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8深深父女情

  闻,人人生有七情六欲,万物皆言“多情自古伤离别”;

感,纵使辞藻华丽,亦形容不了血脉的千丝万缕;

叹,凡间真情世间真爱,刻骨的仍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凤琪对她的爱,她无以为报。

苏凤何德何能,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得到无限的父爱,得父如斯,此生何求?

回到家已是第二天,苏凤的出现吓傻苏家堡众人,时间短暂停留数秒,反应迟钝的守卫,侍童个个见她如见鬼,眼神四处闪躲,仿佛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本该充满沉重悲哀气息的苏家堡又多了另种说不出的古怪味道。

“你们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是苏凤啊,我回来了,你们……不高兴么?”苏凤大踏步上前,故作轻松耸耸肩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他们,从阿奴口中才得知,她失踪的三个多月,他们尽数承受了母亲的怒火,吃了不少苦头,若非家生奴,那项上人头还不知今在何处。

话说回来,苏凤自个儿也好不得哪去,她莫名其妙的失去三个月的记忆,无论她想什么办法都无事于补,除了头痛还是头痛。

“小姐。”阿奴斜睨了府门处一眼,替他们解围,“别为难他们了,若换作是阿奴,阿奴也会这样。”

“我明白你的意思,现下我活着回来,明日的丧礼自是取消,你与他们无需因陪葬一事担惊受怕。”

“小姐,阿奴不怕!”阿奴匆忙打断苏凤,生怕她误会自己是个贪生怕死的。

“我知道。”苏凤翻翻白眼,“即使我真的遭遇什不幸之事,母亲深民大义,岂会为我违逆苏家堡百姓之意,不顾全大局,乱要人性命。”

“会!”

苏凤闻言仰颈,刹那间枯黯的眸子似是迎来昏夜过后掠过地平线的一缕晨辉,黑色瞳孔闪耀着明亮的晶光,眼眶渐渐染红,泪珠若隐若现。

“大姐……”,她抽了抽闭气的鼻子,浓重的鼻音打破一方沉静。

苏凤死命盯着缓步走来的俏丽玄衣女子,约莫十五六岁,弯眉狭眸,挺鼻朱唇,英气逼人。

苏羽华,她的挂名姐姐,苏家长女,小小年纪就名扬一方,满腹经纶,精通奇门遁甲,武功高强(反正比她厉害,囧)。

苏羽华愁锁的眉角在见到安然无恙的苏凤那刻,倏得放松,留下几条淡淡的纹理,步伐也不由地加快。

“三妹,果真没有让姐姐失望,你回来了……”,苏羽华小心地伸手揉上苏凤的头顶,动作缓慢温柔,眸子里闪烁着泪花。

苏凤是苏家人护在手心里的宝,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哪怕她是个无所用处的废柴,苏家也不曾抛弃她。

刚出世,苏凤浑身发紫,呼吸困难,差点窒息而亡。当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这个看似经不起痛苦折磨的婴儿竟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星月大陆是武学大陆,无人不会武功,即使是娇弱的男儿也有武功傍身。

可以说,这里是“无武不欢”,你没有武功,就只有被欺负的份。

苏凤天资聪颖,三岁已是武学天才,奈何世事难料,她不慎失足落水,一病不起,醒来后不仅烧坏脑子忘记所有的事还成了永不能习武的废物一枚,附带体弱多病。

当然,事实并非如此,这只有“苏凤”自己知道而已。

真正的苏凤去了哪里,她也不清楚。

“我福大命大嘛,嘿嘿。”苏凤弯起指背揩去在眼眶里打滚的水珠子,笑嘻嘻地勾起嘴唇。

劫后余生,第一眼见到的是自己骨肉相连的至亲,这种激动与喜悦,前所未有。

“傻丫头。”苏羽华是发自内心地疼爱自己这个妹妹,偏偏她天生是个招灾的体质,今天摔伤,明天烫伤的,还真让人放心不下。

失踪一次足矣,再来一次,铁不定连她也要一起疯掉。

“大姐,你怎么会知道我回来了?”从刚才开始,她一直纠结的问题迫切的需要得到解决。

“苏家五位暗夜护法的鬼影迷踪岂容小觑。只是,三妹你失踪的那些天她们竟一无所获。”

苏凤对上苏羽华疑惑不解略带询问的眼神,深表歉意,“大姐,我也不知道,我感觉自己好像昨天才掉的洞里。”

