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我这个人最不喜欢人的奉承。她越是这样推销自己的服装,我就是越是不想买她的。

我转身回到了小屋,把那条裤子脱了下来。穿上了我的裤子。走出去对妻子说道:“这裤子的颜色太难看了。好像还大了一些。我们到另一家去看看吧。”我把那条裤子放到了货架上,拉着妻子的手就往店门外走。

妻子和那个售货员还没有回过神来,是怎么回事。我和妻子已经离开了店子。

妻子挣脱我拉着的手说:“你犯什么神经,那裤子确实穿在你身上替好看的。你为什么就不要了。”

我说:“我最反感那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人。本来裤子穿在我身上就一般化。五十多岁的人了,怎么帅得起来。这不是在骗我们包里的钱吗?我才不愿意上当受骗。”

妻子诚心想给我买一条裤子。她被我呛了几句后,再没有进街两边的店子。一直和我沿着我们不太熟悉的街道往前步。她感到走累了才往回家的路返。

热闹的街道除了熙熙攘攘的行人,就是杂乱无序的耀眼的灯光和音箱里放出来的各种叫卖声和音乐声。我们在这种眼花缭乱和吵人的声音声中漫步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里的我,好像肚里的食子也消化了不少。肚子再没的胀痛的我鞋一脱,伸了一个懒腰就往床上倒。身体还没有着床,妻子叫道:“去把脚洗了,口涮了才上床。你在我家住还是注意一下卫生。我母亲岁数大洗被盖毯子也替累的。”

我只好乖乖地起来,到了卫生间洗涮完毕后回到了卧房,我倒在床上,蒙着被盖睡起觉来。

我被一阵吱吱的叫声吵醒。知道又是老鼠进房来骚扰我的瞌睡。我翻身起床,手里拿着一根木棍,在房里东一下,西一下地赶着老鼠。那老鼠也是在房里东一下,西一下的蹿着。我是费了好大的劲终于把老鼠赶出了门外。我又躺回到床上熄了灯睡起觉来。

我的眼睛还没有闭上,那吱吱的声音又在房里响起来。我想我就次就不起来,看你在房里怎么地捣乱。

那老鼠见没有人与它作对,在房里猖狂了起来。一下子是蹿到了柜子上,一下子是蹿到了床底下。它啃啮纸的声音、布的声音、棉的声音、木头的声音,随着它在房里的流窜响起着。我是实在是被这老鼠搅得来无法入眠了。我又拉开了电灯,翻身起床拿起了棍子,满屋子地追着老鼠转。

妻子揉着惺忪的眼睛说:“你怎么了?拿着一根棍子在房里撵什么?”

我说:“还不是撵你家里的老鼠。你家里的老鼠也太多了。赶走一只,又跑出来一只。你家里一定有鼠窝。明天叫你妈好好地把躲藏在家里的老鼠收拾一下。”

妻子“嗯”了一声,转过身去又睡着了。那晚上我是手里一直握着那根棍子,亮着灯坐在床上迷糊一宿。

第二天我一起床刚出卧室门,就被岳母撞见。说:“看你一晚上两眼就成了个熊猫眼,是不是她欺负你?”

我说:“不是,是房子里的老鼠闹得太凶了。搅得来我是一晚上也没有睡好。”

岳母说:“可能是你们住了屋子里,不经常住人。老鼠在里面安了家。等我上菜市买菜时,买几张粘鼠板回来好好地收拾一下你们房里的老鼠。”

一说道捕老鼠我一下子来了兴趣,那时在乡下自己用鼠夹的鼠笼不知捕了多少只老鼠。还剥了老鼠的皮,红烧了着吃。那细嫩的肉可解馋了。好多的下乡知青都有吃老鼠的瘾。现在只要知青一碰头说到老鼠,都说那肉可好吃了。我在家里是盼着岳母把粘鼠板早点买回来,好对家里那一窝鼠崽子下手。

买菜回来的岳母把几块粘鼠板给了我,我拿着粘鼠板就要进我们住的卧室去粘老鼠。岳母叫道我说:“看你是逮老鼠是逮上瘾了。这天都没有黑,我们人在房里进进出出的老鼠能出来吗?”

第三十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