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我对妻子说道:“就算不是我家的狗狗屙的屎。但这屙屎的狗也跟我家的狗狗脱不了干系。你喂的狗狗是一只母狗,也太过于风流了,只要一发情,附近的公狗那只不往我们家来。你不让它们进门,它们就整天地守在门口。屎尿都屙在门口。特别是屙的尿,那一股股的骚臭味真让人难受。”

要不是住在我们二楼的张师傅下楼来,对我说:“一大早就踩着了狗屎。今天一定要走狗屎运。要是真的走了运,发了财可不要忘了我张师傅。”

幽默的张师傅让我打消了再与我妻子的争执。把右脚上踩的狗屎在路边的草丛里来回的跐了跐。生长得茂盛的草,被我来回的踩踏得来弯下了腰。草尖上那些在夜晚攒积的晶莹剔透的露珠滴滴地掉在了泥土上。好像是在哭述我对它们的蹂躏。我那有心情理那草的痛苦,我还觉得自己的脚跐得还不够重,心中积压的火全部发在了脚下的草丛上。等右脚上踩的狗屎全部跐在了草上后,我才迈着双脚去上班了。

张师傅看着我的背影说:“这草看是被小李子踩踏了。也算他给草施了一次肥,来年那丛草一定长得比今年还茂密。”

我的妻子说:“这草都被踩得来蔫汤寡气了,明年还能长得好?”

张师傅说:“这草啊!只要根还在,不要说它的叶子被踩踏了,就是野火都烧不尽,等到春风一吹它会葳蕤地生长。在加上狗屎滋润会长得比今年好。”

张师傅的话其实是在宽我妻子的心,不让我人妻子看到被我踩蔫了的草而伤心。

尽管我离开了家门,但张师傅的话随着风还是传进了我的耳朵里。让我感到自己对地上长的草泄愤,实在有点羞愧。我匆匆地赶快迈步尽快离开能听到他们两的对话区域内。

我上班后还真地发了一点狗屎运。这个月的奖金比上月多了几百元钱。拿到钱的我一下子感到钱在我的手里显得重了一些、沉了一些。说白了都是我对钱太敏感了的过。

回到家里,妻子看到我脸上挂着的笑容。对我说道:“一定是逢上了什么喜事了?”

我说:“也没有什么大喜事,就是这个月多发了几百元的奖金。这几百元对于修老家的房子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

妻子说:“有几百元,总比没有的好。我们攒一点、算一点。”

我对妻子说:“照这样攒下去,要攒到猴年马月。何时才是一个头。到时候红花菜都凉了。搞得不好房子又让给别人去修了。”

妻子说:“你急有什么用,急得你嘴唇上都长了泡,钱借到了吗?天上不会随便给你掉馅饼的。办法还得自己想。”

我对妻子说:“我是天天在想,做梦也在想。想到了亲戚、又想到朋友。他们好像在我的大脑中像过山车似的,还是想不到一个能一下子借那么多钱给我们的人。你家亲戚也多,你心中有没有数找到一个能借那么多钱给我们的主?”

妻子对我说:“我只能告诉你,我给人借钱的事是有一点眉目了。我不想多早地告诉你,是怕一但借不到钱,那就会失望太大了。搞到最后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丢了脸面。”

我对妻子说:“有点眉目,总比一点眉目都没有的好。至少我们能看到了一点希望。”

等我们好不容易东拼西凑把修房子的钱攒齐,已经是又一年的春天,山里吹着一阵阵的春风,草和树木在暖阳阳的天气和雨水的滋润下,满山遍野从嫩黄到嫩绿最后变得翠绿起来。妻子说:“这样的天气回家修房子不冷不热正合适。”

我说:“但愿我们心想事成,马到成功。”

我和妻子带着我们好不容易凑齐的钱回老家。我们回家正好遇到是清明节。下车后我给妻子说:“我们先不回家,到祖坟上去祭拜后才回去。”

妻子问我:“我们回家修房子,为什么先要去祭祀你们家的老祖宗?”

我回妻子道:“要不是我们家的老祖宗地下有知,我们那有机会回老家修房子。要是我父亲还在,我们想回家修房子连边都沾不上。你也清楚,我们家的老房子已经拆了将近十多年了,正因为我们父亲他们几弟兄,为了争门面,吵了、骂了、政府也派人调解依然解决不了问题。那块拆了房的地,草都长了一人高,依然空在哪里。是老祖宗开了眼让我的父亲过早地离开了人世。才把修房子的事传给了我。你说该不该去祭拜一下老祖宗?我们去祭拜老祖宗的主要目的是弭灾、求福、报谢。也保佑我们早日修好房。”

妻子说:“既然你认为是你的老祖宗在保佑着你,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妻子和我在路边的小摊子上买了鞭炮、纸钱、香、蜡烛。一道向坟山走去。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