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游到岸的美人鱼

  金妮对于感情执著到死心眼,那一颗坚定的心就象比目鱼的眼睛,炯炯有神,目光如炬。只要认定一份感情,不论是聚少离多,还是相距千里,或者远走天涯,也绝对不动摇。感情至上,是蠢还是傻呢?

谁没有年轻过!二十岁,金妮只想和自以为深爱的人厮守到老。大学毕业,只身来到澳洲悉尼,遭遇到一个词叫做“孤寂”。对的话说3遍,孤寂!孤寂!孤寂!当年悉尼情人港的旖旎至今还在记忆里美轮美奂。一年不到,金妮毅然离开了悉尼。寂寞和美景,促使那个心里住着一个小女人的金妮急切地想念国内的亲人和朋友。2005年,金妮独自一人,从南半球的悉尼回国追梦。如果说年轻的金妮妹妹没有过故事,似乎都没有人继续看下去。金妮飞到上海,魔都太大,男人想见识其他类型的女人,男人的心飞走了。金妮年轻气盛见识浅,错过了大叠对金妮抛橄榄枝的青年才俊。自己一个人漂到北京,金妮要重头独自打拼。如果人生重头来过,金妮还会这样走么?金妮只知道,青春不可逆,人生单行线,选择了就要硬着头皮走下去!就算一手好牌被打烂,上演行为艺术那般也要硬着头皮走下去!

二十四岁的青涩年龄,自然是美的。金妮独自“闯”北京,正式开启了单身北漂模式。那时的北京还没听说过雾霾,天有时蓝有时灰。二十多岁的美好年华,即便天是灰的,金妮的心如同半杯水,透明而满足。有一次,金妮一个人骑着26号尺寸的国产品牌旧自行车在经过知春路的瞬间,天上呼地刮来一阵怪风,从树上掉下了一堆小虫,稀里哗啦地落在金妮头发上,肩上。金妮猝不及防,全身恶心,自行车摇摆不宁,差点撞到路上行驶的卡车。

作为一个正式的北漂,第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就是租房子。20岁出头的年龄,金妮还住在自己的浪漫梦幻房子里,“自己的日子自己拼,姐要的是爱情”,哪里会想到在北京城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嫁,过上那种安居定所,不再租房子的颠沛流离的生活!话说时代造英雄,金妮没被塑造就成英雄,却眼睁睁地变成了寄人篱下的租房狗熊。

找啊找!帝都里面找房子租!金妮在同城网上看帖子,金妮去海淀区北京理工大学附近看房子出租纸条。

“咚咚咚”,金妮敲门。一位浓妆艳抹的异域情调的新疆女人懒洋洋地披着在动物园淘来的化纤睡衣吊带出来,伴随着一种从天桥地摊上面买来的特殊香水味道,和遮蔽不暇体味的混合成的双重味道,“请问这里是租房子么?”金妮打量着这位美女。

“是啊!我找合租女人啊!你要租这里房子?”女人露着肩,阴阴地笑着。

金妮脑筋一转念,赶忙说:“不是不是。不好意思,敲错了。”立马转身跑人。

第二天,金妮在海淀区人民大学附近看到小纸条,附近小区有租房子。“咚咚咚”,金妮敲门。一位带着眼镜的学生模样的男生走出来,说:“进来看看吧。我是人大的学生。大学有位老师出国,想把他的房子出租,所以由我托管出租房。”金妮一进去,一间大约16平米的房间,左边右边,上面下面,里面一共搭了8个木板床铺。金妮猛然记起,大学毕业之前,金妮在大学宿舍里面一共才住四个姐妹。金妮问男生:“怎么这么多人挤一间房呢?”男生说:“怎么样?要住不?”金妮想想,客气道:“我这两天还要再看一下,周末回复你吧。”“你到底要不要租啊?今天就要给信!我手上好多人排着队等着要租呢!”男孩有些不耐烦,不想浪费口舌,看看手表,不想浪费时间。

找啊找!金妮继续找房租。为了省房租,金妮在租到一个两居室里面其中一间房的三分之一。金妮和另外两个北漂美眉一起合租。一位准备考GRE出国,一位准备考研。隔壁一间房的美眉刚来到北京找到第一份工作。在北京安顿下来的第一件大事情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生存的第一步房子问题解决了,然后就是生存的最重要的第二步,金妮要解决吃饭问题。自食其力的话,就得有工作有收入。金妮坐在北京理工大学旁边的网吧里面,按小时计费,每小时两块钱人民币。网吧里面没有几个男生不抽烟,乌烟瘴气扑面而来,金妮呼吸着各种沙马特,新新人类吸烟的味道。金妮就像一枚没头的苍蝇,四处投简历找工作,从农民工的薪水从头起步,现实的压力扑面而来,在如此强势气场的高大上的北京,渺小的金妮被压抑得像只苟延残喘的尘埃。

