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桃妖景等于桃妖精

  呼喊声渐近。

骆含烟刚想回应突然间反应过来,眼前两个人的样子都十分狼狈,看看浑身湿答答衣服还解开了露出强壮胸膛的男人,在看看自己同样的一身湿。

在古代的这样封建社会,孤男寡女单独待在一块已经是很让人非议了,要是让他们看到自己和这人这副模样待在一起估计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骆含烟不愿多生枝节,赶在他们来到前拉住男人,“你身上难受吧?我们找个地方生火烘干一下衣服。”

男人虽然失忆了但人可不傻,漂亮的桃花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他也听到了村民喊人的声音,“好像有人来了,听声音是来找人的,我问问看他们认不认识我。”

她转了转眼睛,拧起眉头道,“你没听见他们喊的是姐姐和丫头么?”

“说不定是来找你的。”男人低头看着身边的小丫头说道。

这还真让他猜对了,呼唤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骆含烟二话不说赶忙拉着他往旁边一人高的草丛里面躲去。

这拉他的动作让男人下意识地皱眉往外挣了挣,骆含烟回头警告地瞪了他一眼。

男人一愣,看着这都没他肩膀高的小姑娘居然敢凶他,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下随她拉着自己的胳膊跟着人躲到了草丛后面。

那群村民们很快便找到了刚才他们站的地方,骆霖的小脸上还挂着泪跑到河边四下张望着,看着平静湍急的河流上没有半个人影,登时就愣住了。

他姐姐呢?骆霖脸上露出了恐慌的表情地往沿着河岸边跑边喊,“姐姐!姐姐!你在哪呢?”

见河里没人,河岸上也没有人,大家找了一圈后互相看了眼,心里都有了不好的猜测纷纷停了下来聚在一起看着这条河。

只有骆霖还扯着嗓子拼命喊着,骆含烟躲在草丛后面看到了骆霖又急又怕的样子顿时满脸心疼,但现在她又不能跑出去告诉骆霖自己没事,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跟他道歉,霖儿对不起,姐姐让你担心了。

看到她的表情,男人不用猜也知道哪些人肯定是来找她的,却不知道为什么她要拉着自己躲在这里。

骆含烟要是知道他的想法肯定要翻白眼,若不是因为捡到他,她现在也不必躲着别人。

骆霖喊了对着河里喊了老半天依然不见骆含烟的身影,顿时急了二话不说就要往河里冲。

草丛后面的骆含烟见到这一幕惊得站起身,男人眼疾手快地将她扯坐下来。

他的手压在骆含烟肩膀上,她挣扎不开低声怒道,“放开我!”

“别急,你看。”男人清朗的声音示意她往河边看去。

村民注意力都被骆霖的作为吸引了去赶忙跑上前拉住他,没人注意到不远的草丛里出现的动静。

“骆霖!你别激动!别激动!”

“你小子别闹!这水深着呢。”

骆霖哭着喊,“我姐姐不见了,她一定是沉到水里我要去把她救上来。”

后面的几个村民互视了眼,其中一个机敏地哄骗起骆霖道,“你别急,这水比较急你姐姐可能是被冲到下游去了,我们往下面去找找。”

“真的吗?”骆霖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愣愣地问。

“真的,叔有经验咱们往下找找说不定她被冲到下面去了。”村民继续哄道。

骆霖的神色一振,连忙拉着这个村民的手焦急道:“王大叔!那你快带我去下游找找!快走快走!”

王大叔想那丫头估计是凶多吉少了,一边安慰着骆霖一边悄声对其中一个村民道,“快去骆丫头家里喊喊她家大人。”

“王大叔,快走啊!”

“走走走!咱们赶紧去下游看看。”

见他们哄骗着骆霖离开后,骆含烟才松了口气从草丛后面站起身。

男人也跟着站起来颇为不解,“那小男孩就是来找你的吧?为什么要躲着他?”

“因为我跟你这样待在一块,不合适让他们看到。”骆含烟指了指他再指指自己,他们这副样子要是被那些村民看到,自己不仅名声会败坏掉并且还会连累沈妙云和骆霖。

她扶额微微苦笑,这也是入乡随俗了吧,来到古代行事不可能再像现在一样随意了。

既然那些村民走了,那么她也可以离开了,骆含烟站起对男人道:“那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男人拉住她,一挑眉:“你不是说要找个地方烘干衣服么?”

