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折水埙在你那?

  溪蛮看着金纱帐上的污血,心中的歉意又奔发出来,那泪水从眼眶里一滴一滴滑下,砸在理石地上。

“别哭。”一个虚弱无力的声音飘进了溪蛮的耳朵里,溪蛮听见后,立刻掀开纱帐,摊在和笙面前哭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和笙呜呜呜。”

和笙勉强支出了个微笑,轻声说道:“真傻,我没事,别哭了,你知道你一梨花带雨地哭,我看着有多心疼吗?”

溪蛮抬起头抽泣了几下,说:“你都这样了,还有心思说这些调戏女人的话。”

和笙用力抬起手,摸了摸溪蛮的额头,说:“端卿,此时被送进锁魂牢了吧,如果是,就传我旨意,把他拥入凡尘便可。”

溪蛮扯了扯他的衣袖,带着哭腔说:“你不杀了他吗?”

“杀?那样他死的太痛快。我会叫司命,把他凡尘的日子动动手脚的。”

“这做法好生毒辣。”话毕,溪蛮轻轻掐了下和笙。

溪蛮坐在和笙床边,仔细的看着他的轮廓,总感觉这轮廓是多么熟悉。但她微微笑了下,一起相处久了,当然熟悉了。

那略带沙哑的声音,从溪蛮耳边传来:“溪蛮,我想问你一件事。”

和笙又皱起了眉头,他觉得自己活了几千年也没这么纠结过,他或许说出来,自己图个痛快,或许不说。半晌,他还是再次启唇。

“折水埙在你手里吧?”

溪蛮听了此话,微微颤了一颤,道:“没想你也是为这而来。”

溪蛮说完此话,就站了起来,留给和笙一个苦笑,那对和笙来说,便是嘲笑。

和笙看着溪蛮越来越微弱的背影,没有追,没有喊。他明白自己那些所谓的假扮未婚妻,带溪蛮回自己府上,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得到折水埙。

折水埙是七大法器之一,十大法器之首就是和笙手中的断魂扇,话说只要得到断魂扇、折水埙、恋绊镯、无汐带、怨愁剑、流光刃、羁念琴,就能一统三界。和笙这人,贪,贪,贪。宁负天下人,也要夺了这七件法器。他也没算错,溪蛮手中确实拿着折水埙,不过他也有没算对的吧。

溪蛮走在那硌脚的石子路上,好像知道终会这样似的,她笑着,觉得自己呆在魔界还会弄丢了折水埙,还不如回到人界呢。

溪蛮想走,但她不能走,和笙这么聪明的人,自从她进入魔界来,就给她下了无心咒。所以她根本迈不出魔界的门。

溪蛮想着想着,走到一个亭子处,轻轻坐在上面,双手翻花,拧的煞是好看。之后,从那纤细白暂的双手中,浮着雪白的折水埙。

溪蛮握着折水埙,轻轻放在嘴边,用自己颤抖的气息吹出一首悲伤的曲子。

她却浑然不知,当乐声响起时,那三界上下的人儿,泪都没有理由地落下,只因折水一出,伤天下。

折水埙,只要吹,三界上下都会有所反应,那更别说要伤人了。

和笙站在云端,看着吹埙的溪蛮,那泪落便落了,拭去就好。

那人心伤了,又怎能拭去?

第十二章 折水埙在你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