金妮正在网吧搜罗所有招聘网站上面的职位,花花英才网,智智招聘,诸如此类……搜罗所有招聘网站就是啦。嗒嗒嗒嗒嗒,金妮捉摸着写简历呢,手突然机播放潘瑋柏和弦子“不得不愛”:“天天都需要你爱,我的心思由你猜,Iloveyou,我就是要你让我每天都精彩。”有人打电话来了。

“喂?请问是金妮么?”

“是啊!请问您是?”

“我是卓越公司的刘雅雅。您投了我们目前在咚咚网上招聘的一个软件测试工程师的工作。”

“好亲切的声音!”金妮心里念道。金妮突然想起来了。上周五,金妮看到叮咚人才网上面招聘软件测试工程师,顺道投了一份简历。

“您有兴趣明天见一面么?”

“好的。明天早上9点好吧!”

此时此刻,金妮的生活被推上了另外一条轨道,职场中介白领的刘雅雅,是金妮的贵人。第一眼见到刘雅雅,知性的言谈举止,气质赏心悦目。雅雅小小的丹凤眼,流露着东方神韵。刘雅雅和金妮一样,大学也是学的IT,工作之后改行做中介工作,中介职位找的专业人士,也是IT方向。雅雅是位职场丽人。她用资生堂的脸霜,欧莱雅的口红,挽着古驰的包,打扮知性,雅雅一字一顿,告诉金妮:“你在北京城混,就要利用你的优势。你既然英文好,又不愿意做编程的工作,就应该考虑大公司的职位。大公司分工很细,你可以做测试之类的工作,或者和IT粘点关系的其它职位,最好尽早给自己制定详细的职业规划。”

24岁的金妮,听了刘雅雅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刘雅雅来自山东济南一个高知家庭。她的爸爸在大学里面当教授。金妮对济南的好感来源于中学课本里面老舍写的文章《济南的冬天》。来自山东的刘雅雅心窍没有多一分,保留着那份朴实真诚。金妮来到北京之后一次又一次遇到可爱的山东人。

刘雅雅和金妮的北漂背景相似。雅雅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21世纪初,雅雅和金妮出国留学的时间,回国的时间如出一辙。只是,哪块大陆,不径相同。2005年,刘雅雅毅然从英国回到曾经读大学的北京。

职场经验把雅雅熏陶得表面成熟老练。然而,任何人和雅雅攀谈的时候,雅雅的那种从心底散发出来的真诚地为别人着想的人情味,如同荡漾在空气里面的花香,无法散去。雅雅喜欢养金鱼。金鱼缸在换水之前需要用塑料管插在鱼缸里,然后小吸一口气,直到金鱼缸里面的水能够自然留到换水盆里面去。金妮跑到雅雅的鱼缸面前,对雅雅说:“真有意思!让我试试!”然后一吸塑料管,金鱼缸里面的水,随着鱼儿的粑粑,臭臭地跑到金妮的嘴巴里。呛到金妮恶心得马上跳起来:“不玩了不玩了!”金妮和雅雅惺惺相惜,一起度过了一段浪漫而哀愁的北漂时光。每天早上,随着鸡打鸣的咕咕咕,雅雅开始繁忙的一天。金妮在北京无依无靠的时候,靠过雅雅租的小平房。雅雅在北京航空大学的后面租着一个小平房。平房里面的地连水泥都没有铺,铺上是浑浊的泥土。

金妮从雅雅的小平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知春路城铁站,越过修城铁的栏杆。公司为员工立不平等条约超过上班时间5分钟扣50元钱迟到费,为了不损失这50元钱,每天早上,金妮肠子都快跑断了,工作的乐趣跑没了。

刘雅雅水灵着,人见人爱。虽然没有结过婚,练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金刚之身。

刘雅雅告诉金妮:“上一段恋情的结束是一场美丽的误会。”

那是在2005年圣诞节前夕。公司发福利,那一天,刘雅雅正在外勤赶工作进度,东北同事吴大海顺便帮忙给她把福利到家。

一箱从意大利进口的玻璃瓶橄榄油、外加两袋意大利面,吴大海天生就是急性子的人。叮叮叮按了门铃。

刘雅雅把门虚掩着,钻出一个头:“大海,这是啥啊?”