“你的意思……”苏羽华不可置信地提高音节,“我懂了,真是见鬼!此事务必说于母亲听,苏家堡妙有玄机。”

“……”

“三妹,还有一事,想必阿奴已经告诉你了。”苏羽华的神情陡然凝重,目光牢牢锁住苏凤,生怕下一秒,她就会消失似的。

“父君的事,是真的么?”她知道大姐一定不会骗她。

“嗯,但是……”苏凤不愿再听下去,她想亲自验证,那么善良温柔的父君啊,怎么会……

苏羽华到嘴里的话还未吐完,眼前哪还有三妹的身影。

“小姐,小心石阶!”处在一旁当了许久空气的阿奴抬步跟上苏凤,提醒的时间太晚,那人已经摔个狗吃屎。

“砰!”阿奴,苏羽华双双捂住眼,不忍直视。

三妹(小姐)不愧是天生的倒霉体!两人在心里默默感叹。

苏凤一骨碌从地上爬起,不作稍停地向着墨渊居跑去,气也不敢大喘,脚步飞快,细长的发带携风留下清浅的弧影。

“阿奴,去备跌打损伤的药,待会儿送到墨渊居。”苏羽华背过身去,止步回头交代完事后,跨步离开。

荫荫垂柳,细枝藤条迎风立于湖畔摇曳,温软的阳光照射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映出轻微起伏的水底波纹。

廖落疏影里诉不尽翠柳的思念与寂寥。

父君……

走进熟悉的墨渊居,苏凤有种想哭的冲动。

“凤儿,你在哪里?父君好想你。”

蓦地,苏凤左手边拱形门内传来的一阵男子的呢喃低语,一口一句“凤儿,我的孩子”刺激着她的耳膜。

不再停留,苏凤屏气凝神静悄悄走近,他独自半倚坐于贵妃椅,长发倾泄却干枯失色,素衣包裹的身子瘦削无比,长袖下露出的半截雪臂青筋鼓起,肤色是凄惨的白,整个人一副病态,毫无生气。

俊逸的脸孔憔悴暗淡,脸颊瘦到颚骨高高凸起,再是他的目光空洞,无法聚焦一点。

“琪,大夫说你的身子经不起折腾,把药喝了。”是母亲的声音。

“我不想喝。”凤琪有气无力地启唇。

“如果我告诉你,凤儿还活着呢?”

咯噔,苏凤心口一揪。

“你说什么?!”凤琪声线颤抖,正视苏景晨,复又侧过肩膀不去看她,转而眺望不远处的湖面,出奇的平静,“又在欺骗我,我不是孩子,求你不要再把我当孩子。”

骗了他三次还不够么?一月一次,每一次带来的都是让他心灰意冷的谎言,他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已经不在了!

苏凤抑制哭泣,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原来世界上还会有个人这么爱她,她以为她不配得到父母的爱,因为她是个罪人,害死自己亲生父母的罪人!

“苏凤。”苏景晨神色疲惫,叫出女儿名字,“出来!”

一步、两步、三步……苏凤耸动着肩头露面,小脸哭的梨花带雨,“扑腾”一声,重重跪倒在凤琪跟前,双手支地,不停磕头。

“父君,不孝女回来了!”不管他爱的是她还是苏凤,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她父亲!

直起上身的苏凤,放声嚎哭,然后弯下腰紧接着又磕了一个头,说话断断续续,“父君,对不起,是孩儿害您担心至此,孩儿不孝!”

凤琪不敢相信眼前的小人是真的,扶着贵妃椅的手越发的冰冷,过了许久,他才慢声吐出字句,“是……凤儿?”言语中透着不确定,似质疑又似难以言表的喜悦。

“父君,母亲没有骗你,真的是孩儿。”

“我的孩子……”上天是听到他的祷告了么,他的孩子还活着。

苏景晨安静地看着他们父女紧紧相拥哭泣的场面,心情一阵舒畅。

负了这么久的担子终于可以卸下。

心病还需心药医,果然。这样,那荒谬的“失心疯”流言自然不攻自破。

墨竹巡音
咳咳,抱歉,墨竹的思路断了很久加上最近真的很忙,没有办法及时更新,请原晾墨竹。 还有,也许本章节很平淡无味,但是,在墨竹心里这个章节很重要,即使辞藻不华丽,句子平淡咀嚼无味,但该表达的情感墨竹有认真写下来。 墨竹会再接再厉,努力用上比较漂亮的词语来修饰人物景物。

NO.8深深父女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