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雪月公子

  金銮殿上皇帝司徒亦云坐在龙椅上,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袍角那汹涌的金色波涛下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这皇帝一看便知久经战场面容苍老可依旧俊朗刚硬,可身子骨恐怕不太好。“看来容世子又来晚了!”皇帝吹吹茶,对此好像司空见惯了。

太子站在大殿上,故意一脸愤怒“这容瑾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父皇召见还三番两次的迟到,真是不懂礼数!”

旁边的白霆卿也站了出来“陛下,容世子身体一直不好,来晚还请陛下恕罪!”老皇帝眯着小眼睛“罢了罢了,那朕叫你们来是商讨一下关于太子和白王府婚约的事!”

太子不语,五皇子司徒琉一脸无奈,好好的姑娘要嫁给伪君子了“二哥你看上白家哪个姑娘了?”在皇帝面前也只有五皇子司徒琉敢这样说话了,谁让太后对他宠爱有加呢,一个闲云野鹤的皇子又不用争皇帝的看好。

“五皇子殿下说笑了,能有资格的只有我府嫡女白悠禾。”白霆卿语气很严肃,但眼底飘过一丝无奈没人察觉。此话一出司徒琉更加严肃“欧?是悠禾妹妹?”太子一脸不屑,要自己娶个傻子做太子妃,仅她长的还算过关可惜......谁知道她真好还是演戏呢?

紫霞阁外白悠禾和任芷還一同出门表现的姐妹情深,外面的紫檀木马车格外引人注目,任芷還激动的不得了“表姐,那不是容世子的马车么?是不是来接表姐的啊?”任幂一副殷勤的样子,任芷還捂着嘴笑,白悠禾一脸不屑,她到想看看这个容瑾是何许人也能把满帝都的女子迷得不行不行的!马车上的人下来了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直似神明降世。他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他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觉得就算是天使,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这种超越的男女,超越了世俗的美态,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真真把白悠禾看的目瞪口呆,不过这熟悉的身影倒是让她想起了一个人来,白悠禾扑上去掐住容瑾的胳膊“好啊臭小子冤家路窄我们又见面了记得老娘上次说了什么么?”

容瑾故作疼痛,旁边的暗卫容风惊讶的看着眼前看似亲密的两人,他家主子不是不让人靠近他三尺以内么?任芷還更是嫉妒的看着白悠禾,也试着靠近容瑾却不想被容瑾的真气打倒,嘴角有了血渍“瑾哥哥为什么她能靠近你?”任芷還以为是容瑾自己想白悠禾靠近他。其实不然,在容瑾十岁时被神珠附体,有噬人的真气和超凡的功力可是不能让一般人靠近他三尺以内,不然会被他的真气所伤,世人都以为容世子学月无双所以才不想让人靠近三尺。

而白悠禾安然无恙啊,白悠禾无奈的看着任芷還那楚楚可怜的模样,难道这个白衣魔头就是雪月无双的第一公子容瑾,容瑾没有半分情绪的看着这个两小无猜,底下头看着白悠禾“你有没有不舒服?”

白悠禾怒吼道:“什么不舒服,看见你我心不舒服!”容瑾笑的更深更迷人,这些年他的三尺之内很寂寞,他的三尺之内全是敌人,终于有人陪他了,容瑾唇放在白悠禾的头发上“难道白大小姐终于记起我这个情人了?”

容风吃惊,非常吃惊,他家主子不是超凡脱俗么?怎么......

白悠禾可不吃他这套,尽管他长得好看,不,是太好看,不由得让人崇拜“快放开我,你的人在那呢!”白悠禾眼色示意任芷還还躺在地上呢!“容风扶那个任小姐回任府。”容瑾平淡的说。

旁边群众想一睹第一公子的风采果然非同凡响啊,“容世子不是和任芷還关系非同一般么?怎么感觉和白大小姐更亲密一些呢?你看他们都抱着呢,容世子可从不许别人靠他三尺以内啊!

任芷還咬着朱唇被容风扶走,白悠禾推开容瑾,一脸厌恶“瞧到没,你的烂桃花,是不是故意给我找麻烦啊?”

容瑾朗声一笑“不知白大小姐可是要进宫,那愿意和我一车而行?”

“不要”白悠禾果断的拒绝。

“为什么?”容瑾打量着白悠禾。“因为赶马车的人走了!”借口还是不错的,难道要说你太腹黑,惹不起好躲不起么?

“世子可以走了”容风果然像一阵风,恐怕轻功是极好的。白悠禾一脸黑线“果然好轻功!”

容风一脸自豪“那还不及我家主子分毫呢!”白悠禾鄙视的看着正悠闲的容瑾“是啊!轻功极好!”正是想起昨晚的糗事。

白悠禾莫名其妙的被容瑾拉上了只有第一公子专属的紫檀木马车。两人对着坐在马车两头,白悠禾两眼放光的看着这辆马车,精致,奢侈,紫檀木车身,雕梁画栋,巧夺天工。花草皆为金叶,宝石花心。“喂,这马车是紫檀木的吧?太奢侈了吧!”她以前看过紫檀木的杯子碗什么的,这马车得砍多少树啊?

容瑾淡笑“怎么,堂堂白王府紫檀木都用不起么?”

白悠禾一脸厌恶的看着这个炫富的妖物“怎么,你们容王府的钱也不是你的,不也是容王爷的么?”

容瑾脸毫无变化“容王府只有容世子,父王十五年前战死沙场,果然以前是痴傻!”

本来白悠禾很愧疚问到人家的痛楚,谁知这容世子如此不饶人,白悠禾扯了扯自己刚抢的裙子,兰花的图案恰好露出让容瑾看见了,容瑾靠近白悠禾坐了坐“看来白大小姐也喜欢兰花,但是恐怕你不知道,这样的裙子是那些爱慕本世子的姑娘才会穿的衣服。不知白大小姐也有此心意,真是失礼失礼!”

白悠禾看了看刚才很喜欢的裙子,立马一脸黑线,怪不得这裙子那么多人要,任芷還,任芷還不能靠近容瑾,白悠禾心里像,一时发了呆,容瑾轻咳了一声,然后白悠禾一脸郑重的表情看着容瑾“为什么你不让他们靠近你三尺以内,为何偏偏只有我?”

容瑾摇摇头“每个人都有秘密,至于你我也不明白,或许我们有缘。”对于容瑾的解释她很无奈,只是希望不要再见这个大腹黑,是事十五年年前容瑾才十岁就能执掌那么大的容王府屹立不倒,威慑力越来越强,不是腹黑是什么?

第七章 雪月公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