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我一想这大白天的,家里又有人,老鼠是不会出来的。你这窝老鼠就等着吧。看我晚上怎么地收拾你们。

岳父说:“灭老鼠的事,可不能大张旗鼓。这老鼠可精了,只要一听到我们说要消灭它,它是不会轻易上当的。粘鼠板就会失去效果。”

我说:“那老鼠真地能听懂我们说的话?我在乡下就是明目张胆地逮老鼠。还次次都不落空。”

岳父说:“你在乡下逮的是野老鼠。好多都是田鼠。它们没有家鼠灵。这家鼠几乎天天都与人打交道,人说的话也就慢慢听懂了。”

我想岳父也说得有一点道理。我们说晚上逮鼠的事,就说细声细语的,恐怕躲在暗处的老鼠听到。

吃过晚饭,天终于黯淡了下来。我们住的卧室若不开灯也看不到里面的东西。逮鼠行动开始了。

我正要把粘鼠板一张一张的扯开。在扯第二张时,岳母说:“一晚上只能用一张,用多了没有作用。只要有一只老鼠被粘住,其除的老鼠会离粘鼠板远远的。再不会被粘住。这老鼠可是人精,狡猾得很。粘住的老鼠会给其它的老鼠发出信息,说,你们可不要上这粘鼠板,粘上了是扯都扯不脱。看我都被那黏糊糊的东西粘着,离都离不开这板子。”

岳母在我扯开的粘鼠板中间放了一块肉。静悄悄地放到了我们的卧室里。好戏还没的上演,我已经睡着了。

老鼠怎么出来,又怎么地被粘鼠板粘着。我是一点都不知道。但是我的睡梦里却出现了与老鼠有关的事。

在我家的新房子修好后,要过两年我才能退休。其中这两年,房子仍然地空着。没有人住的房里,老鼠成群结伴地涌进了房里。我在梦里数着,一只、两只、三只……无数只的老鼠让我数得来是口干舌燥也没有数完。房子里成了老鼠的王国。小的、瘦的、胖的让我数都数不过来。搞得我是眼花缭乱。还有一只个头肥大的老鼠龇着牙咧着嘴对我说道:你修造的房子就是我们的王宫,等你回来住时,你放在家里的所有东西,能吃的我们不客气地吃完;能拿来做窝的我们也毫不犹豫地用来建造我们生小孩子的窝。

我喃喃地对那只鼠说道:“你是它们的头,也就是这群老鼠里的王。”

那只老鼠回道:“你猜中了,可惜你知道得太晚了。你的房子也成了我的宫殿。我的臣民们也在里面生儿育女了。你要是回来敢赶我们走,我们将每人咬你一口,都把你咬得来只剩下骨头。”

老鼠正一只只地爬上我的身体,有的咬我的耳朵、我的咬我的鼻子、有的咬我的嘴巴,就是我紧闭着的眼睛,也有老鼠咬我的眼帘。我的手和脚在床上乱舞,但是老鼠一点都不胆怯,还在一只只地往的身体各部位啃咬着。我好像就要被这些老鼠吞噬了似的。我为了保命,说:“好好,我投降。房子让给你们了。”

那只指挥着老鼠不停往我身上爬的王吼道:“小的们,他残害了我们多少同伴,今天我们要为被他杀害了的兄弟报仇。吃光他的肉,然后再啃完他的骨。让他在这个世上尸骨无存。”

我对那只老鼠的王吼叫道:“你们也太霸道了,占了我的房,还要吃掉我。我要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我挥着拳向一只只涌在我身上的老鼠打去。

妻子抓住我的手,推醒我说:“睡觉都不老实,吼什么?要不是我反应快,你的拳着都差一点打在我身上。”

我迷糊地说道:“老鼠,可恶的老鼠。它们爬在我的身上吃我的肉。”

吱吱的惨叫声,妻子拉开了灯,看见了一只又肥又大的老鼠被粘在了粘鼠板上。

妻子狠狠地摇晃了我一下,说:“老鼠都粘着了。”

我被猛地摇醒,睁着一双圆圆的眼睛盯着粘在鼠板上的老鼠,说:“你还想吃我的肉、啃我的骨。等一下我要剥你皮、抽你的筋。看一看谁玩过谁。”

粘鼠板上的老鼠也在做垂死的挣扎。它除了一个头还能活动外,其余的部分都被粘得牢牢的。它抬着头,一双绝望的眼睛看着我和我的妻子。妻子看到那双眼睛湿润着泪眼,心软地对我说:“反正这老鼠也被粘上了,赶快拿出去扔了罢。”

第四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