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血影卫(下)

  “师傅,她怎么样了?”墨无殇见师傅眉头紧锁,焦急地问到。

“并无大碍,休息一两日即可,你随为师来。”墨无殇替芊语盖好被子,随师傅到了渠芙亭。

“伽罗关大捷,你此时却来到这里,莫非发生什么变故?”

“军营遇袭,无姬对付淳于子茂的血影卫,看来淳于子茂忍不住了,要对我出手。”

“那昏迷的姑娘是何人?”

“是我在白祁山下认识的,父母双亡,见她可怜,便带在身边,等回鄄城后再安顿她。”

“你身居要职,国家安危系于一身,待她苏醒便下山去吧!”玄王爷自怀中取出一支翠绿色簪子,“这支海棠滴翠珠子碧玉簪你留着,日后遇到心仪女子就赠与她。如今遁入空门,看破红尘,簪子对我而言,已没有意义,昔人已离,旧物何存。”

墨无殇回味着‘心仪女子’四字,初遇芊语时的一幕幕凝固在脑海中,他的思绪随着回忆的波浪拍打着过往的彼岸。

“师兄,那些杀手个个功夫了得,若不是有逐鹿剑在手,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奇怪的是他们刺杀失败后纷纷七窍流血而死,其状惨烈,不过领头的逃走了。”玉无姬一路轻功飞到寺中,满身疲惫。

玉无姬故意让血影卫逃走,这是事前墨无殇交代的,否则,凭她的身手,不可能留活口。

墨无殇看着天空,将簪子收入怀中,转过身看着玉无姬,“三年前淳于子茂建立了自己的暗卫,为防血影卫执行任务失败被擒,透露秘密。从鬼谷子的谷中骗走了蚀骨千日,服用此毒的人会立刻七窍流血而亡。他们来之前就将蚀骨千日放在嘴里,任务失败,就咬碎此毒药,七窍流血而死好过受尽非人折磨而死。血影卫逃走,必会通风报信,他们会再派人来,我们正好来个借刀杀人。”

墨无殇收起眼角的冷漠,盯着她的蓝瞳道:“標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一若是真心喜欢,就去找他,宁可痛过、苦过,不可错过。”

“多谢师兄,我去见见师傅,明日便去找他。”墨无殇的话,让玉无姬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

墨无殇坐回芊语床榻上,将芊语的手放入被中,开始闭目养神。

“师傅,徒儿明日便回皇都,今日特向师傅告别,望师傅保重!”法华寺中,玄王爷坐在佛前诵经,丝毫没有回应,刚才一席话好似耳边的一阵风,风过,便什么都带走。

玉无姬见师傅安然不动,失望地转身准备离去。

“一念放下,万般皆在!即种因,则得果,一切命中注定,放下你心中的执念!”听了师傅所言,再看看这个生活了数十载的寺庙,轻叹一声。

“若是说放下便能放下,那又怎会轻言一个‘爱’字,不易爱便也不易放下,结局是好是坏又如何,执着追求总好过黯自神伤。”玉无姬轻拱衣袖,言:“师傅,告辞!”消失在法华寺的晨钟暮鼓中。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

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

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南屿国东宫,琴声袅袅,歌者有心,闻者却无心。

新月琉璃璎珞榻上,男子斜靠在金丝镂空镶玉枕上,把玩着胸前的寸寸青丝,一双迷离的桃花眼煞是好看,慵懒地看着榻下伤痕累累男子。

淳于子茂叶眉轻挑,“他们都死了?”

“回太子,他们服了蚀骨千日,都死了。”

“那你回来做什么?”淳于子茂从口中慢慢地吐出几字,却压得人喘不过气。

男子突然喷出一口鲜血,便栽倒在地,自知淳于子茂发怒,他更是生不如死,自行了断也好。

淳于子茂继续玩弄着手中的黑发,薄唇轻启“一群废物,还得本太子亲自出手。”

第四章:血影卫(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