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冷暖本自知

  “救救我朋友。”

季傲轩抬着头望着那女子,难得的点了点头,便跟着那女子来到了个简陋的客栈。

一浑身带血,疼的颤抖的女人躺在粗糙的床褥上。

季傲轩有些感兴趣,饶有兴味地看着那女人,猜想着发生了什么。

“你快点!”那异服女子用奇怪的口音嚷了一声,季傲轩哼了一声,才开始仔细检查那女人胸口处的伤。

季傲轩轻轻的拨弄一下伤口,想看看内况如何,那女人也轻哼一声。季傲轩撤回沾满血的手,便让那女子出去。

那女子并没有照办,季傲轩也不管了,就直接用剪子把那伤口旁的衣服通通剪掉。

那女子想阻止,咦咦呜呜的说了一通。季傲轩却一字一句地说:“想活命,听我的。”

离殇宫

和笙侧卧在床上,身边缠着几个妖娆的女人,却不像平日一样对那些女人,而是自顾自喝着酒。

那酒杯一下又一下被灌满,又一下又一下被喝掉。

和笙把自己手里的酒杯放在一旁,那些女人劝他早些休息,和笙却还是一声不吭地坐在那。

有个平日得宠的姬妾扭着身子趴在和笙背上,用几根手指拨弄着和笙微敞的里衫。

和笙看了那女人一眼,也不说什么,就随那女人去吧。

那女人看和笙不说话,就更加变本加厉,一下解开了和笙的里衫。之后便解开自己薄纱似的裹胸……

和笙却一把拥开了那半裸的女人,怒斥一声:

“滚。”

那女子吓得抱起衣服就连忙退下,这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今日又是怎么了?那女子也不敢想了,便连忙回到自己房中。

和笙叫其余的女子退下后,就平躺在金丝床上,把那女子刚刚拨弄的里衫几下撕成碎片,之后连被子也没有盖,那样躺在床上。

疑问着:为何如此放不下,明没有爱意之心,却被这小女子折磨的如此痛苦。当真是日久生情吗?那也不是,此时,和笙倒也弄不明白这情了。

和笙觉得自己疲了,便想歇息了。他也不知道当初自己为何会问溪蛮,可能是藏不住了,说出了痛快?好像也不痛快吧。

第二天清早,和笙对谁那些侍从说,他要去人界一趟。

和笙一挥袖子,便来到了人界,他认为溪蛮被下了无心咒跑不了的,但只是他认为。

他整整褶皱的衣角,就直径向皇宫走去了。

那皇宫暗红的大门,也不知是多少幽怨压制着,和笙玄步迈,径直飞进了皇宫。不过这一跃,可把那些侍卫宫女吓坏了,都纷纷叫喊,除了这钩心斗角的宫斗,别的他们也没见识。

皇宫依旧是老样子,虽深渊般的冷清,也挡不住那冠冕堂皇的艳丽。只不过那宫里,和笙察觉到,有股从未有过的异香。

和笙进去没几步,就有一个长得较中的男人,身着龙袍。

“魔君今日倒是有雅兴啊,可这突降皇宫,朕都没来得及迎接啊。”

“这些玩笑话就别说了,去大殿。”

第十四章 冷暖本自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