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幻宓花

  情深几许,映荷烟雨,才子佳人,梦灯话下

第二日,芊语在一阵敲门声中醒来,随便套上碧色丝织衫,便坐在桌前,对着门外应声“请进!”一阵风吹过,席卷淡淡的兰花香闯入室内,下一秒,墨无殇便出现在门前。他着一件纯白色外衣,长长的青丝随意绾在头顶,一支翡翠玉牛脂簪子自中间穿过,身后层层光晕晃花了她的眼。

“芊语姑娘,可住得习惯?”

“有劳将军关怀,厚待芊语,安置芊语在此雅致安谧之地,再合适不过了,芊语实在感激不尽。”

“如此甚好,来者是客,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芊语姑娘见谅,想必第一次来到这婆娑城,还需熟悉熟悉,换上男装,我在前院等你,带你去一个地方。”

语罢,墨无殇离开了小屋。

即使素颜朝天,睡眼惺忪,芊语却依然有着独特的倾人姿色,还有那举止间散发出的高雅及端庄,让人不觉入迷。但是,近身时,她身上散发的幽幽幻宓香却让墨无殇眉头深皱。

幻宓香产自昭云国,相传昭云国开国国母柳幻宓自小身染异香,因血祭紫云剑而亡,在她血祭的地方长出许多蓝色的花,于是便以‘幻宓’为花名。幻宓花不仅娇艳美丽,而且服用可解百毒,只因生长环境极为特殊,故六国之中,只有昭云国出产,且数量极少,所以只有昭云国历代幻镜女可服用,只需服用一次,身上便会有幻宓香,伴随终生。但是幻宓花与泽渤草却是相生相克的,幻镜女一旦服用泽渤草,便是剧毒,几乎无人可解,因此这幻宓花既是良物,又是毒物。

传说中,幻镜女历代都仅一人,掌握灭亡六国的圣物,幻镜女便成为各国争夺对象,但因幻镜女只嫁昭云国国主,故保得昭云国长久。但因现任国母及公主十几年前无故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现今六国欲打破分割格局,纷纷跃跃欲试,若是幻镜女重现被发现,便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

半盏茶后,芊语由绿婢带到前院,墨无殇正站在院里,看着她,微笑着走来,将手中的兰花香囊系在她腰间,“看来,虽是男装,但穿在你身上却显得秀气,随我去了解了解这婆娑城却是极为方便的。昨晚想了想,这衣服虽好看,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现在,系上这香囊,便是添了几分韵味。”此刻,两人都能留给望尘者淡淡的兰花幽香。

登上马车,芊语心中更是慌张了,昨日回来时墨无殇一直在闭目休息,今日却是毫无睡意,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

“墨将军,请问我是多长了一个鼻子还是一张嘴?令你好奇不已,还目不转睛?”

“你脸上有东西”墨无殇将目光转移到车外,芊语随即用手摸了摸脸,立马反应过来自己被捉弄了,而肇事者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让她又恼又气。墨无殇依旧淡定地赏心悦事,其实心里乐开了花,突然发现她是如此可爱。

人声渐渐鼎沸,想来是到了集市,自从下了车,芊语便东看看,西碰碰,欣喜都摆在脸上。他紧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心叹到:真是个孩子模样!

在一小摊前,墨无殇突然猛地一拉,芊语整个人便倒在他怀中,他身上的兰花香直直地钻入她的鼻尖。下一秒却听见他的责怪,虽是责怪,却很暖心。“你怎么这么笨,走着路眼睛往哪儿去了”芊语抬头,正好看到他精致的轮廓,默默不语。身侧疾驰而过的马车,最后在他们面前停下。“谢天谢地,这马儿可终于停下来了,委实对不住,这马儿不知怎么突然发疯,不知这位姑娘是否有大碍?”

墨无殇也知道这事情太蹊跷,绝对有人在背后搞鬼,也没为难车夫。“并无大碍,下次小心!”

车夫也是个老实人,在重复多次致歉后,才离开现场。芊语突然想起自己还在墨无殇怀中,心中尴尬自是不言而喻,下意识离开他的怀中。

第七章:幻宓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