“圣诞福利呢!”大海一忙活,砰得一下,毛手毛脚地,在地上划了一跤,栽了一个大跟斗。玻璃碎了一地,橄榄油把大海的衬衫浸湿了。

刘雅雅不好意思,马上细心地去擦大海被橄榄油浸湿的胸口。

命运怎么总在巧合的时刻招手呢?正巧此时,雅雅的男朋友用钥匙打开了门。看了一眼,冷静地说:“雅雅,咱们分手吧。”“就这样分手了?真的假的?”金妮问雅雅。

“当然不是真的。哈哈。网上的段子。小蹄子,不上网啊!”雅雅捧腹大笑。

就这样,北漂的日子,金妮遇到什么人,什么事情。这段在帝都的北漂时光,和成乡土,酿成春泥,变成了金妮内心深处最珍惜和最柔软的时光。当你爱一个人,就希望把自己最美好的时光和他分享。当你爱一个人,也希望他能够把最脆弱的时光和你分享。金妮和刘雅雅,像两只蚂蚁一样,在北京,互相取暖。

2005年的80后金妮,有“能够吃苦”的青春作为资本,却又不似2015年的90后从60后的父母那里继承下来的“运筹帷幄”的财力。省省省!这不是解决生存的一个亘古不变的方法么!金妮拖着行李从海淀区的北京理工大学直至到朝阳区的国贸附近,四处租房。两年多的时间,在北京城五环以内,从城西到城东,金妮搬了10多次家,在诺大的北京城,租了个遍。某年某月某一天,北京理工大学附近,金妮和其他两个北漂小姐妹一起合租一座小小公寓的一间房,在做软件测试工作之余,下班之后,金妮开始去北京理工大学的夜校学习德语。阴差阳错,从零基础开始,半工半读地学习德语10个月之后,金妮就考过了德国大学入学考试,就像圣斗士星矢一般释放小宇宙,姐当年也学霸过。

软件测试工程师是金妮当下在京城安身立命的一种身份。这份工作令金妮可以付得起房租和水电网生活用品各种帐单,软件测试也是金妮能够得心应手的一份工作。但是,这份工作还没来得及让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金妮看到更远的人生风景。在帝都的黄金地带朝阳区国贸,这座国际化的大公司办公楼里面,有同事从美国来,香港来,台湾来。也有同事出差去美国,去欧洲。可是,这种机会,不是金妮想碰上就碰上的。年轻的金妮,像个站岗的哨兵,一直在办公阁子间里面驻守,想象着去外面的世界驰骋。

年轻的金妮,却藏着一颗不安分的追梦的心。山的那边是什么呢?海的那边是什么呢?遥远的大洋彼岸是不是像动画片“花仙子”里面充满鸟语花香?遥远滋生距离,距离滋生,梦想滋生美丽。

那时候的金妮,在北京有一份简单又艰苦的小幸福。多年以后,金妮跨过千山万水,回想起来,北漂的时光,就像被忘却的搁置在酒窖里面的酒,她散发出来的回忆中的香醇,无法想象,惟有珍惜。珍惜那时,金妮年轻,还有很多没有实现的梦想,遇到了很多充满梦想的朋友。金妮有个搞艺术的朋友,姓蒋。在他出生的那一天,正好蒋爸爸在去妇产医院的路上捡到一元钱,从一元钱重新起步,“俺男娃就叫蒋一元!”蒋爸爸高兴而笃定!数理化一团糟的一元从小就有很强的抽象思维能力。一元出生在河北农村,家境贫寒,他靠自己的本事考到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成为了艺术咖。读大学的时候,一元需要勤工俭学,开始跟着美院的老师在望京798做艺术培训行业。大学毕业后,蒋一元在北京酒仙桥附近继续经营画室,画室有个很卡瓦伊的名字叫做“圆圆画室”。圆圆画室里面请来的画家都是在北京艺术圈子里面有名气的人。一元从小出生贫穷,从河北农村靠着自己的悟性和能力考到中央美院的雕塑系。他脑子灵活,穷则思变,所以他注定不会只是一名穷画师,而是对自己的生活和经济状况有所创造的人,确切地说是具备艺术气质的商人。艺术气质的商人,一方面赚钱就要赚得响,另一方面,有这个豪气,朋友即是朋友,从朋友那里不赚这个钱。作为一元的朋友,一元从来没有找金妮要过一毛钱。金妮喜欢而且欣赏这份义气。时间将一元的资源整合的能力重重打造起来。软件上面,一元将自己整个艺术圈里面的朋友老师都囊括成了他的培训人才精英库。硬件上面,一元将最开始租赁来的用来作为培训的宽敞明亮的三室一厅大房子购买成为自己的产权,一元早早实现了经济独立的北漂梦。

