吗。阿爸怎么没有出去,张寡妇又怎么会到家里。是告诉阿妈,还是不要告诉。新仔开始犹豫。

自那次以后,好几次新仔都想告诉他阿妈。但每次想开口说,话到嘴边又咽下。

福贵明明心里有事,却装着没事人一样,毎天过着日子。

直到后来有一日,福贵和张寡妇的事被芹嫂撞见。看到那样的一幕,顿时万火烧心,两眼一抺黑就晕过去了。

原本以为她会在自家哭个好些天,闹一闹,只要不声张也就罢了。谁不好面子,尤其是遇上这样的丑事。谁知她,当着他的面,从来不抺泪,却开始骂起来。越骂越厉害,有势不罢休之势。

新生才启,命运多舛(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