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NO.2苏凤失踪夜

  “呜~”,苏凤艰难地掀开眼睑,不知是不是摔下来的时候蹭破眼皮还是怎么的,眼角涩涩地疼,导致眼睛无法完全睁开。

痛、痛!

苏凤只稍稍挪动下手臂,肩头就痛的像刀割,不用想就知道胳膊脱臼了。

“娘的!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呦……”苏凤咬紧牙关,攀附着身边唯一比较高的岩石起身,嘴里碎碎念道:“痛死宝宝了!”还好她命大,摔在平地上,要是不小心磕巨岩怀里,阎王大大来call,请她去凑四人麻将……想想都惊悚。

苏凤深深吸了一口气,五脏六腑疼得皱成一堆,忍住复又缓缓吐出浊气。

她周围的光线能见度很低,若不仔细看,根本啥也瞅不到。

苏凤蹙眉,一步一步向前挪,硕大密洞寂静的吓人,仅能够听得见她的急促的呼吸声。对,她很怕。

苏凤后悔没听阿奴的话,私自逃学,不然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好想温柔的父君、害羞的苏二美人、严厉却很疼她的大姐以及那个永远很啰嗦的苏老太婆。

想起从前,苏凤的眼眶不禁涌起水幕,打湿睫羽,她恨恨地抬臂猛擦一通,一不小心触及伤口,痛的她倒抽一口冷气才就此罢休。

“哭什么哭!苏凤,你丫死丢脸!星月大陆的女人脸都被你丢到太平洋去了!女人只许流血不许流泪!”

苏凤不顾身体的不适,倔强地摸索着面前的路,步履维艰。每走一步,就碰到岩壁,来来回回好几遍也没找到出口,时间过得越久,她越心灰意冷一分。

终于,她放弃了。

靠着岩石坐下,腿早已失了知觉,右臂同样麻木,现在的她无法逃出生天……换作以前,她都不一定逃的出去,更何况,现在的身子年龄不到七岁。

老天这是又在和她开玩笑?

为什么让她好好活下去就那么难,她也不乞求什么呀!只这点小要求都不行吗?还嫌她的生活不够杂不够乱么。

洞外,黑夜铺天盖地袭来,苏家堡上下笼罩着一层挥不去的阴霾,超强低气压随时随刻可能爆发。

所有堡民都收到一条劲爆消息――苏凤,苏三小姐离奇失踪!而且就在她自己家院子里!

与此同时,苏家。

阿奴和鑫单膝跪在一个约莫三十上下的女人面前,衣衫褴褛,背部因予以鞭邢而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伤痕狰狞可怖。

女人身着深黑锦缎,金丝银袖,腰系玲蓉锦,脚踏双飞月,及肩长发用一根浅白玉簪固定,耳边垂下几缕发遮住那犀利的眸子。她便是令天下恶徒闻风丧胆,百姓爱戴的苏家堡主,苏凤母亲――苏景晨。

但见其双手持于后背,横眉怒目。嘴唇紧抿,眉头几乎未松过,脸色铁青至极。

“阿奴,本座百般交代你务必看好小姐,你却将本座的话当作耳边风?!”

众所周知,堡主表面是个温润儒雅的人,实际上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不然,在这三足鼎立,风云变幻的星月大陆如何坐稳苏家堡主位置。

阿奴头发散乱,样子极其狼狈,原本清秀红润的小脸苍白的吓人,嘴角溢出血丝,相比鑫她幸运多了,鑫的年纪比她大,身子骨结实,承受能力好些,堡主赐的鞭子理所当然就多一倍。

“主人,是属下看顾小姐不周,所有罪责属下一力承担,阿奴大人年纪尚轻,请主人放过阿奴大人一马。”阿奴来不及开口,身边的鑫扯开嘶哑的嗓子说到。

阿奴伏下瘦弱的身子,额头紧贴地面,肩膀微颤,“主人,阿奴有错,与鑫无关,若非阿奴大意,小姐,小姐就不会失踪……”

苏景晨越想越生气,凤儿失踪的事传到她夫君那里,没过多久,他院子里就乱成一锅粥,寻死觅活侍童拉都拉不住,哭累了才睡去,这会儿,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她思前想后,做为一堡之主,不能徇私舞弊,属下犯错不处罚怎么服众,半晌,沉声道:“阿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话音未落,一个人影匆匆而至,“母亲,母亲,父君闹得要见你。我和二弟没法子了,请您去看看父君!”来者正是苏大小姐,苏羽华。

苏景晨不满地抬眸直视大女儿,“在属下面前如此,成何体统!叫别人看了笑话,再下次,定不饶你!”,语毕,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

苏羽华朝她离去的方向吐了吐舌,就知道父君在母亲心中最重要了,哪还会因为这件小事处罚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谨慎为好,母亲也是有底限的。