金妮在北京向一元拜师学画,金妮喜欢和一元一起在望京喝茶,在花家地路边摊撸串儿。一元对金妮说:“那些说所谓有天分的人,重要的是他们有热情。”在金刚水泥的高级写字楼待久了的金妮,小时候学了一点画画的皮毛,小学时代的美术老师李想曾经对金妮说:“贵在坚持!”两千年伊始,25岁的金妮,风华正茂,在北京,作个默默无闻的小白领,“眼前两碗米饭,心中一粒飞鸿”。如同十几岁时,金妮在武昌区读书,看过一部90年代末的电视剧《东边日出西边雨》,向往陶艺木屋里劈柴烧饭喝茶的田园梦想。

自此之后,金妮养成了喜欢喝茶的习惯。大风师兄在清工校友大风群里面自嘲:“喝茶是低廉的高品质消费。”金妮真心赞同这句话,小得瑟一下:“姐内心就是这么小资,可不是zhuangbility。”

周末的北京,金妮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城各种特色小店打转。金妮喜欢棉,麻,真丝,羊毛,真皮这样天然的面料,轻松自然再加点民族特色的衣服。人民大学旁边的红英,还有人民大学旁边的十字路口的阿尤,五道口旁边的光学作用,达衣岩,毕业之后的20多岁可以用来挥霍的时光,单身的金妮和闺蜜,利用周末的一点点时间,攥着手上挣的一点点钱,在一抹阳光的时节,逛小店的日子里面变得惬意而美好。

北京的日子,让金妮和这个城市莫名其妙地产生了联系。在金妮身上,有种抹不去的南方小女生双鱼座的感性的调调。从小到大,生活在自己的充满浓情画意的幻想世界里面。现代人说与时俱进。金妮却不以为然地认为:你的心活在什么年代,你就生活在什么年代。80后的金妮,喜欢听陪伴金妮成长的流行歌:90年代许如芸的“独角戏”,张信哲的“信仰”。金妮喜欢这幻想里面,有惊悚片,有浪漫爱情片。北漂的日子,犹如在一张粉色的纸上涂上了深蓝色的调调,南方的小女人金妮变得大气了那么一点点。

2005年,在京城著名的大M国际公司,金妮做软件测试,和“男神”岳大鹏背对背毗邻而坐。岳大鹏来自山东。岳大鹏带着一点大男子主义的可爱,着实负责顾家的踏实劲儿。

金妮好奇怪:为什么能在北京碰到这么多山东人?

“山东哥们儿,你怎么跑到北京来的啊?”

“我从前是在山东创业的。”

“那你怎么在大M上班啊?”

“说来话长,我以后会在北京继续创业的。”

大鹏男神教金妮投资:“金妮,你要学习买基金,买股票。”

当年,这金妮刚在帝都上班不久,岳大鹏建议金妮买基金。金妮在北京大望路作白领,离开公司跨过马路走到对面沿街只需要5分钟,就能到达国内中中银行北京分行咨询,开户买基金。2012年,金妮在德国慕尼黑上班的时候,下了班去慕尼黑分行继续咨询。金妮来到新西兰奥克兰,继续追随着去奥克兰分行咨询。一位在奥克兰分行工作的先生,年轻,专业,看上去有学历有涵养,深谙冷热世故。金妮问他:“我有贵行德国分行的银行卡,可以通过慕尼黑分行直接把欧元转账到奥克兰分行换成纽币么?”年轻先生听闻后,竟然立即马上打电话去中中银行驻慕尼黑分行,为金妮咨询。金妮心里嗖地顿悟:中国企业之所以能如此迅猛地发展,一个很大的原因,难道不是雷厉风行,果敢,果断的工作作风吗?年轻先生问金妮:“感觉德国怎么样?”金妮说:“我更喜欢新西兰,所以过来了。”他狡黠地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我在德国的同事一直对我说德国更好。”他们一起笑了。

