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人冷了心寒了

  溪蛮乐声微微有些颤抖,她的眼泪也颤颤落下。溪蛮放下折水埙,低头默念:“所有的人都是为了折水埙,没想到的,想到的,都是。”

溪蛮觉得自己心口突然有些绞痛,便用力捂住,之后抬头,望见了云端处的和笙。她又笑了笑,这次,是自嘲。

和笙看着溪蛮的自嘲,他不觉得是自嘲,是悲伤。和笙化作团烟雾,又在溪蛮面前出现。

溪蛮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是问他为什么要骗我还是什么。她想说,可说不出口。就在嘴边,死活说不出去。

可能问清了,心里能求图个痛快。

最怕的,就是她不求。

怕什么,来什么。

溪蛮看了他几眼,就转身要走,和笙一把抓住她,却也什么都说不出。

和笙不知为何,说不出那些我就是在利用你、人走,物留下那类话,那既说不出,还不如挽留。

“溪蛮,对不起。”

溪蛮不动声色,和笙心里拧成一团,那些平日里可以随随便便对那些利用过后的人说的话,如今却卡在嘴边。

“溪蛮。”

“还望魔君抹了这无心咒,至于折水埙,我不会给你,折水埙早已与我融为一体,魔君想拿,不妨试试,看看折水怎么扰乱三界。”

“我,不拿了。”

和笙衣袖中的手,紧紧地握着,他从未想过放弃去拿折水埙,但现在,他却因为眼前的人儿。抹了这个想法。

“那魔君既不想拿了,还困着溪蛮作甚?”

“你留下吧。”

“溪蛮确实没想过魔君您是这等人,所以日无防备,若魔君动以情之,还望魔君早日醒来。”

这一声一声魔君,像用刀子一样刻在和笙心里。此时的魔君,正是疏远二人关系的最好的工具。

溪蛮心里也不好受,平日里很信任的人,却在这时明白是利用,疏远为最好。

溪蛮不懂情,她只是觉得自己之前经历过的是一场梦,醒了就醒了,毕竟她也不爱。梦要醒了,总靠一句来打破。

“魔君,溪蛮话毒了,刚刚还想着魔君的错,当初溪蛮与魔君来,不也是为了作伴吗,这也应该也算利用。若溪蛮说的不对,魔君也尽管说好了。”

“定……要这么说吗?”

“溪蛮数日劳烦魔君数日之余,还望魔君见谅。”

溪蛮说完了,就转身走了。

和笙没有去追,去拦。却也不知,溪蛮知道那些所谓谎言的真相是又有多么伤心。

虽溪蛮不对和笙动情,但这种信任后的伤心,更伤心。

德行医馆

季傲轩还是歪躺在椅子上,不知为何那小丫头近日都没来,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老气横秋地说:“唉唉唉,这人怎么都这么不讲信用呢,说好的找我玩的。”

一异服着身的带着面纱的女子破门而入,一股异香也铺面而来。

第十三章 人冷了心寒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