骆含烟看着他无辜的眼眸,沉默了片刻说不出来拒绝的话,只好道,“我们找个地方生火。”

两人摸索着在旁边的小山下找到一个山洞,骆含烟和他捡了些木材抱进山洞里但是两人身上都没有起火工具。

一时间骆含烟看着地上的树枝无措起来,难道要用钻磨起火的方式点火么?她试探着拿起两根木枝交叉搓着,搓了老半天都没有火苗出现。

她气妥地看着手中的木枝,男人忍着笑将树枝从她手中接了过去,捡起地上的两块石头将木枝放在石头中间,两手上下一将石头一搓,两三次后小小的火苗便冒了出来。

在骆含烟惊叹的同时,男人折过旁边的小细树枝慢慢地叠放在起火的那根木枝旁边,随着一阵烟雾冒出来,小火苗也跟慢慢燃了起来。

随着男人慢慢地添加树枝,这堆火也越燃越旺,最终燃成了个小火堆。

他将上衣脱了下来,棱角分明的俊美面孔精壮的胸膛,黑色的长发干了后散在身后,他盘腿坐着,一双妖冶的桃花眼专注地看着地上的火堆。

男人眼风旁边一扫,见她呆呆地看着自己于是勾起唇角笑问道,“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抬手按了按头,男人闭上眼眉心渐拢,“我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看来是真的失忆了啊,骆含烟抬头拢了拢耳边落下来得头发,伸手靠近火堆。

这时男人忽然睁开提醒她道,“姑娘,手不要靠太近会被火舌舔伤的。”

听到这声提醒骆含烟将手收回来了点,在心底默默地琢磨着他的身份,看起来似乎蛮有野外生存的经验的?他会是什么人?

目光落到他的的手掌上,白皙平整的手心,右手手掌心有着些许茧子,身上的皮肤也是很好,小麦色的胸膛肌肉光滑细腻,无论是长相还是他身上穿的这衣服都跟这山村的人有着天壤之别。

骆含烟一边烤火一边想着,不怎么就将他和自己的桃花联想到了一起,仔细一看他还真像桃花精,妖孽一样的男人。

抬头看他,骆含烟出声问道:“你不记得自己叫什么名字吗?”

“不记得了。”

“那我不能总喊你喂吧,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骆含烟眼中闪着狡黠地说道,“叫你桃妖景如何?”

桃妖景,桃妖精,骆含烟恶作剧地想取了个这样名字,不知道他接不接受。

男人默念了下,“桃妖景?”

她忙不拾迭地点头,努力推荐着,“嗯嗯,不错吧很符合你的气质,就叫你桃妖景可好?”骆含烟状似十分诚恳地说着,但小狐狸似的眼睛却滴溜溜地转着,叫人一看便知她恶作剧的念头。

不过桃妖景没看到,低头思考了片刻竟然没有拒绝点了点头,还朝她清浅一笑道,“就叫这个名字吧。”

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既然还有人给他取个名也是不错的。

桃妖景这样想着,疲惫涌了上来他靠着山壁闭上眼打算休息一会儿。

骆含烟身上的衣服烤了半干之后抬头见他靠着山壁闭眼休息,目光落在他身上的伤口忽然一愣,这家伙身上的伤还没处理现下她身边也没有什么药材可以帮他。

思考片刻骆含烟忽然想起也可以在桃花坞地种点治利于止血恢复伤口的伤药,按时间算现在种下去到明天就能收成了,到时候就算桃妖景用不上,她可以先收着备用,或者有机会就卖到药铺里去。

想到便行动,她按着脖子上的桃花印默念着进入了桃花坞,但进来后她有点茫然了,要怎么种地?周围连工具都没有。

还是得求助那个小精灵,骆含烟跑到小木屋找它,这回不忘了敲门了,“可米,可米,你快出来。”

“丑丫头你又有什么事!”随着不耐烦的声音传来,小木屋的门也跟着打开了挥着小翅膀的可米揉着眼打了个哈欠不满地看着骆含烟。

“乖可米别生气!我是来找你请教怎么在桃花坞种地的。”骆含烟双手合十笑眯眯地看着可米又开始卖萌。

可米挥着小翅膀出来,懒懒道,“还不算太蠢,跟我来吧。”

骆含烟跟在它身后来到一块石壁面前,这块石壁非常奇特,横躺在错杂交织的干净没有杂枝和泥土的桃树根间,仿佛就是镶在其中般它身上有着花岗石般漂亮的纹理和如镜子般光滑的表面。

可米让开身,对她道,“过来。”

她乖乖地听话上前,可米开始教她怎么使用这石壁。

2984256766
哈哈哈,桃妖精···

第十二章 桃妖景等于桃妖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