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两朵白花

  那个叫荼蘼的女子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凄凉之色。

一曲过后,那女子抱着怀中的琵琶走下台子,裙子短的很,走动时露出白暂的脚踝,还有一对绣着荼蘼花的玉鞋。

荼蘼从台子下来后,就朝溪蛮的位置走去。溪蛮看着缓缓靠近的荼蘼,皱了皱眉,收回思路,谨慎的看着她。

“奴家参见帝君的未婚妻,参见阁主。”那女子对溪蛮和和悦行了个礼,用自己好听的声音说。

溪蛮看着荼蘼毕恭毕敬的样子,说:“起来吧。”

“是。”

和悦盯着那女子,瞬间换了一副脸。满脸笑容地走向她,拍着她的肩膀,打趣道:“荼蘼,你可蛮听我未来嫂子的话啊!”

“您快别取笑奴家了!”荼蘼说着,用怀中的琵琶遮住了半边脸。

溪蛮对荼蘼没什么兴趣,便转身要走了。但那荼蘼却几步走上前,和溪蛮说:“未来魔后,恕小女子无礼......”

溪蛮的性子,那就是对自己喜欢的人好,不喜欢的人就用一句话快点了了这段对话。

“我要是不恕呢?”

“这......”那荼蘼脸上掠过一丝慌忙之色,她在沁心阁呆这么久,还从来没见过说话这么直接的人。

溪蛮看了一眼面带尴尬却还陪着笑脸的荼蘼,好生不惯!她对这卖、笑生意的女人倒是没什么兴趣。但那荼蘼好像看出来溪蛮的意思了,急忙说了一句。

“未来魔后不知,奴家只在这里卖唱,不...不卖、身的!”

虽这荼蘼脑瓜子灵敏,但溪蛮依旧直来直往,不留那些所谓的情面,直接甩着脸走了。那女子也待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知说什么。

厢房内

和笙看着推门而进的溪蛮,又扬手扫了下桌上早已摆满但用法力支撑着热量的菜,慵懒的说了句:“菜齐了,吃吧。”

“嗯,真不好意思让你等了这么久。”

和笙摇摇头:“没事,吃吧,天都晚了。”

溪蛮坐下,夹了两口菜,说:“你弟弟,真是天生绝脉吗?”

和笙皱了皱眉,说:“他都跟你说了?”

“嗯,他倒是蛮可怜的。”

“呵,这种事,以后还是别提了,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若他在人间多留几丝执念,没准能多活几年。”

“为什么这么说?”溪蛮问。

“没有为什么,这些都是我父皇一手造的孽。”

“他不是你亲弟弟吗,你怎......”

和笙打断了溪蛮的话,说:“吃完了?回去吧。”

溪蛮看了看已经站起身的和笙,放下手中的筷子,跟着他站起来。和笙今日竟没看几眼溪蛮,就直接推开门走了。溪蛮在后面提着裙子抱怨着,她也明白,这和悦的身世定有古怪,不然和笙不会性行大变。

夜晚了,也渐渐凉下来了,夜色中,一直追和笙的溪蛮,穿着单薄的衣衫,那脚下追逐和笙的步伐又急的生风。但和笙的脚步却从未慢下来过,溪蛮也一赌气,便直接不追了,看着面前飞舞的白衣渐行渐远,倒没什么可追的了。

那院墙的一角,两朵白花,也越开,离得越远了。

第二十五章 两朵白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