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和笙重伤

  溪蛮启唇:“你干嘛要救我?”

和笙嗤笑一声:“顺手一救,别在意了,你没有什么错,别听旁人胡言乱语,救你,是我想的。”

“可你伤的……那我该怎么报答你啊?”溪蛮说着,眼泪都要下来了。

和笙微眯着眼:“你想报答就报答,不想便算了。”

溪蛮皱了皱眉:“这恩一定要报,你想让我怎么报?”

“这样吧,我殿中的珍花异草,正缺心细之人打理,你就去帮帮我吧。”

溪蛮挠着脑袋:“好吧。”

旁人听了也没什么,但殿中的人都明白了这姑娘的重要性。魔君殿里的奇珍异草它人碰都不能,都是魔君一手打理,当下却把这活给了这姑娘,这谁也摸不清这姑娘的来头?。

和笙那时看着快要滴泪的溪蛮,也不知如何哄她。但以平日中的观察,知道她喜欢玩弄花草,为博美人一笑,浪费花草也在所不惜。

溪蛮走后,和笙憋了许久的污血一口盆栽金丝账上,之后就昏过去不省人事。

但这孤独千年的魔君,好像也有人陪了似的,怕是溪蛮让他动了情,着了急,才去救她吧。换做旁人,估计和笙连看都懒得看,不理是非吧。恐怕和笙自己也不知为何去救溪蛮,这份孤独,也终于找到归宿了吗?

当初不经意寻来解闷的女人,当真对她没有别的意图?

当初不正是看到溪蛮与那些艳俗女子不同,想带回来与那般女子一样耍她玩玩吗,可自从撞见溪蛮沐浴,和笙似乎再也没见过那么曼妙的身材,那么可爱的人了。那当初的理由,也真的变成了寻人作伴了?

?

溪蛮在离开无忧殿的路上,抱着膀,低着头。感觉很对不起和笙,自言自语道:“还是明天再想这件事吧,要不然太难受了。可是这样的话就太对不起和笙了。”

溪蛮本想着往回走,但路上却听见几个宫娥说和笙吐血了,之后还昏过去了。就马上转身往回走,后来便直接用法术飞到了无忧殿。

溪蛮几步就走进殿门,那站在殿门外的端庄女人,看溪蛮进来,就几步上前,指着她喊道:“都是因为你和魔君说话,魔君都已经昏过去了,你还有脸来?”

溪蛮冷着脸:“你闭嘴,让开路,我要去看和笙。”

“你你你……还敢直呼魔君的名字,真是大胆!”

溪蛮也懒得理她,便撞了一下她的肩膀,向殿内走去。那女人咬着牙看着溪蛮,指甲都要插进肉里了,而溪蛮的态度,让她觉得自己的身份突然变得低贱了。

殿中

溪蛮慌张的拽住了一个御医:“和笙怎么样了?”

那御医低着头,低声说了句:“回姑娘,魔君被伤及内脏,虽无性命之危,但旧疾复发,恐怕需调养一阵了。”

“我知道了,你走吧。”

第十一章 和笙重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