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我赶快回到家里找充电器。我是包里翻、床上找,把整个屋子都几乎寻遍了。搞得来是满头大汗,也没有找到充电器。进来的妻子对我说:“你也不用找,一定是你回老家时忘记了带充电器。先拿我的手机给你弟打吧。”

我接过妻子手中的手机,正准备给我弟拔号。好像是脑筋短了路,就是想不起我弟弟的手机号了。我的头脑里是翻来覆去的想都是一片模糊。好像是那几个数,又好像是另外的几个数。

站在一旁的妻子问我道:“手机在你的手里,你怎么不给你弟弟拔呀?”

我是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的大脑一下子蒙了,记不起来我弟弟的手机号码是那几位数。”

我妻子说:“说你是蠢猪,你的脑袋还真成了蠢猪的脑袋。我的手机里存得有你弟弟的手机号码。你在我存的联系人里翻找一下,不就找到你弟弟的手机号了吗。”

在妻子的引导下,我很快地在她手机存的联系人号码里找到了我弟弟的手机号码,并拔了出去。我手中的手机响了几声嘟……嘟声后,传来了我弟弟的声音:“哥,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回道:“不是老房子已经开始重修了吗,过去的老房产证你在清理父亲的遗物时看到过没有?”

弟弟回道:“当时父亲走时也没有交代,我找一下。找到后我给你去电话。”随之电话断了。

我看着手中的手机是一脸的茫然。

妻子问我:“你拿着手机发什么呆?”

我说:“房产证我弟弟也不知道父亲放在什么地方。他说等他找到后打电话给我。我也不知道他是否诚心地去找,要是他不诚心地找,谁都知道一人放的东西,十人都难寻。加之父亲在地下骨头都成了灰,要是他找不到问谁去?”

岳母在一旁说道:“不会你父亲死前带在了身上,死后随着火化了。”

我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父亲死后是我和弟弟给他重新穿的一套寿衣。从他身上换下来的旧衣服,我和弟弟是每件都翻看后才随之焚烧的。不要说是一本房产证了,就是一根针那样小的东西也不可能烧给父亲。”

岳母说:“这么说房产证肯定在你父亲住过了房间里。”

我说:“房产证肯定无疑地在父亲住过的房间里。但是我父亲受好收藏书籍,他收藏的书在他的房子堆得小山似的。若他把房产证夹到了某一本书里,要把那些书一本一本的翻完,等于是海底捞针,那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了。要是我弟弟没有耐心去翻那么多的书,要找到房产证就难了。”

妻子说:“那你不能傻等着,你亲自回家去翻呀。”

我说:“我回家去翻恐怕不好吧。当时父亲在的时候,就基本上把家里的东西给我和弟弟分了,我要他收藏的邮票,弟弟要他收藏的书。这事,我家的亲戚们都知道。我贸然回去翻父亲给我弟的书,我弟肯定会多心的。既然我弟弟已经答应给我找,那只有耐心地等待了。”

我把抱在胸前的双手向两边一摊,在妻子面前显出了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看到妻子的嘴唇一动,好像似要开腔说,世上真地找不到你这样的傻蛋。让你回家找房产证都怕你的弟弟多心。要是你真地怕伤害到你的弟弟的话,你那房产证干脆就不要找了。

可惜的是,妻子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我揣在衣服兜里的手机响了。

我很快地从衣服兜里掏出手机,一看显示是我弟来的。我迅速地按了接听键,手机里传送着我弟弟的声音:“哥,你要的房产证找到了。是我给你送来,还是你自己来取?”

我对着手机回道:“就不麻烦你了,我自己亲自过来取。”

说完我挂断了手机,刚要出门,妻子说:“你回来我去取。”

我对妻子说:“你去取就你去取。我才不愿意看到我弟时,那种浑身地不自在。”

看来我是犟不过我妻子,她想要办的事,就是要刨根问底地干下去。我叹道:“唉!”刚熄灭了的战火,又将被五婶的闲言碎语挑起来。要是我妻子也站出来阻止修房,事情就不太好。两家同意,两家反对。这房子又修不下去了。

走得腰酸腿疼的我,躺在沙发上就想睡觉。妻子出门后,把门甩得脆声声地响。好像这关门的声音在向我示威似的,等我拿回房产证后才跟你说道说道。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