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3邂逅无名谷

  山里的白雾浓的化不开,将一棵棵罕见的谷中桃包裹在自己浓郁的雾香里,像个淘气的幼童久久不愿离去。

清晨的风夹杂着尚未褪去的深夜寒气掠过山头,前往下个需要它的黑夜,或许是这过于凄清的山谷让它不忍逗留。

远观,一山又比一山高,何处为尽头?不得而知。

近观,凝神屏气,一幅上好的水墨画配上欣赏画中花的人,美不胜收。

“爹,孩儿来看您了。”静谧的谷中响起男孩子突兀的嗓音,几分喑哑几分迷离,少了星月大陆男子特有的娇声细腻。

捌玖岁模样,蓝衣水袖,腰上围着一圈宝蓝镶珠玉带,长长的黑发透亮,闪烁着熠熠光泽,恐是年幼,未张开的小脸楚楚可人,惹人怜爱。

“爹,一晃六年而过,你在这荒野谷地睡了六年,孩儿亦守了六年,再等等,很快孩儿就带娘的尸骨来见你,让你不再孤单。孩儿定手刃仇人,为你和娘报仇雪恨!”小小年纪杀气毕露,看似柔弱实则顽强冷漠,不仅是他人甚至于他的心都是冷的。大眼睛内没有小家男儿的娇羞胆怯,反倒是泛着阵阵寒气,冰冷中透着本不该属于他的王者之气。

他立于荒草丛生的坟前,面无表情,薄唇微抿,周围的气温骤然下降,寒冷漠然的气息波及四野,以及那个形如鬼魅的红衣女人。

离樱左手持剑,屏声息气站到男孩身后开口:“公子,苏家堡的三小姐苏凤确定已失踪。”她的声音不慌不乱,不紧不慢,语气异样恭敬。

“知道了,还有其他事么?”

“公子交代的,离樱都办好了。”

“我是谁……?”男孩突然转身莫名奇妙地问她,脸上缺乏女尊男儿见到女子的羞涩腼腆,相反的,他很大胆地直视离樱,毫不避讳。

离樱被男孩“火热”的眸盯得浑身不自在,尴尬地撇过脑袋,纵使他的问题问得太诡异,仍不厌其烦回答他。

“苏凰,苏家的子孙。”

“呵~苏凰,我是苏凰?”苏凰喃喃自语,眼底充满悲伤,“苏家子孙?苏家……有过我的容身之地么……”。

苏凰自嘲的每句话到了离樱的耳边都是那么的刺耳,使得她握剑的手更紧一分。公子本应同其他在爹娘关怀下快乐成长的同龄孩子一样,整天无忧无虑,静待闺阁,幻想着有一天能够风光嫁给自己心爱的妻主,然后为妻主诞下一女半儿,儿女承欢膝下。

苏凤一直陷在混沌的梦魇中,额头冷汗直冒,她梦见自己还是21世纪白领小职工,每日为了生计打拼,还要替养父母攒钱还贷款,接随着是令她死于非命的车祸。梦境转换:

“爸爸妈妈,不要离开小风,小风会乖乖听话,不调皮了,你们醒醒啊,呜呜呜呜……爸爸妈妈。”苏凤瞳孔猛地放大,脚步徒虚一软,这片她一次都不想再踏入的记忆领域正在重述她的过去,神经中枢犹如胶卷向大脑传导一个接着一个鲜血淋漓的画面,苏凤的脖子似让人掐住,无法自由呼吸,她体内成千上万的细胞都叫嚣沸腾着,“啊――!爸爸妈妈,小风,不是小风!小风没有害死你们……”,苏凤的眼泪止不住大颗大颗往下掉,像断了线的珍珠。

她曾经也有个爱她疼她的父母,有个温暖的家庭,爸爸是律师,妈妈是舞蹈家,多好,一家人三口幸福美满。

因为她的胡闹,父母成了她的过去式,世界上又多了个孤儿。

苏凤多希望曾经不是曾经,她还是爸爸妈妈的小风,哪怕只是个梦,她也永远不想醒来。

是谁在温暖她的脸?好暖和。苏凤心想。

她终于睁开眼来,胖乎乎的一白色肉团映入眼帘,我去,这啥?

感情是它用舌头在舔她的小脸蛋呢,怪不得热乎乎黏哒哒的,苏凤的脑门前整齐飞过几只乌鸦。

“喂,小家伙,你从哪个洞钻进来的,出不去了吧!”苏凤慈爱地伸手摸了摸小家伙毛茸茸的头,两只耳朵小而尖,黑玛瑙样发亮的眼珠子咕噜噜在眼眶里转着,脸型像兔子身体却像狐狸,真怪。

“小家伙,姐姐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嗯,就叫狸兔。”小家伙甩甩尾巴,在她身边跳来跳去。“看你这么开心,就当你默许。”苏凤被困于密洞数时辰第一次露出欣喜笑容。

“呜,呜。”狸兔朝她哼唧两声,肥白的小爪子搭上她的手腕立刻缩回,屁股一扭尾巴上翘,迈开蹄子跑得不见影。

苏凤急急忙忙追上,脱臼的胳膊因用力过度疼得她头皮发麻,“嘶~好痛。狸兔,你跑哪去……”

弯弯绕绕,跟着狸兔连穿四五个洞廊,它才停下。密洞的光线越来越亮,说明离洞口不远了,苏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她这是活着出来了么?!

