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许娆和杨枫聊天的次数变多了,她觉得和他聊天越来越自然了。很多事情总在我们不经意之间发生了细微的变化,变化到等自己恍然大悟的时候已经到了控制不了局面的地步。爱情就像是绝症,你以为自己还没有被侵蚀,实际上已经病入膏肓了。

杨帆和田伈最后还是分手了,在他们分手之后的一个星期,田伈拉着朋友们去唱k,喝的大醉,发疯似的冲着许娆喊:“我特么就是看不惯你,你像个白痴一样什么都不懂!你以为我最初为什么和杨枫交往,就是知道你喜欢他!以为大家都没看出来啊,你像个傻x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谁看不出来!我就是要和他在一起,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不自量力的样子!我特么怎么会知道为了整你把自己的心都搭进去了!哼,现在好了,送你了,反正是我吃剩下的。去啊!去告白啊!你特么快去啊!”

许娆完全搞不明白状况,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周围的人都拉着田伈叫她别说了,蓝帆上前:“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我们就是看不惯你想整整你,你就是看不出来,不管怎么跟你说你就是不懂,没有这个大脑就别读高中,你走吧。”蓝帆推了一把许娆,许娆一个没站稳往后退了两步,中心不稳的往后倒,她能想象到当自己摔倒的时候会显得多么可笑,瓷砖铺的地板会有多么冰凉和它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伤痛。

然而许娆倒在一个温暖的物体上,她睁眼回头,是强哥。

强哥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扶了她一下让她站直:“走吧。”他牵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出了k房。

许娆在没喜欢上杨枫之前希望自己在爱情里能像猫一样来去自如,但在杨枫面前她就像忠犬八公一样等在原地,就希望他能在空闲的时候看看自己,自己就能再冲着他摇摇尾巴,表示自己的忠诚。

强哥骑着摩托载着她,风“呼呼”的吹在自己的脸上,好像吹的很痛很凉,又好像是一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在耳边说着“没事没事,不痛不痛。”

也不知开了多久。车停在了一个小山坡上的亭子里。强哥摘下安全帽,回头看许娆,瞬间就慌了:

“你干嘛?!怎么哭了!我骑太快了吗?不会啊,我特意放慢了的,别哭了,我没带纸巾啊。”

许娆看着他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样子,突然好想笑,摸了一下脸,湿润的感觉传达到她的指尖,都没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哭了。

她拿袖子擦了擦:“我还是第一次听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你也不是结巴啊,干嘛那么惜字如金。”许娆侧身下车,看了看周围,还真是个好地方。山坡不高,能看到市区里的万家灯火,闹市区的声音好像忽隐忽现,告诉着这个城市的人们,他们还不想睡。

强哥坐在凉亭的石凳上:“不是惜字,我不太会表达,你算是我说话说的多的女生了。”

许娆翻了个白眼。和我说的多,一句话不超过五字也较多?许娆记得他和自己说的最长的一句话是“训练开始了”,大多数对话都是“哦”“嗯”“是吗”“这样啊”,后来许娆都懒的说话了。她坐在强哥隔壁的凳子上,“来这干嘛,再不回家我妈要找我了。”

“就你现在这张脸?”两人对望,强哥指指自己的眼睛,又指指她的脸。

许娆赶紧转头,“切,要你管。”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没有聊天,但气氛不尴尬,可能是风景太好,路灯太柔和,花香太芬芳,让许娆有点昏昏欲睡。

“你别难过,有我在呢。”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许娆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惊醒,没有听清对方说了什么,只是隐约的听见男生经过变声期之后特有的嗡嗡声。

“没事,我们回去吧。天开始凉了。”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