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妻子一提到要用钱的事,又触动了我那根敏感的神经。好像是我们家里与钱过不去是的。我狠狠地把怀里的狗放到了地上。突然被我放到地上的狗,一下子狂叫了起来。我伸出右脚向狗踢过去,我的妻子用身体拦在了狗的面前,吼我道:“狗惹你什么了?你这样狠地想踢它。”

我也吼叫道:“不是狗惹我,是我一提到钱的事我就心烦。你想一想修老房子需要的钱还没有着落。就不省心的儿子有来要钱。他个人在CD打工挣的钱还不够自己花,还要来刮父母的油水。真是气死人了。”

妻子见我发脾气,温和地说道:“要是儿子当时考大学有出息,也不至于考一个专科。本科生出来都不好找工作,一个专科生能找到什么象样的工作。他找到的工作,一个月能挣多少钱?你应该是清楚的,我们那一个月不帮补他。我们不帮补他,他怎么能在CD生活下去。你在家里呆着,我到电信局去把话费给他充了。”妻子说完话,扭着一个屁股就出了门。狗也跟在她的脚后出去了。”

独自呆在房里的我,才真正的感到无聊和寂寞。

越无聊,越寂寞,后院树上的知了声还一阵接一阵地嘶啦地叫着。就枯燥的叫声好像就是和我过不去似的。一只停了,另一只接着又叫起来。叫得我是心烦意乱。我的烦恼情绪也随着知了的叫声此起彼伏。

给儿子充完话费的妻子回到家里,看到我无精打采的样子,懒得理我,坐在外面的房子里,自己欣赏起电视节目。

我从里边的房里出来,问妻子道:“你给你家兄弟、姐妹借钱有没有着落?”

我妻子回我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这不是天天守着电话吗,等着他们的回话。要是你嫌慢,你家里有钱的人有的是,你怎么不向他们借?”

我反问妻子道:“向谁借,谁能借给我?”

妻子说:“你家的六爸听人说,是很我钱的。他在香港一呆就是八年。八年他都是领的双工资。还经常到美国、日本、苏联、挪威等国家专们搞的是采购石油的钻探设备,就算是没有搞到大钱,总也搞到一些小钱了吧。听说他回家乡,给母校一捐就是二十多万,还给一家公司投资了一百多万,他这样有钱的人,你难道给他借十多万,能拿不出手吗?”

我对妻子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人人都说我六爸搞到了钱。但他亲自告诉我,不要看自己到国外周游了一圈,看到了和听到的确实比一些人见识多。别人出国是为了搞钱,我出国是为了给国家争光。我不像别人说的一样,搞到了钱。我退休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我所见所闻写成书,让世人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妻子呀!六爸都这样说了,我还好开口给他借钱吗?算了吧,还是你给你们家的兄弟、姐妹借吧。”

我的妻子把双眼斜视了我一下,说:“我早就知道你是一个窝囊废,能把什么事情做得好。要是你能把钱借到,我手板心给你煎鱼吃。你看你没有愁几天,嘴唇上就长满了泡泡,还不冲一点蜂蜜水喝,降一降心火。”

妻子很快地冲好了一杯蜂蜜水,端到了我的面前。并命令我道:“还不赶快把蜂蜜水喝了。”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