狸兔,它是在带她找出口!

不去看它,苏凤瘸腿越过狸兔,一鼓作气冲出最后一道屏障,已经白天了啊。苏凤激动地想哭,她出来了,她还没死。

失踪的一天一夜里,她都待在密洞,暗无天日,见到久违的太阳,她深感亲切,大口大口吞吐属于白天日下的新鲜空气,仿佛怎么也不够。

刺眼的光芒让她半合上眼睛,光晕一圈一圈打在她的身上,好不美丽!

狸兔撒开腿丢下苏凤就跑,这举动很让她无奈,就你腿长,欺负我腿瘸跑不过你是吧。

于是乎,山头上演了这么一出一人一动物赛跑的情景。

没跑多远,苏凤被狸兔甩得远远的,它呢,四蹄生风,空气和阻动的风都成了它爪下筋斗云,堪比她老家的孙悟空,这速度,猎人来了,估计它逃跑能获得吉尼斯世界记录,还绰绰有余。

不知过了多久,狸兔带着她到达一座隐蔽的山脚下,不再移动半步,反而自己舒服地躺到绿油油草地上,扒拉头顶的毛复合上水眸,睡觉。

“咦,这家伙……”,苏凤饿得前胸贴后背,它倒好,幽会周公也不叫她一声。

好累,呜,休息一下。苏凤挪到狸兔身边倚着石块,沉沉睡去,心惊胆战地身陷密洞,她压根不敢深睡,这会儿,可算能够好好补充体力。

睡梦中,她听到“哒、哒”脚步声,想掀起眼皮,奈何无论她怎么做都无计于事。

苏凰眯起凤眸上下打量苏凤,乌黑的眼眸里流转着一千种迷茫,两条浓眉泛着柔柔涟漪,肃离之中带着笑意,叫别人无法看清他的心底。

狸兔早嗅到苏凰的气味,开心地跳起,撒娇似的用脸蹭他的腿,苏凰见状,宠溺地轻抚它的绒毛,“又私自出谷,还带回陌生人,可不许有下次了。”

“呜、呜”,狸兔发出几句抗议,似乎说自己是无辜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委屈极了。

“呵~”,苏凰不由的被逗乐,“好啦,瞧你委屈的,我不说就是了。”

他随手抱起沉睡中的苏凤,低头看了眼怀里的俏丽容颜,抿唇不语,大步流星离去,根本不在乎自己的举动在正常人眼里是否令人反感或大跌眼镜。

狸兔紧随其后。

午时,山谷雾气散尽,山中美景尽现,栖息于野林的鸟儿叽叽喳喳配上山水,好一个“时鸣幽涧”。

竹屋,苏凰床上。

苏凤起身,半睁半闭着朦胧的眼,伸了个懒腰,舒服的叹息。

耶?我的手臂,好了!发生什么事了?苏凤疑惑地环视四周,惊讶地大张小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有多失态。

竹床,简易不失格调的纱帘,屋子不大,只有一张木桌,桌上放着冒热气的茶壶和倒置的几只崭新蓝色青瓷杯,以及一把竹椅。

悠悠笛声传入她的耳中,旋律高亢优美却含杂着淡淡的忧伤,是谁的笛音婉转,余音绕梁,如同天籁?

苏凤寻音而去,见到的那个场景她永生永世都忘不了。

她呆愣在原地,忘记呼吸。

好美!

但见那人身穿水蓝贴身长衣,黑发如瀑用墨蓝交替的木簪斜斜地固定,凌乱不失美感,尾部稍卷搭在他瘦弱的左肩,右边齐耳处刚刚好地垂下一缕墨发掩了他的右眸。桃花不经意地落在他的发间,指尖。

她从来没见过小孩可以这么美!更何况还是女尊国里的男孩,不都说这里的男性都很娘吗,娇滴滴的,是她看走眼了?他是她见过的男孩中最美最有魄力的一个,也是最吸引她的。

苏凰总觉得有人看他,放下手中笛子,朝着身后望却,双双视线交织,无形中各自胸口似流过一道暖流,苏凤被隐形的电流击中,她的眼里,万物失色,只剩他。

他的眼里亦剩她。

墨竹巡音
墨竹声明一下,由于墨竹平时学业繁忙,可能只有周末休息的时候才能更新,希望大家谅解。 白文脑补,凑合着看吧!墨竹说过不完美的文采,不完美的作品,墨竹会给它一个完美地结局。 有用错词错句的地方,墨竹下次会改~ 记得留言奥。下次再见!

NO.3邂逅无名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