大鹏是金妮初入社会,初受启蒙,交到的第一个良师益友。作为第四代股民,金妮紧随金爸其后。2007年,区区几万块人民币,进场不久,到2008年,就亏了30 %,金妮就被股市打劫了。但是,金妮这人执著啊。股市掰了,失败不要紧,不能失去作战的信心!“来吧来吧!让股市龙卷风更加猛烈一些!”金妮不信这个永远失败的邪,开始转入基金继续奋斗。2007年之后,金妮的基金账户一直保持正常运作的状态。买了卖,卖了买,亏了赚,赚了亏。投完黄金投白银。在国外,一个人,突然断粮了喊娘不应的日子里,金妮看着自己“基金小金库”里躺着的那几两银子,寻求的就是个心理安慰:“万一国外洋下乡的日子撑不下去,金妮回国的机票钱是杠杠地!”生活本身就是一场看得到开始,看不到结局的赌局。投资何尝不也是一场赌局。金妮把在北漂的日子挣来的几两银子在牛市的末班车时候买股票,2007年底开始,就被熊市套牢了。金妮心在滴血:“你以为我炒股的乐趣,是子弹打出去溅血吗?我是想子弹打出去收获白花花的银子。”

只有调整心态。套牢了,罢了,眼不见,心不烦,愿赌服输。解套了再看呗!

在英语文化圈所影响的北京跨国公司,上班期间,有个下午茶的时间。午饭之后,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工作间隙,在英语系国家里面,金妮喜欢这个下午茶。金妮从小学理科出生,大学的时候又学工科。金妮已经习惯了和一大堆工程师,码字猴,程序猿和其他IT男神默契地在公司内部平台上面互相发IM(instantmessage):“10分钟之后,楼下集合!”一行六七人,浩浩荡荡,一起走去大望路的大M大厦背后的小卖部买冰琪淋吃。金妮喜欢吃和路雪的可爱多巧克力甜筒冰淇淋。边吃边聊,说时迟,那时快,大鹏男神搬起自己的大腿说:“金妮,听说你要去德国。你知道,德国男人的胳膊有多粗吗?和我的大腿那样粗!哈哈!”十年之后某一天,金妮偶尔想起这个笑话忍俊不禁。中国小胖妞金妮和德国宅男小安比大腿粗的时候,金妮竟然胜过小安!这让金妮情何以堪!哈哈!

2007年,金妮和刘雅雅一起看完小剧场实验话剧,路经国贸坐公交车回家。路边有老奶奶,脸上爬满风霜,离天桥不远,倚着物美超市的墙根坐下,用长满老茧的手,拾掇着报纸,直愣愣地伸出手向各种行人展示报纸。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就是这卖报纸的钱,作为一点微薄的生活费用。雅雅二话不说,掏出自己的钱包,拿了一份报纸,给了老奶奶10块人民币,锦囊相助。金妮知道,雅雅平常节省得矿泉水都舍不得买。

金妮逛超市,找的既就近又便宜。便宜的超市,金妮自己那微薄的工资除了付房租,攒钱之外,就没有问题。就近的超市,是无车单身女性的必备。周末,在超市里面,买几瓶500毫升的矿泉水怎么能一个人双手提回去呢?金妮周末经常一个人逛双榆树店的超市发,那里有平价的酸奶,有时候还有三块钱的土耳其肉夹馍卖。之后,金妮来到德国,吃到了所谓“正宗”的德国风味的土耳其肉夹馍。

那个时候,金妮月光,自己独立工作,自己租房,想结婚生子却苦于没有对象。有时候,周末,和闺蜜一起,逛小店,逛剧院,小穷人不“轻奢”,谁“轻奢”啊!享受20岁出头的,青春的,物质之外的小幸福。

刘雅雅,这个执着的,充满爱心的来自山东的靓女,被北漂的光阴淘成了北京大妞。金妮和雅雅一起在北京理工大学旁边的雕刻时光,798,单向街等各式文艺范的地方都留下过“女神”的倩影。没有男友的日子,经济独立的雅雅独自在北京买了一居室的商品房。从北京500强外企就职,突然被离职,留在京城继续找工作,然后再次回到公司,直至申请去了美国芝加哥总部。

