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橘子的爱恨情仇

  这些年一个人

风也过雨也走

有过泪有过错

还记得坚持什么

真爱过才会懂

会寂寞会回首

终有梦终有你在心中

朋友一生一起走

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

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

一声朋友你会懂

还有伤还有痛

还要走还有我

---《朋友》周华健

省重点高中的枯槁,就像一颗年轻的躯壳住在坟墓的日子。数理化像神坛一样被供奉的暗无天日的日子,考试这件最无聊的事情,把青春的时光殉葬,不留痕迹地将青春洗去,在没有防备中,最宝贵的日子加速流逝。

橘子是金妮的高中朋友,橘子一直就是仗义行侠的女汉子。她拥有宽厚的额头和下颚,棱角分明。女汉子内心柔软的地方,包裹着一颗小女孩的少女心。

高中住校的日子,在长达一周的考试摧残结束之后,每周唯一放风的周六下午,阳光终于莅临寝室,橘子哼唱起周华健的歌“朋友”:“这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有过泪,有过错,还记得坚持什么”。相似相吸,橘子的脸部轮廓有点周华健味道。但是,她有着一双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三十岁的橘子,长开之后,神似谢娜。橘子是周华健的粉丝,喜欢唱“朋友”。

橘子的武汉大学校园相望东湖,环抱珞珈山,绿树成荫,桂园、枫园、樱园、梅园风华绝代。在中国十大最美高校榜上有名。大学时代,橘子也有自己丝丝穗穗的情愫。橘子有个师弟叫童年。童年有一对孩子气的酒窝,长着一幅雪白的牙齿,比橘子小三岁。橘子在学校的戏剧社担任社长。在大学的社团里面工作,童年刚进大学,在学校社团宣传周的时候提着开水等同学,阴差阳错地加入了橘子的戏剧社。童年和橘子一起演梁山伯和祝英台。童年是个没有心眼的孩子,热情真挚,大大咧咧,有点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戏剧社隔三差五每周都要聚聚会,在学生礼堂做演出。童年每周都要找橘子借演出的讲稿,对台词。一来二往,橘子和童年熟络起来,见面的时候聊聊天,无聊的时候一起去学校图书馆小电视机放映室看电影。橘子和童年一起研习戏剧,看大嘴美女朱莉娅?罗伯茨演的《风月俏佳人》:“PrettywomanIdon‘tbelieveyou,you‘renotthetruth.Noonecouldlookasgoodasyou,mercy……”橘子和童年两个人在一起,从来没有觉得那叫约会。这不过就是闺蜜间的聚会,这不过就是哥们儿间的侃大山。有一天,在梅园餐厅门口,橘子看到童年手托着一位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子,童年的小师妹,叫“小优”。她娇小,她娇艳。橘子心里嗖地一下,一阵冷风吹过般的荒凉。“童年,他有女朋友了!”2000年情人节前的一周,童年和橘子要为情人节排演一场舞台剧“新千年梁祝”。2月份的天气,还要冬天的寒冷。排演的时候,童年时时关注着call机,没有从前那么专心。“为什么呢?”橘子心下一刺:“童年的心思应该刷到女朋友身上去了。这就是闺蜜和女朋友之间的区别啊!”橘子有点狐疑,情人节前一天和童年走在铺满黄金色树叶的路上,他却说没事。走了一路,他几乎怎么说话,此处无声胜有声,似乎有很多话想喝橘子说。

橘子从来不相信自己和童年会有怎样的交集。

直到橘子毕业典礼的前一天,童年的小师妹小优跑来告诉橘子:“橘子姐,童年喜欢你你知道不?”

“怎么可能!你是他女朋友啦!”

“我问童年你为什么拒绝我?他说你是他心中的女神!”性格乖巧的小优竟然不甘于暗恋,亲自跑到童年面前表白,小优情不自禁,对橘子呜咽起来。

无巧不成书。橘子在毕业后,留在武汉,和尚在读书的小优成为闺蜜。城市是不会自己产生故事的。只有在城市里面生活的人,交织在一起,才产生了故事。橘子刚刚工作,忙着适应政府公务员的社会生活。有空的时候给还在学校继续读书的小优打个电话,互报平安;在武汉大学的樱园坐坐见见面,聊聊社会和大学校园的距离。

那时,小优有了新的如火如荼的爱情。她的男友,华中理工大学典型的工科男,在深圳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上班,辛苦地如同蚂蚁般频繁地在深圳和武汉穿梭,两人一起书写着双城故事的神话。橘子继续一个人的生活,专注事业,不知不觉地成为“圣斗士”。橘子打电话约沉浸在幸福爱情世界里的小优,一起出来吃饭逛街看电影,忍不住问小优:“就这样你忘记了童年么?”

