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 缘起缘灭

  一眨眼,我来草原上已经半年了,按照林轩的探子说,天狼已经彻底稳固下来了,周边的小国也受到了不少的恩惠,天狼的皇城还是没有搬迁,原轩辕的皇城变成了皇帝度假避暑的好去处。天狼的帝位之争甚是严重,皇帝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众人都觉的大皇子才是皇帝的最佳人选,皇帝一直怕自己的儿子觊觎自己的皇位,迟迟不立太子,这导致皇储之争更为严重,不知是谁爆出了大皇子有断袖之癖。大皇子一下子从众望所归到失去民心,大皇子为了辟谣,迎娶了当今太守的女儿,并在娶妻之后没多久又娶了两房侧妃,打破了大皇子断袖的传言。这些事情对我们也是有一定的好处,现在天狼正处在皇储之争严重的时候,查找我们的人也就撤退了,我也就可以出去走走了,天天看到一望无际的草原,心里也会生出厌烦感的。

初春,刚好是花开的季节,心情也变好了,一个冬天跟熊一样的躲避,终于等到了春暖花开,林轩说好的要放弃,但得知天狼现在正处在皇储之争的时候,他觉得希望来了,他整天忙着部署接下来的计划,我们十几天也见不到一次,我乐得清闲,刚好称这次机会去蒙古的皇都走走,好久没有热闹过了。

我拿了衣服和银子驾着马,往皇都的方向飞驰而去,我们现在住的地方离皇都有一百里的路,按我的速度骑马要整整一天的时间,要是放在现代,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古代的交通果然让我绝望啊。夜幕降临,我终于在城门关闭前进了皇城,我都能感觉到我的两条腿都在抖,还好赶上了,要不然要露宿野外了,原上有狼想想都可怕,我进了家客栈,点了些小菜,让小二送到房间,美美的洗了个澡,在这里终于感觉到了人气,只是这里不像在轩辕的时候一样,晚上也人来人往,这里天一黑所有的店铺都关门,街上的人也散去了。跟着我的尾巴在我进入皇都的时候就离开去禀告他们的主人了。

翌日,天微微亮街上就人来人往,各种叫卖声络绎不绝,我伸了个懒腰,起身下楼,我并没有换上男装,在草原女子没有太多的约束,所以我下楼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我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点了点爽口的小菜,刚想跟店小二打听今日为何这么多人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姑娘,请问我可以坐这里么”,我看到这个人,很是惊喜,嘴角愉悦的上扬,“当然可以”只见那男子一身草原上的装束,给人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好似温和中带了点阳刚,“子然,好久不见”“夕颜,这段时间过得开心么”我委屈的摇摇头,“怎么了”“感觉挺陌生的,没有亲人在旁边很孤单”温子然听了我的话后微微一怔,随后温暖的笑了,“你这丫头我以为你跟那王爷过得很开心,所以就没去打扰你,你不是一直都想要这种生活么”“我是想要这种生活,但是身边的人不对,跟我期望都得不一样,轩王野心勃勃不是我的良人”“那我呢”温子然脱口而出,一下子我们之间的气氛变的尴尬,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样的场景让我想到了现代的时候,一男子跟前任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前任回答“爱过”,这跟现在的场景有些像,在这尴尬的时候我无良的笑了,我刚刚差点就这么说了,那就感觉搞笑了,温子然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笑,随后无奈的摇摇头,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子然,不好意思,刚刚想到了一件搞笑的事情,原谅我破坏气氛啊”我笑着说道,温子然无奈的说道“你呀!不跟你开玩笑了”“子然,你现在在我眼里跟我的亲人一样,你已经超越了爱情,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高度”我手夸张的比划着,“你呀”温子然宠溺的说道,伸手在我头上揉了揉,“别揉我头发,早上好不容易弄好的发鬓”“好,那就不揉”我们两个的互动落在了一女子眼中,那女子眼中的失望,伤心变成了狠毒,只见她的手紧紧的握着茶杯,指尖发白,狠狠的说道“狐狸精居然感勾引我太子哥哥,看我怎么收拾你”

温子然带我来到一年一度的迎春庆典,草原每年的春天都会举行一场迎春庆典,来感谢上苍给这个草原生机勃勃,给了猪马牛羊食物,在庆典上会有一场比武,谁的武功高力气大,谁救是这一届的壮士,将得到全草原女子爱慕的目光,不管平穷富贵,只要赢了这场比赛,就能得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家人的许可。所以赛场上人数众多,一个个都高大威猛,很草原风,像温子然这样的,在这里也算是异类,草原上的男子比赛很是简单,跟日本的相扑很像,单是比力气的大小了。我看的兴致勃勃,两眼冒光,温子然很是不理解我的行为,他不理解在现代那些肌肉男是多么的吃香,我一下子就看到了这么多的肌肉男,温子然觉得我是轩辕长大的,女子见到男子的身体应该会很羞涩,哪有像我这样两眼冒光,就差点流口水了,现在容貌上惊人的我已经免疫了,但对这种肌肉男还是很有一颗少女心的。温子然推了推我,问道“你确定你是中原人士”“我确定”哦心不在焉的回到,“中原的女子什么时候开始盯着男子的身子两眼冒光了”温子然打趣道,我讪讪的收回目光,傲娇的说了句“我跟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妖艳贱货?呵呵呵”温子然无良的笑了,我想我貌似说了句不得了的话。