匆匆那年,金妮在帝都的闺蜜,雅雅和大鹏。金妮后来穷游欧洲的日子,想起那么匆匆三年的北漂经历,感到窝心。就这几年,将金妮与北京这个独一无二的城市,静静地心系在一起。从2013年至2014年之间,心宽体胖的金妮如同候鸟归巢一般,在中国有过两次短暂的停留。每一次回去,都会去看看曾经挣扎生存过的北京城,有感情啊有感情!人最怕这个。倦在这里,堵住未来的无数可能性。对,10年前,金妮在长安街上面,从大北窑西坐1路或者4路公交车回到和几位女生一起合租的公寓。对,10年前,金妮在长安街上面,从国贸站坐1号线地铁回家。北京的冬天,深深的黑夜,家还没有到,京城是那么大。金妮幻想像电视节目里面那样,作为海龟,“华丽”转身回到北京。结果总是不如预期那样美好,小穷人金妮如同“侠客”一样留下孤身背影离去。没有“探底”过的人生,就无法衡量自己的生存能力。2008年,金妮决心“探底”。经过了“盼嫁”的心理时期,进入到黄金圣斗士的年龄。金妮丢掉自己在高大上的北京作个小白领的身份,把自己甩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德国,不需要什么留学奖学金,从身无分文重新出发,想靠自己去感受,体会和理解自己。

2007年,金妮的北漂生活落下了帷幕。

有时候,仰望星空,金妮想起曾经的北漂日子,回想着呼吸着青春无谓无惧的味道。

离开了北京,金妮的生命,好像失去了一段日子。遗憾的是,离开北京之后,金妮没有再见到过男神岳大鹏,没有再见到过艺术咖一元。倘若你坚守,就注定会失去。倘若你失去,就注定遗憾。倘若你遗憾,就注定是人生。人生的小美好在于:“今后某一天,你们会再见。”金妮有这个信念。

几年后,刘雅雅随着工作去了美国。

金妮用微信语音呼唤雅雅:“你在哪里啊?”

“我还在芝加哥呢!”

“你嫁人了不?”

“我三高,薪水高,年龄高,要求高。老公没有啊!”

“那情人呢?”

“去你的,我认识一个创业的哥哥,人家已经结婚了。怎么办啊?”

“怎么办?换呗!咱可不能当小三啊!”

“可是我本来就不是小三,我是他的初恋。他已经和老婆分居一年了。我这次真的栽了!真的这次爱上去了呀!”

“谁这么牛啊!把我们雅雅都给骗了!”

“他从山东创业,公司开到北京了。已经通过第二轮融资了。身价上亿了。”

“我们雅雅不是没那么俗的吗?这么好的条件,当年怎么没有成呢?”

“距离啊!他当年在山东创业,我想来北京闯。就掰了。后来他找了个拜金女。开始他哪知道别人拜金啊?他老婆长得可贤妻良母的长相了!现在他有龙凤胎,他那么有责任感,应该不会离婚吧。”

“什么时候看看你那位高富帅啊!你在北京,他在山东。你在美国,他现在在北京,你啥时候回北京啊?”

“我想拿到美国绿卡再回北京。”

“祝你幸福咯!心想事成!”

放下电话,金妮有点疑惑。金妮想:“这个世界,有条条框框物质标准的女人最容易找到她的男人,不费吹灰之力使之成为囊中之物,就像‘非诚勿扰’的电视节目里面的拜金女。然而,像兰花般静静地绽放的那朵鲜花,我的闺蜜刘雅雅,黄金圣斗士,却在寻找自我和伴侣的路上孤身奋斗。”

命运真是捉弄人。若干年后,2012年,金妮收到刘雅雅的甜蜜语音留言:“我要和老公一起来德国度蜜月啦!”

“啊!你要过来找我啊!”金妮调戏雅雅。

“才不是呢!俺老公是德国粉丝,要来德国深度游,顺道看看你吧!”

“瞧你小样的!重色轻友!”金妮笑雅雅。

这个雅雅,她的感情世界简直是个谜!金妮从来没有见过雅雅的男朋友,直到她的老公出现,谜底终结。2012年夏天的某一天,雅雅,雅雅老公,金妮,小安一起坐在科隆的一个德国特色酒吧。3位精制的百年德国原装古董木偶绅士,像活人一般,只要客人放够几欧元硬币,随时准备为你吹拉弹唱。昏黄的灯光,撒在原汁原味的橡木建筑上,更显得古色古香。在夏日的晚上,暖暖地照在身上。日子不再像当年的北京那样青春浮躁,心沉静下来,化为柔和的光。

刘雅雅的老公,竟然是她的初恋上市老总。她的初恋上市老总,竟然就是金妮当年的同事岳大鹏!大鹏已经完成了从屌丝逆袭成为高富帅的华丽转身。绕了一大圈,命运在当初金妮的公司同事和同屋闺蜜之间牵了一条红线。世界太小,这不就是命里有时终须有,千里姻缘一线牵嘛!

第二章 游到岸的美人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