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都是人皮惹的祸

  “原来这人皮是你做的啊,我应该是给钱了的吧”我讨好的笑着,“轩辕国最是得宠的已故的良妃娘娘原来躲在这里当丫鬟啊,可真是谁都想不到”鬼医自言自语的说道,“什么良妃啊,难道小环是当今的良妃娘娘”我惊讶的捂住嘴巴说道,他看到我的表情不似做假,伸手扣住我的手,把了会脉搏,笑到“果然是人生如戏啊,想不到你失忆了,刚好带你回去做研究”“你没有权利带我回去,我是白云山庄的人”“放心,我已经把你买下来了,你已经是我的了”“我没有跟白云山庄签订##契,我是自由的,他们没有权利把我卖了”我气呼呼的说道,“这就不关我的事了,武林大会之后,你就跟我回去”说完优雅的起身走人。

“纳兰祺旋凭什么把我卖了”我气愤的说道,气冲冲的往纳兰祺旋的书房走去,可惜的是没有找到,估计是由于明日就是武林大会了,比较忙碌吧!由于这个武林大会的到来,白云山庄住满了形形色色的人,事情也比较多,每个丫鬟小厮都在忙碌,由于我现在名义上是鬼医的人,所以没人催我去干活,每个我认识的人看到我的表情都有些许暧昧,这都是什么事嘛!看来我失忆以前是皇帝的妃子,并且得罪过鬼医,难道我灭他全家了,还是抢他的脸皮了,害他追到这里,连我失忆了也不放过,不过我要是皇帝的宠妃的话,那我还活着的消息皇帝会打听不到?肯定不是真的宠爱,算了,一下子多了个夫君,而且还是跟一大波女人一起共用一个夫君想想都恶心,希望皇帝这辈子都不要找到我,想想都觉得恶寒。

夜黑风高杀人夜,我再次来找纳兰祺旋,又不在书房,我像小环打听了一下纳兰祺旋的住处,直接奔到纳兰祺旋的住处,还好最近小厮丫鬟比较忙,没有人守着,我推开门,走了进去,没有看到人,我径直往侧房走去,我去,我居然看到了美人沐浴,不,是美男沐浴,话说我是不是该回避一下,正当我纠结的时候,“过来给我搓背”轻柔的声音如羽毛一样拂过,我是不是该感慨一下这男子居然长的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趁着他没睁开眼睛,我想偷偷的溜出去,“纳兰庄主难道没有教过你待客之道吗”美男睁开了眼睛,“从今早开始,他就没有权利使唤我了,那么你更没有权利”我第一次这么潇洒的说完一段霸气的话,感觉还不错,我转身就要离开,让我伺候纳兰祺旋的小白脸,想都别想,真是白瞎了一幅好颜色,两个都长的不错,居然好男风,我转身的时候一脸嫌弃的表情被美男子看到了,“哗啦”没等我迈出步子,美男穿着薄薄的中衣堵在我面前,只见他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精致的五官,额前一缕紫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淡紫色的眼眸里藏着清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花色,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

“你想干嘛?我告诉你,我可是会武功的”我弱弱的说道,心里想着,他不会有特殊癖好,看了他身体就要被挖眼睛吧,他从头到脚把我看了一遍,“咦,奇怪”然后就点住我的穴道,自言自语道“这手跟脸不是一个肤色的”我听他这么说就有些火大了,还让不让人好好的带人皮面具啦,不就带着人皮面具嘛,招谁惹谁啦,当然我能做的只能是瞪眼,我使劲的瞪他,他伸手在我脸上摸了一下,然后又摸了一下我的手,然后就准确的找到了人皮面具的贴合点,撕拉一声就撕了下来,然后研究着人皮面具,直接将我无视了,我也算是个美女好不好,就这么刺果果的被无视了,果然好男风,“你是宫月痕的什么人”画风一转,清冽的目光看着我,解开了我的哑穴,“我不认识”我扭头不去看他,其实是我讨厌他,而他理解为我在说谎,“不说实话也可以,宫月痕好像也在这里,我带着你去找他,这么好的东西他都肯给你,那么拿你去跟他换药,应该可以换到不错的药”“你敢拿我去换东西,那我就让天下英雄都知道你跟纳兰祺旋好男风”我自以为拿住他的把柄,“纳兰祺旋好男风,呵呵,我算是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不碰女人了,丫头,你算是给我一个好消息了”“你有没有耳朵啊,我明明说的是你跟纳兰祺旋两个人私通,你都在他房间洗澡了,这可是狡辩不了的”“他房间?原来是去找纳兰祺旋的,宫月痕让你过去干嘛?**还是**”“我靠,**你大爷,收起你龌蹉的思想,放开本姑娘,不管你们有没有一腿,反正你长的这么妖艳,他又不近女色,我一说谁都会信,我……”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他黑着一张脸,点了我的哑穴,进入内室,过了会穿着一身红衣,一手那扇,一手拎着我朝西厢房飞去。

