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与死了没什么两样

  溪蛮抬起头,用自己亮晶晶的杏眼望着和笙的脸,她竟觉得和笙好像变了一个人。

之前的他,话少,还总是板着他的冰山脸,从不与溪蛮开玩笑,但如今好像真的变了个人似得。可溪蛮没问他什么,而是默默把秘密埋藏到肚子里。

溪蛮正安静的躺在和笙身上,本想歇息一会,但两个身穿黑衣的冷面男女,提着带血的尖刀走了进来。之后,其中一个高高束起青丝的女人走到和笙身边说:“魔君,沁心阁那边又出事了。”

只见和笙皱皱眉头,说:“我马上过去。”

溪蛮摁着和笙从他身上站起来,问和笙:“怎么了?”

和笙摇摇头,看了一眼溪蛮,说:“没事,和悦那边的事,你先歇着,我晚上回来。”

溪蛮踮着脚踩着和笙的衣服,撅了撅嘴,说:“好吧,你去吧。”

和笙点点头,站起身,与那两人一同踏出大门。和笙一身墨蓝色的长袍,在风中抖了抖。

沁心阁

“你们放开我!”披着浅绿色外衣的和悦,被绑在沁心阁的一个内室。他平时总是整齐的披肩青丝,被汗水凌乱地黏在他额头上,身上各处都是淡紫色的淤青,两眼暗淡无神。

和笙推开内室的门,被绑起来的和悦立马把目光投在和笙身上,满怀期望地说:“哥,你来了,快让那群傻子把我放开!”

和笙没说话,而是几步走到他身边,看了几眼,对一旁的侍女说:“解开吧,他没事了。”

那几个侍女点了点头,就把和悦放开了。松绑的和悦拽好自己披着的外袍,直接带着哭腔说:“哥,为什么?为什么。”

和笙并不是冷血无情,他闭了闭眼睛,对和悦说:“和悦,自己...控制好自己,别被这断迷花折磨成这般疯魔样。”

断迷花是和悦长期服用的药,这药是给他续命的,至少让他看上去面色没那么苍白,再多活上几年。但这药有利有弊,服用后,便会有一段时间像疯了般,头痛的会要死要活,而且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断地,不断地撑开挣脱束缚自己的绳子。但如果不将他绑上,怕是会出事。

和悦几乎两天一服,每次都闹得他都折了自己半条命似得。但这药,是和笙用了十年从厐淮谷找出来的,可能也是和悦唯一能当做求命稻草的东西。

“哥,我不想在吃了,我不想用药续命,死就死了吧,总比受这折磨强。”

“你怎可这般轻生?你应该明白这是为你好。”

“我知道,哥。我也知道我没多少年活头,如今这般,与死了没什么两样。”

“好了,不管怎样,你都得吃。”

和笙说完,便不想与他置气,转过身走了。

和悦一下子瘫在椅子上,望着和笙离去的说了声:“哥,谢谢。”

第二十九章 与死了没什么两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