小优若有所思地对橘子说:“爱情就像是一次性地在田地里面抓玉米。这是一条不回头的路。你没有办法贪心,抓到一颗最大的玉米。但是,看到合适的玉米,不抓就错过了。我不想错过现在的他。”

毕业后的三年,橘子在武汉工作,同时回到母校武汉大学,念了在职研究生。同样的樱花同样的建筑,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心情。

一天,橘子接到童年的电话,童年几近哽咽的声音非常陌生。童年如同自言自语般断断断续续地说:“我失恋了。”橘子问童年:“你要振作,男生继续拼事业才是重要的。天涯何处无芳草。”童年顿了一下,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你这么多年。”橘子大脑如同在晴空万里的天空一只小鸟飞过,一阵清空的感觉,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好。

两年之后,橘子研究生毕了业。她辞了在职公务员的职位,找到北上帝都的工作。终于,橘子要离开武汉这个生活成长了25年的家乡了。一天晚上,童年打电话给橘子。醉意微熏,声音黯然,童年问:“你真的要走?真的要离开?会有多久?为什么不留下来?”橘子一下子懵了。电话突然被小优抢了过去,小优狠狠地说:“橘子姐,我和老公劝不过童年。他想你,不想你走。这么多年,他一直在等你一直喜欢你。你万一走个十年八年,童年怎么办?”

橘子离开武汉的时候,童年没有来送她。八年后,橘子最终回到武汉落叶,橘子相亲找到了现任老公。童年提前转型作了爸爸,童年的老婆仍然比童年大三岁,和橘子一般的年纪,一般的身材,一般的长相。

在武汉,金妮和橘子一起吃火锅。

橘色的灯光暖暖地躺下来。

小安观察橘子说:“你得怎么像我妈啊。”

“我有那么老吗?”

“不是像我妈现在,是像我妈年轻的时候。”

2013年12月份,在武汉,江汉路站位于武汉地铁2号线与6号线的换乘车站,处于武汉三镇的商业重地汉口江汉区步行街,出口通往汉口的江汉关。江汉路是武汉市曾经最著名的商业街。对于小时候的金妮,这个武昌人而言,过汉口,逛江汉路,那可是每个学期等到期末考试结束后才有的奢侈的幸福。在江汉路地铁站下,橘子接金妮。江汉路站,对于金妮而言,这么熟悉而陌生,过往,仿佛隔世。橘子状态极好地,面带桃花。比起高中时候,明显漂亮很多,显然转型成为美丽的少妇。一起回到她那温馨的家,金妮看到她美美的结婚照。

金妮对橘子说:“你照片像谢娜呀。”

“是吗,别人都这么说。”橘子露出招牌一样肆无忌惮的幸福笑容。

橘子给老公打电话,脸上就像撒满了阳光。“老公,你什么时候回家啊?”幸福的人嘴里涂了蜜。

半年之后,金妮再去见橘子,她满怀心事,幽幽地说:“老公晚上下了班出去和朋友玩,12点之后才归家。”

“你跟老公说了你意见没?”

“说了,他不改。我行我素。”

“为什么,应该一起商量啊。”

“可是他不想和我商量了啊。”

“为什么呢,一家人不都是应该互相商量了吗?”

“应该没有感觉了吧。”

“那你怎么办,这以后都没有商量?”

“我准备离婚了。”

“什么???”

“离婚材料我都拟好了。”

“这个事情你可要想好啊。是一时的冲动还是理智的思考。”

“离婚之后,房子归我,我给他50万。”

“你可要想好啊,不要轻易答应50万的条件。你一个女人,在中国这个男权社会离婚,万一还带着孩子,那叫多难啊。”

橘子道:“你可不要轻易结婚。张爱玲说得好,婚姻就像虱子啊。”金妮感到温暖:“橘子还是和从前一样,关心着我。”

过了半年,金妮再次从德国拨起橘子的电话,她平静地对金妮说:“我和老公和好了,虽然我们还在冷战。”金妮在想:“这是爱情吗,这是婚姻吗,还是妥协呢?还是婚姻就是妥协呢?”她不懂。

