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育婴堂中,懵懂人生 (七)

  小珍香还记得花儿说过,“你没有腿,所以不能走。我有,不但能跑,还能飞。我是要成为仙子的。你可以看到我飞。”

在后来,莲花开花的季节,每当假山喷水有阳光照射的时候,小珍香远远的仿佛看到了有一个在水面起舞的影子。她觉得,那个应该就是花儿在跳舞。

舞还没有完,梦还没有完。若留不下惦念,迟一点天上见。轮回的路上,如果我们相信因果。

带离,如果这是一种方式,亦或有另一种方式。这就是,离开。将被某人带离这里。

李福贵是郊区的农民,这一天进城探亲。

“来,来来……这位仁兄,我看您天庭天庭开阔,印堂发亮,双目炯炯有神,此乃大富大贵之相啊!”

路边一位正摆摊的算命先生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只见那位先生身着水洗的月白色长褂,留着几须络塞胡子,戴着黑色的墨镜,不知是真瞎,还是遮档阳光,以及藏在后面的寸目。正前方摆着一张算命台,笔墨字研卦书,吃饭谋生的家当无一不全。身后还飘着一副写着“道德通玄指迷津,八卦剖明天地理。易统万象。”的八卦图。

“我方才掐指一算,预知仁兄流年有一大劫。天机显露,仙人开示。求仙不问钱,无获不取分文。”见李福贵向他的铺子看了一眼,便正襟危坐,一本正经说道。

“大仙,大仙。那就麻烦你帮我算一卦吧。”李福贵将信将疑的走过去问道。

“来,你拿签桶摇一摇,然后从中摇一支签。”假半仙一边说,一边将装着寥寥几支签的竹签桶递过去。

李福贵接在手中,嘴里开始念有词,慢慢摇出一支签。只见这掉下来的那一面不是签文,而是赫然写着然“下下签”三个字。原本不太平顺,抽中“下下签”那一刻,他惊讶得呆住了。根本懒得看签文写些什么。心一惊,手一抖就将掉落在桌上。不敢看,再不敢捡起来。

假半仙拾起那一支签,眯眯眼看着,念起来,“下下签天山遁浓云蔽日”

“仁兄啊,幸好你是来找我了。看你下一年将有血光之灾啊!”

“那,那……我该怎么办才好?求您帮帮忙,求您救救我。我身上这点钱,你先收着。”听着仿佛判死刑的结论,如雷轰顶。

“办法嘛,不是没有。法子倒是有一个,就是必须有一个人为你挡灾。收养一个孩子,生辰八字要与你相近,日日与你同食同劳作同一起,如果这孩子死了,就是替你而死,灾也就自然消了。来,将你生辰八字写一下。我给你推一个挡灾的八字。”

“哎,好的。谢谢大仙,谢谢大仙啊!”

李福贵将自已的生辰八字歪歪扭扭的写好,给了假大仙。

假大仙很快将挡灾的生辰八字写在一张黄色的纸条上,拿给李福贵。同时,迅速将李福贵放在桌子上的钱收进钱袋里。

“可是,大仙。这挡灾的孩子,去哪找呢?”

育婴堂中,懵懂人生 (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