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我一到了车上。瞌睡虫就搞得我是上下眼皮都拉不开,很快地进入了睡眠之中。

在美美地睡意里,我梦见了我拉着妻子的手,在那沟沟坎坎的山野里时儿采摘一朵迎春花,时儿把手中的迎春花扔了。又扯了一把草在手里。这山上的花草不停地在我的手中换来换去。妻子问我道:“你手中究竟是想一直拿着花,还是拿着草。”

我说:“当然是花比草好。”

那你就把手中的草丢了,一直拿着花好了。

我的梦还在继续延续下去,我真想把山上的花和草都全部采来包进我的怀里。

车子终于动了,动得是那么地缓慢。那是前面的车辆太多,一下要给对面开过来的车辆让道,一下不注意一个小汽车就挤到我们车的前面。不知就样行驶了多远,我们的车子才轻松愉快地按正常的速迅行驶起来。

妻子推了我一下,我迷迷糊糊地说:“车子动了?”

妻子说:“早动了,你的瞌睡也睡得太死了吧。车子都快要到站了,你还要满口的花啊!草啊的!你在山里呆了几十年,山上的花草你还没有看个够?要是你舍不得山里的花草,干脆你退了休就呆在山里直到死。让你的骨灰也陪着花草共生长。也就不再动脑子回老家修什么房子了。”

我说:“老婆,你把话扯到那里去了,落叶总得归根。我对生活了几十年的山里是有感情,老家终归还是我退休后的归宿。还是要回老家的。”

车子终于进站了,我提着包叫妻子赶快到售票窗口买票。

妻子拿着两张票向我走了过来。说道:“来得早,不如我们来得巧,正好有两张回老家的票。我们就不用担心在外住一晚上旅馆了。”

我也很兴奋地说:“慢赶、快赶我们终于坐上的最晚的一班车。就算回去晚了一点,总比在外边睡一晚旅馆强。”

山外的车在那柏油路面上行驶得是那样匀速而平稳,再没有山里的车那么地开得颠来簸去。坐在我旁边的妻子感到了一阵觉向她袭来。就不知不觉地闭上眼,拉伸似的睡了起来。没也睡意的我一直盯着车窗外。窗外解除了雪的束缚的耕地,在阳光下呈现着黑褐色。无数嫩绿的幼芽从褐色地泥土里钻了出来,在阳光下闪闪地发亮。几只燕子在空中穿梭,捕着飞着的小虫子。动的、静的展示了春天的勃勃生机。客车不知是什么时候回到了老家,要不是售票员问有没有在老车站下的人。我和妻子都可能坐到新车站才下车。

我从外面的景致中,看到了老车站就快到了眼前,我说道:“老车站,有人下。”同时我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妻子。

迷糊中的妻子问我道:“到什么地方了?”

我又推了她一下,说:“都到家了,你还睡什么睡?”

妻子猛的睁开了眼睛,瞪着我说:“怎么不早一点叫我?”

我说:“还早一点叫你,我都差点看外面的景色误了下车的站。”

车在老车站停了下来,我和妻子匆匆地取了行李,坐上了一辆靠过来的三轮车,我说了一声:“电影院对面的羊肉火锅店旁。”

三轮车司机应了一声:“好的!”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家门口。看到了空旷的院坝里,站着一些人。好像是围在一起谈论着什么?就是我们进去了也没有人注意到我们。

我六婶的声音吼得最大:“就壁墙要往前缩,我作不了主,因为我们修的房子是三户人联建的,得等我的侄儿回来后,与他商量了才能决定。”

我往人群里挤了进去,叫道:“六婶,我回来了。”

我的六婶说:“你回来得正好,要是再晚一步。我真的不知道就堵墙怎么办了。你的意思是同意往前缩,还是就照这样子修上去?”

在一旁争得红光满面的我的表妹也说道:“表哥你们修房子也太欺负人了。我爹爹不在了,我母亲也不在家,你们就按到我这软的捏。修房了修得来把窗子都给堵了,还要不要我们家里透光。”

我妻子说道:“大家都是一大家人,何必要为了一点小事争得来隔壁两户的都来围观,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似的。”

第二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