然后,就是橘子怀孕待产了。幸福的她,向往着做妈妈的每一个细节。一份流淌了十年的友谊珍贵。金妮真心地为橘子祈祷,希望她一直都幸福下去。

幸福的生活总是如此短暂。那天,橘子淡淡地说:“孩子流产了。”在稀烂的人生面前,我们都没有时间去问为什么。只有接受接受再接受,调理调理再调理。

橘子说:“要是婚姻是奔了钱去的,人不在,钱在,有什么关系呢?要是婚姻是奔了人去的,人不在,婚姻还有什么?”橘子的老公继续夜不归宿。

婆婆抱怨金妮:“结婚这么久,为啥还没有动静:“橘子忍不住对婆婆说:“老公晚上不回家,我怎么续香火?”橘子的婆婆大声道:“我的儿子是干大事的,这么晚回来肯定是有原因在忙事业,你做老婆的应该体谅和支持才对!”金妮思踱着:“你体谅你儿子,谁又体谅橘子呢?”

橘子的老公还是半夜前不归家。橘子还在期待着改变她老公。

橘子想离婚,橘子又不愿意离婚。试问哪个女人愿意离婚?除非这条路走不通了。

橘子这个女汉子,卸下了金光闪闪的盔甲。可是,女汉子的接盘侠在哪里呢?

“爱情这东西,有时候就像打牌。你觉得自己两个王三个2不错了,结果再摸一次可能就是双炸带同花顺,至于能否摸到,取决于你自己的眼界和自我评估能力。”

“别跟我讲什么双炸带同花顺了!我现在连个2都抓不到。抓到的是红杏黑桃三。”

有一天,金妮和橘子说:“我有时候想,男朋友,没有前任后任的比较,所以有时候会执拗地想自己的不够好。如果自己够好,会不会……如果有比较,或者后任够好,就不会和前任继续纠缠。不过每个人的底线不一样。说别人容易,处在那个地方的橘子一定很难。我觉得大家都会有各种烦恼,又有谁能说决定一定是对的呢。为了你自己的开心幸福,去做决定,俺支持你。”

“我那位现在除了穷,到目前,其他都还从没有让我心情伤筋动骨。就这般,在他之前,或者在和他进行时,经历各种磨难。谁能知道以后呢?其实我底线简单,如果让我一直难受或者过不下去了,我是往前走不回头的。我相信,合适的人不会让你一直难受的。”

“我们都不是想刻意去比较什么前后男友的人。我们何尝不想一次性成功呢。命运会让人坎坷。但不可能一直坎坷,一定会有幸福的。”

橘子说:“我发现这段婚姻居然把我变成了一个怨妇!天哪,我最讨厌的状态!每段婚姻最后到解体都这么糟糕,看来确实是不能继续的婚姻。一个人改变是不够的。两个人要改变,那些零零碎碎的习惯,说变就变,这个太难了。”

金妮问:“什么是你理想的生活?”

橘子说:“别人不敢评判也没权利去评判,愿望自己的幸福生活里面,有一个遮风挡雨的茅舍,一双娇美可爱的小儿女,一份稳定的家族事业,虽然辛苦些但也恬然。日子过的不松不紧,即不富裕也无缺憾,风波微澜不惊不喜。”

金妮问:“什么是你理想的老公?”

橘子说:“我理想中的老公每年咱们的结婚纪念日都不会忘记,记不住的时候,存在手机里。幸福肥来临,老公不再玉树临风,只剩大腹便便。俺也不再纤纤细腰,婀娜多姿,只剩肉感,圆圆滚滚。老公不去粘花惹草,懂得怜惜我这个糟糠老妻的实在。虽然没有土豪般的阔绰,能够与人攀比的排场,但是夜半梦醒,实在的老公转身来拥我这个土肥圆。俺当年放弃了多少白马王子的追求,却和这个田舍翁厮。他也曾放弃了一片森林,不去追求成王成寇,至今坚持无悔,心怀小确幸能在此生遇见寻觅了千年的心里一颗朱砂,此生足矣!”

金妮问:“什么是你理想的婚姻?”

橘子说:“我相信人一辈子的福气有定数的。美满婚姻的最好状态就是凡事不要太满!钱不需要太多,够用就好!重要的是家里的老人小孩全都平安、健康,和谐就好!等哪天老公时来运转发迹了,依然心怀情谊视地俺这个山荆老妻如珠如宝,不会因为有点钱了就得瑟虚荣,抛妻弃子!”

第九章 橘子的爱恨情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