阿奴静待惩罚降临,见堡主许久没动静才敢抬起头,看到眼前站着的是苏羽华,不由呆愣几秒,很快恢复如常,“谢大小姐为阿奴解围。”语气恭敬,不缓不急。

苏羽华敛笑,神情严肃,郑重其事地告诉她,“阿奴,母亲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就算我来她都不一定会住手,可见她是有意放过你。所以,你不要怪她,三妹生死未卜,大君气极攻心,卧病在床,每件事都让她操劳。”

“阿奴知道,谢过大小姐。小姐一天未归,阿奴就寻她一天,若小姐遭遇不测,阿奴必随小姐一同上路。”从小到大,除了苏凤没有谁真正关心她,她是苏家捡来的孤儿,堡主将她送到魔炼营,接受非人的试炼,想要从万人中脱颖而出,就必须付出高昂代价。

那年,她六岁,小姐三岁。

她被魔炼营的主教打得奄奄一息,命悬一线。是小姐带她走出魔鬼地狱,脱离苦海。她的命是小姐给的,负谁绝不可负小姐!

至今为止,她都还记得初识小姐时的模样,束着孩提的毛辫,小脸又白又嫩,两只大眼睛像盛满星辰的星海,明亮而又有神,说话时嘴角冒出一对可爱小酒窝,牙齿晧白如雪,给人看了舒心。

她向她伸出尊贵的手,毫不犹豫地对她说:“走,凤儿带你回家。”阿奴哭了。

“起来吧,都回去养伤。”苏羽华暗自叹了口气,无奈地摇摇头离去。

“是!”

“是!”

阿奴与鑫异口同声。

―――――分界君飘过――――

墨渊居,门外。

“凤儿,我的孩子,呜呜……我要凤儿……”,屋内不间歇传来男子痛哭的抽噎声,一声声‘凤儿’让无脸面对夫君的苏景晨心碎,他又在哭了。

脚似灌了铅,半分移不动,抬起的右臂一次又一次在男子的抽泣中放下又执起。

不行,琪(苏凤父君,凤琪)素有心痛病,怎得这般不爱惜自己?老病再犯该如何是好,劝劝他罢。

苏景晨自我安慰许久,等到里面的声音渐小,才敢推门而入。

雕花大床上的男子见到她,情绪立刻激动起来,胸口剧烈起伏,发疯似的向她扑去,“苏景晨,你还我凤儿,要不是你对她太苛刻,凤儿怎么会逃学!”纤细的手指不由分说地抓住她的手臂,长指甲划破她表面裸露的肌肤,留下几条鲜红血痕。

“凤儿不逃学,就不会失踪在苏家堡的机关阵里,凤儿……”。

苏景晨从未见过憔悴如斯的琪,心脏如同蚂蚁啃食,她轻轻用指尖拭去他眼角的泪珠,小心翼翼地样子仿佛碰着易碎的陶瓷娃娃。

“琪,凤儿不会有事的,你相信我。身体重要,你难道忘了凤儿最不希望的就是她父君生病,要是她回来看见你病了,她会伤心,你忍心?嗯?”苏景晨耐着心思哄他,她心里明白现在说什么他都听不下去,唯有凤儿才能让他平静。

果不其然,凤琪放开撕扯她衣服的手,泪眼汪汪退开。

“你说真的?凤儿什么时候回来,我想她了……”,凤琪眼神呆滞,踉跄后退,幸得苏景晨手快及时扶稳他才没被绊倒。

凤琪挥开她的手,机械转身,声音平静地不正常,“我要好好休息,不然凤儿会怨我不照顾好自己,我要好好休息,睡醒就可以见到凤儿……”。

苏景晨静静待在离他几步选的地方,注视他落寂的背影,若有所思。

“父君,羽儿拿了您最爱吃的糕点。”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苏景晨绷紧神经,视线探向门口,见是儿子,也就没说什么。

“羽儿见过母亲。”苏羽荷莲步轻移,腰间的水墨流苏随着步伐的移动,左摇右摆,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唯美剪影。

“羽儿,照顾好你父君,为娘必须尽早找到你三妹。”苏景晨一脸倦色地走出屋内,擦肩而过的那瞬间,苏羽荷撇见母亲鬓角的一抹白,心间酸涩无比。

“母亲……”

墨竹巡音
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梦想不是吗?如果读者们也有的话,请不要轻易放弃奥,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要抓住它。 ――――留言的地方,会有墨竹专门给大家留的励志语―――― 心灵小筑:生命的美不在它的绚烂,而在它的平和;生命的动人不在它的激情,而在它的平静。 当你失落时,当你得意时,当你快乐时,当你痛苦时,请给自己找一片天空,一片宁静的天空,它会让你忘掉所有的痛苦与失意,给你带来崭新的一切。――(《宁静以致远》)

NO.2苏凤失踪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