等到了地方,我算是知道谁是宫月痕了,原来是那位面具大叔,人刚落地门就开了,只见里面一带着面具的男子两双搂着美人,在不安分的上下其手,美人被这么调戏的吃吃的笑,还有一美人在前跪着喂酒,看到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我脸刷的红了,跟红透了的苹果一样,“是不是吃醋啦”美男乐呵呵的说着,拎着我走了进去,“鬼医果然如传闻中一样”“原来是多情浪子段天涯,看你这架势是送美人来了吗”说着推开怀里的美人,美人识趣的退下,“呵呵,美人倒是个美人,不过是你认识的”段天涯意味深长的说道,“倒是个美人,好像哪里见过”宫月痕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段天涯趁机解开了我的哑穴,用内力把声音传到我耳里“是不是很伤心,他都把你给忘了,要不就跟了我得了”我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我该怎么办,我低头转动着眼珠子,想着逃脱的办法。“既然忘记了人,那这个记得么”段天涯乐呵呵的说着,好似天上马上就要掉银子了一样,手里拿着人皮面具,“哦,原来是你这个丫头,是不是又出去调皮了”宫月痕说着就把我往他怀里拽,我想着他之前怀里抱着的两个女人,想想就恶寒,我着急的一只手拉住段天涯的衣袖,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并且摇摇头。“宫兄何必如此着急,你看你伤透了美人的心,现在没人都不要你了呢”说着用手中的扇子逼宫月痕松开手,“段兄这是什么意思”宫月痕一改慵懒清冷的问道,“宫兄,你这位美人带着面具偷看我洗澡,你看是不是得给点补偿啊”段天涯一本正紧的说了出来,本来对他还有些许的感激知情的我,瞬间气红的脸,这是要把我卖了,我还差点替他数银子,“你看你的美人脸都红了,说明我没有说谎的哦”段天涯没羞没臊额说着,婶可忍叔不可忍“谁偷看你洗澡了,长得跟女人似的,要看也是看纳兰祺旋这样的人洗好不好”“哎呦,原来美人喜欢看纳兰洗澡啊,要不什么时候我带你去看,宫兄啊,我看你脑袋上绿成一片草原啦”段天涯无良的说道,“废话少说,你想要什么”宫月痕冰冷的说道,“听说宫兄有还原丹,就勉强用这个作为补偿吧”“这个送人了,没了”“送人?既然宫兄这么说,那在下就告辞了”说着啦着我就往外走,“你可以走,把她留下”“想要她,那就拿药来换”说着接着往外走去,一声声怪异的笛声传来地上,四周传来了丝丝的声音,没一会就看到地上爬满了蛇,吓的我紧紧的抓住段天涯的衣袖,笛声停下来,蛇把我们包围做着攻击状,“现在可以把她留下了吧”宫月痕把玩着手中的笛子说道,“看来她对你还挺有用的,不然怎么舍得在这里放出你的毒蛇,看来我要改变一下我的想法了,我得把她带回去研究研究”话音刚落,院子里多了好多人,一下子就热闹了,当然纳兰祺旋也在。

“段兄,宫兄,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明日便是武林大会,明日再做比试也不迟”纳兰祺旋站在蛇圈子外说道,“盟主,这可不是我挑的事,是段兄抢人再先”宫月痕瞟了一眼段天涯说道,并吹了个音符,蛇群退去,武林大会开始之前,在白云山庄上不许打斗,否则群雄攻之,这是古往今来的规矩,这也怪不得工月痕要先告状,“你要是落在宫月痕手里,你被利用完就会被拿去喂蛇,我可以答应你得到我要的信息,我就放了你”一个传音个刚落,又穿来了另一个声音,“你别妄想段天涯是个好人,他在没玩够你之前是不会放过你的,你还不知道那些被他玩弄过的女子,不是疯了就是傻了”宫月痕猜到段天涯会跟我这么说,因此他“好心”的告诉我,段天涯不是什么好人,“盟主,我跟她心心相惜,相爱已久,哪知宫兄横刀夺爱,我这是过来带我爱人回去的,却招宫兄百般阻拦”“既然,你们相爱已久,那你可知她叫什么”宫月痕打定他不知道问道,“她是我的小蝶”段天涯斩钉截铁的说道,一手搂着我额腰,深情的望着我,要不是我是当事人,我也就信了这鬼话,我挣开他的怀抱跪求道,“盟主大人,各位英雄豪杰,求你们救救小女,小女本是镇上一卖花女,前几日正当我卖花之时,这位公子他强强小女上山,要小女从了这位公子,小女不肯屈服,想着盟主及各位英雄豪杰都在此处,便寻了机会,换上丫鬟的服饰,偷偷的跑了出来,没想到碰到这位带面具的公子,他说小女性格刚烈,是他喜欢的类型,因此就把小女带走关在房中,不知红衣公子如何寻到此处,与面具公子发生争执,然后就有了各位见到的这一幕,求各位豪杰给小女做主”我仰着头,眼泪在眼里打圈,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引起了广大男性的同情和愤慨,“盟主,我们都是正义人士,不应做这些鸡鸣狗盗之事,我觉得先放了这位姑娘,然后再惩戒这两个小人”一男子气愤的说道,“这两人实在是太丢武林人士的脸了”其他人附和到,盟主显然不信,手一摆,瞬间又安静了,“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要说的么”纳兰祺旋看了眼我,抬头跟他们说到。

第十七章 都是人皮惹的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