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九章

  妻子说:“我又不是你六爸肚里的化食虫,谁知道他叫你过去是什么事。”

我说:“就是不知道,我才让你猜的。”

妻子说:“到你六爸哪里不可能是好事。只能是坏事等着你去商量。”

我说:“你难道就不朝着好处想。偏偏朝着坏处想。”

妻子说:“我不是不想朝好处想。你的六婶昨天打电话给我说:“楼梯下那个小房子,叫我们出钱买下来。当时你弟不是给我们说过,楼梯下的小房子归我们的。是因为我们没有要门面。你说你六婶他们要了门面,还想让我们掏钱买下那小房子。就是说她还可以从我们买小房的钱中得到一笔钱。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我不想与妻子再罗嗦。吃过早饭后,妻子和我一道去了我六爸的家里。

刚进门六婶说:“你们来了。你六爸在里面的房子里正等着呢。快进去吧。”

平时爱写文章的我的六爸,今天却沮丧着一个脸,躺在床上。我一看到六爸的脸色,就知道他今天找我没有什么好事。

妻子口无遮拦地说道:“六爸,你今天怎么不写文章了?”

随我们进来的六婶说道:“你六爸那里还有心思写文章,别人把他告到了法院。他的心痛病又发了,刚吃了药。就想躺在床上缓一缓气。”

我问道:“别人告我六爸什么了?看把他气成这个样子。”

六婶说:“还是那房子的事。就是说我们当时安装下水管时没有接到地面。下雨天把别人家的门冲涮坏了。”

妻子说道:“是那家人活该。要是把他家的房子冲垮了才好呢。当时我们接下水管时他死活都不让接。还把我们接到地面的下水管打断了。才造成今天下水管悬吊在半空中。真是恶人先告状。”

躺在床上的六爸好像是气已经喘匀了。说:“侄媳啊!话是这样说。但是别人把我起诉到了法院。谁是谁非总得去应对吧。”

我说:“那是当然。我们是有理在先,怕他个什么?”

六婶说:“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三家人联建的房子,可告只有你六爸一个人。这也太不合情合理了。你们是知道的你六爸有心脏病。要是他一个人出法庭。一着急病发了,那该怎么办?”

六爸对我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懂事的孩子。叫你过来就是商量此事该怎么办。”

我说:“邻居陈家是无理在先。说什么他才是被告。现在他到成了原告。我们没有告他,他还告了我们。”

六婶说:“理是这个理。但是法院也得的按照程序办事。既然陈家把你六爸给告了。你六爸就得出庭答辩。现在你六爸担心的不是出庭去答辩。他是怕他的心脏病受不了刺激。而在庭上发病。他若是病了,到时候是有理也说不清了。你六爸让你过来,一是想让你出出主意;二是想在你六爸出庭的时候你也回来到庭。”

我说:“开庭的时候我一定回来。至于出出主意。我到没有什么好主意,但是我知道,要是我们要打赢这场官司。首先要有切确的证据。”

六爸说:“要搞到证据可能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当时给我们建房的公司现在还在,但是建房的老板不在了,听说是赚了钱,到大城市去发展去了。我现在只有他的手机号。这手机号是他四年前给我们修房子时给我的。不知道还能与他联系得上不。要是给他联系得上,他就是见证陈家人把我们接到地面的下水管打断的最好见证人。还有你四爸的女儿当时也在场,她也可以作证。”

我说:“可能法院不认亲戚的证词吧。”

六婶说:“管他们认不认,有总比没有的好。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三家人联建的房子,姓陈的只起诉你的六爸。”

我说:“你不清楚,我也不清楚。”

事后,我才知道我的六爸在上高中时和姓陈是同一级的同学。而我六爸又是同一级里最出色的学生。学习成绩好,毕业后考上了北大。大学毕业后留校教书。尽管在一定的时期里受了一些挫折。但复出后升了官。并因工作的需要而出国去过很多的国家。退休后,回到了老家,又靠自己的强硬的笔杆子,写了很多的书。成了省作家协会的会员。同级的同学会每个班都邀请我六爸。唯独只要我六爸参加同学会,姓陈的这拒绝参加。姓陈的在学校就妒忌我六爸的才华。加之我六爸后来工作成绩显赫。他姓陈的一个老高中生,不仅没有工作。老了,还吃着国家给予的低保,维持着生活。为了修房子姓陈的也给我父亲要过一笔可观的钱。可能他想我六爸出过国,职务又高是很有钱的人。正好借此敲诈我六爸一笔钱。不知到最后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

第五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