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吃过午饭后,我给妻子说:“我到建房工地去看一看,免得那建筑商偷工减料,把我们的房子修成豆腐渣工程。”

妻子软绵绵地对我说:“你去吧。我实在不想管你们家的事,我困了,好好在睡一个午觉。”

我出了门,顶着那火辣的太阳,向建房工地走去。没走多远我的背和头都流着汗水。特别是从我头发处溢出了汗,是一滴一滴地往下滴着。有一滴正好沿着我的额头滴进了我的右眼里,一阵刺疼从我的右眼传到了我的大脑。我赶点停在了阴凉的街边的屋檐下,从衣兜包里掏出了卫生纸,慢慢在擦着右眼。直到右眼不疼了,我又往工地赶。

一直在工地上监工的我的六婶,看着我的到来,对我说:“你来得正好,我家里有点事,你在此监着工,等我把事办完了才过来。”

六婶要走时把我拉到离工地一处稍远地方,对我耳语道:“你看着,一定要眼睛不眨地盯着他们,这样热的天,他们能偷懒就偷懒。更气的是他们和沙子和水泥的时候,根本就不按比例去和。沙子和得多,水泥和得少。这样和出的泥沙筑的房子肯定不结实。稍有地震房子就会被震塌。汶川地震,震塌了多少的豆腐渣工程建的房子,新闻在电视和报纸上你是看到的。我走后你一定要让他们按照标准和沙和水泥。”

满背都渗着汗水的六婶离开了工地。我看着六婶臃肿的背影自语道:你是瞎猫抓耗子知道什么混凝土的比例。等她远去了,我才独自坐在一处阴凉处当起了建房的监工。

中午犯困的我,坐在阴凉处就开始眯起觉来。我在迷糊中听到一个人的脚步声向我走了过来。我的瞌睡懒得让我睁开眼皮看一看走向我的是谁。依然我行我素地困我的觉。

我好像是被一只脚踹了一下,才猛地惊醒过来。“耶!老同学不认识了?”

我看着站在我面前满身都糊着水泥灰的人,揉了一下眼睛。还真是一下子想不起来站在我面前的灰人是谁。

“老同学看你这一身打扮一定是阔了。哪里还认得我这个泥瓦匠。”

他再次说话,让我从声音里听出了他是谁。“你不就是我们班上那个矮挫挫刘志刚吗?怎么一下子长得这么的高大。是不是吃了什么增长素。要是不听声音还真的不认识你。”

他一拳摞在我的身上,让我啊地叫唤了起来。“你的手怎么这么的重,好像是一拳把我摞趴似的。”我说道。

刘志刚说:“我这拳还是轻的,要是再重一下,看来你这个弱不禁风的瘦小子是承受不起的。听说你毕业后下了乡,看你现在的皮肤,哪里是下过乡的人。皮肤还是在学校时那么的白。你看我的皮肤如紫铜色。不管怎么说这就是城里人和乡下人的最大区别。你们的皮肤不管太阳怎么一晒,只要一回到城里,晒黑了的皮肤又白嫩起来。我真是羡慕你们城里人。我们修的房子是你们家的吧?不然你会大热天地在这里看着我们修房子。”

我用点头回答了他的问话。

他看了我点过头后,说:“房子是你家的,谁也抢不去。何必给小姑娘似的害羞。”

刘志刚哪里知道我心中的苦处。这修房子的钱一大半还是给别人借的,怎敢在外人面前夸海口说这房子是自己的。说不定那一天还不起钱,把修好的房子卖了还债呢。

刘志刚继续说道:“这么热的天,你躲在这阴凉处监督,是不是怕我们偷工减料?”

我脸一阵红,说不出话来。

刘志刚说:“从你的表情,我就知道你是在监督我们。”

这时我的脸不仅是红,连整个头都低了下去。

刘志刚说:“监工就监工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中学,我们学农时。学校搞什么‘五四○六’、‘青虫菌’你就当着监工。让我们做这样,那样做恐怕我们把事情做错了是的。你还知不知道,有一次晚上你回家去了,让我一个人守着菌种,你走时对我说‘菌种的培养要如何地保温,让我房子里冷了就要升煤炉子。当房里温度下降后,我赶快地升起了炉子。我自己在那门窗封闭着的房子里,升起的炉子二氧化氮越来越多,我感到了一阵窒息,晕了过去。还好我倒下的方向正朝着门,重重的身体把门撞了开。我在迷迷糊糊中闻到了新鲜的空气。正好有一个老师起来上厕所,把我扶了起来放到了床上。然后把门窗全部打开。要不然我就死在了那房里。你的罪过这大了。”

第二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