温子然说今晚会特例有个篝火晚会,问我要不要看看,我连连点头。晚会上,一群人,男的女的拉着手围着篝火跳舞,好不欢乐,我拉着温子然一起参加,看到温子然脸上洋溢着笑容,我想是时候给我找个嫂子了,这么帅气温暖的人,怎么说也需要有个温柔的女子待他,而不是让他远远的望着我,我决定过了今晚就给他找一位温婉的女子。

“我送你回去”“现在回去太早了,我带你去喝酒,咋们庆祝一下”“庆祝什么?”“当然是庆祝我找到家人了”“好,那我们去你住的那家客栈喝,好不好”“好”篝火晚会还在继续,我就带着温子然去客栈喝酒,实在是太久没有那个人的消息了,我想温子然应该知道,我想趁这个机会问一下,所以在晚会还没结束就急匆匆的拉着温子然离开了。

“小二,上好酒好菜”“稍等客官”,没一会就上了一桌子的菜和酒,草原的酒果然烈,喝的我很不习惯,没喝几口,脸就变的红扑扑的,“少喝点”温子然无奈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就问吧,这酒壮不了胆,很容易喝醉”我听了后脸变的更红了,“还是你了解我”说着我又喝了一口酒,“子然,你知道莫修染他在哪里么?”“知道”温子然眼神黯淡了一下又恢复自然答道,“你能不能帮我送个口信给他,就说我在草原等他,他不来我不离开”“好,我会帮你传达”“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醉呼呼的说道,“傻丫头,你的目的达成了,现在可以去休息了”温子然一脸的无奈,他扶起我往楼上去,店小二把他带到我的房间,温子然把我放到床上之后,盖好被子,一脸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离开了。在他离开之后进来了几个黑衣人,他们架着我往外走去,这刚好被店小二看到,店小二刚想喊人瞬间被打晕了。

一盆冷水把我泼醒,我打了个激灵,整个人瞬间清醒了很多,我看到眼前站着一个很是俏皮明丽的女子,“醒啦”黄鹂般好听的身音传来,“你是谁?”“你这个狐狸精,好意思问我是谁”只见那女子阴狠的说道,我一脸迷茫的看着她,我好像没得罪过这个人,“呦,开始装可怜了,这张小脸配这个表情确实很让人疼惜,怪不得勾引了我的太子哥哥”“太子?什么太子”“少给我装傻,今日你还跟他有说有笑”女子冷冷的说道,“子然?”“不要叫的这么亲切,听的恶心,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太子妃,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当我的面叫的这么亲切”女子狠狠的说道“拿鞭子来”旁边的侍从递了鞭子给她,她恨恨的往我身上抽,边打边说道“让你勾引他”,我忍痛说道“我想你误会了,我一直把他当哥哥”“误会?你是不是叫夕颜”女子停下手中的鞭子,“是”“那还叫误会,他睡觉都叫着你的名字”女子把手中的鞭子扔给旁边的侍从,给我狠狠的打,打到我满意为止,我忍着自己不叫出声来,这么狠毒的女子怎会是子然的良配,不知道被打了多少鞭,我被打晕了过去,又是一盆冷水把我泼醒,只是这次是盐水,盐水碰到伤口,痛的我差点昏死过去,我睁眼看到了几个长相猥琐的男子站在我身前,猥琐的笑到“谢谢太子妃赏赐如此尤物”,说着猥琐的扯开我的衣服,这一晚是我最痛苦的一个晚上不管我怎么求饶,几个男子兴奋的在我身上耕耘,更可耻的是,那女子叫了个画师,把这羞辱的一面给画了下来。

等第二天我被人找到的时候,跟破布娃娃一样躺在地上,整个人昏死过去,浑身血淋淋的,没有一块好的皮肤,温子然发疯了一样的带我回了皇城,给我请御医,派人去查是谁做的,倒是查到了几幅画,几幅画落到温子然的手里,只见他暴怒的把画碾成碎片,没多久就查到了太子妃头上,太子妃温子然狠狠的刺了一剑说道“你的命留给夕颜”,让太医帮太子妃包扎,然后送到牢房里关着,因为此事,温子然跟大汗吵了一架,父子二人关系变的僵硬。

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我无意间听太医说,我内脏出血,时日已不多,我就呆呆的看着外面的花开的艳丽,好似一切都与我无关,现在的我很纠结,我很想很想莫修染,那个仙子一般的男子,但又不想就这么见到他,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现在的我很脏,配不上他,我想给他留一个美好的记忆就好。温子然说他已经把那几个畜生处以极行,太子妃交给我处置,我说放了她,不是我多么的大度,而是这个女子的身份特殊,不是说处死就处死的,我不想在我最后的日子里还给他制造麻烦,温子然愧疚的看着我。

我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莫修染了,可他最终还是来了,已入初春,天气很是暖和,可我还是裹着厚厚的衣物,动不动就咳出血来,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子然说他已经进城了,我忍着强烈的困意,等着见他最后一面,来了,近了,我看到了白色的衣角,这是他最爱的颜色,嘴角轻轻的扬起,再也抵挡不住困意的袭来,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在闭上眼睛的最后一幕我看到了,莫修染冲过来接住我要趴到旁边桌子上的身子,大声的叫着我的名字,只是我听的声音好像从好遥远的地方传来,很不真切,这是我最后一次也是第一次听他这么撕心裂肺的叫我,终究还是滴下了最后一滴眼泪。

全文终……………………………………………………………………………………

第三十八章 缘起缘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