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错过

  到达了终点之后,书生给了我一套两进的房子,我说这就借我的暂住一个月,他就笑笑,其实经过十几天的相处,我想他要是他不是鬼医的朋友,我们应该会是朋友,可惜朋友也会有先来后到之别,最后我提议我给他做些吃食,当做最后的告别,我带上纱帽去附近街上买了些菜和酒,说实话他这么走了,我还是有些许的不舍,可能是这段时间他的照顾,可能是他是我醒来之后第二个对我最好的人,第一个是婆婆,第二个就是他,我当初救他只是顺手而已,而我却要求他做这么多,其实心里还是过意不去的。可能是最近记忆复苏了些,总是想起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和话语,还有些奇怪但好听的歌舞,我想既然是最后一天的朋友,那我给他做点不一样的东西留念。

到了饭点,我做了四菜一汤外加一个甜点,甜点是提拉米苏,我只知道提拉米苏的寓意是带我走,我想他应该不知道,其实我现在还会做其他的甜点,,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做提拉米苏,可能是我的不安感,或者是他给我的安全感,让我舍不得离开,我想要是跟他身边应该会安全的吧,他那么细心又会武功,会护我安全的吧,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我们注定不会是朋友。“这个糕点奇怪的,叫什么”“它叫提拉米苏”“好奇怪的名字,不过也挺配这奇怪的造型和颜色”“你可以尝尝看,问道可是不奇怪的哦”书生带着疑惑的目光,夹起一块放嘴里,慢慢额品尝,确实挺不错的,“你怎么会做这个,是你想起什么了么”“我没想起多少东西,也只是想起了些吃食,我也是凭借着记忆做着”说完我和了口酒接着说道,“我在想以前的我是个怎样的人,是不是很坏,不然怎么会得罪这么多人,还是我有什么法宝,让所有人都觊觎”我笑着说道,“以前的你,我不认识,但听说过,不过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的比较好,这样活着比较快活,以前的记忆只是一种负担”书生玩着酒杯说道,“那你认识鬼医,也听说过我,那你是不是知道我是怎么得罪鬼医的,我是不是杀了他全家?让他这么的不放过我”我半认真半开完笑的说道,“你没有得罪他,你只是有他需要的东西,不过你耍了他,以他的心眼利用玩你之后不会轻饶你的”,“果然,我得到了不该得的东西,招人眼了,可惜我现在不知道他要的是什么”我自嘲的笑笑,“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诚恳的看着书生说道,“对了,这个还给你,你这里有琴么,我弹一曲给你听听”说完我又饮了一杯,“稍等,我去取”说完他走进内室,取出了把古筝出来,我坐在古筝前,双手放在上面,轻轻的弹唱着独家的记忆,当我唱到“我希望你是我独家的记忆”的时候眼里不知不觉的落了下来,他拿出手里的笛子给我伴奏,我想这是我们之间最后一次这么和谐的相处了,也是我们最后的美好时光,我多么想时间停留在此处。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趟在床上,床边上还有一袋银子和一封信,我快速的拆开这封信,快速的浏览了里面的内容,其实里面就是一句话,“我也希望是你独家的记忆”落笔处写着温子然,着是他间接的告诉我他的名字,我看完之后冲出门口,到处找他的影子,虽然心里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冲出去找他,没有发现他的半个人影,我回到房间拿起那封不能称为信的信,反复的看,一遍又一遍,知道眼泪模糊了双眼,我才收起了信,梗咽的说道“这个银子算我借的,以后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我都会还给你”,说完我数了一下,里面有50两银子和100两的银票,我在里面拿出了2两银子去街上的成衣店里面买了套两套男装,换上之后,买了些脂粉和地图,拿到家里对着自己额脸一通描绘之后,我白皙的皮肤变成了深黄色,脸上画了条疤痕,本俊俏的五官被这条疤痕破坏了美感,然后开始研究地图,我想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用这些银子经营一家店铺,然后寻一良人,一生一世一双人,关于以前的记忆或者一切都当作是前世的事情,想不想的起来都随缘,至于温子然,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以后不会再见,就算见到也只是敌人。

温子然自从离开江南之后就赶回京都,由于得到消息,有人花重金买南宫雪的也就是夕颜的人头,要是在以前他一定会接,不过这次他想随性一回,找出买主,灭口,让南宫雪彻底的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从今往后只有夕颜,回到京都暗幽阁分部,“启禀阁主,买家的资料已经得到了”“说”“买家叫南宫静大将军是南宫羽的嫡长女,当今轩王的王妃”“还有谁知道南宫雪还活着?”“轩王应该是知道的,前段时间他派人秘密的调查,南宫静应该是从轩王那里得知的”“叫幽、冥两位护法带些人手去把他们都杀了,不要让别人得知是暗幽干的”“是”

追星阁的雅间,“子然我找到南宫雪了,可惜她失忆了,还让她跑了,你说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就不知不觉的溜出去了,纳兰祺旋都在疯狂的找她,你说会不会是纳兰祺旋演的一出戏”宫月痕激动的唾沫横飞的说道,“可能吧”温子然有不自然的说道,江湖上没有人见过宫月痕的真面目,这次他没有带鬼面具,只是这长相很是普通,不知道是他的人皮面具还是真的长相,每次他见人都不是同一副脸,“你说你这也太敷衍了吧,我千里迢迢从洛阳赶回来见你,你就对我这么冷淡啊”宫月痕摆出一幅深闺怨妇的嘴脸,“不然怎么样,跟你一样激动,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跟我关系匪浅”温子然不瘟不火的说道,“别呀,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听说你派人去杀轩王和轩王妃了,他们是哪里得罪你了”宫月痕好奇宝宝似的问道,“扣扣”响起来敲门声,“客官,您点的菜来了”“进来”“客官这是我店新推出的糕点,名叫提拉米苏”店小二放下糕点之后退了下去,并关好了门。“子然,发什么呆快尝尝这个味道不错,虽然名字怪了点,好像听说这个糕点有一个凄美的故事和含义”“什么故事”“我才发现原来你喜欢听故事啊”温子然面带杀气的看了宫月痕一眼,“别介意啊,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故事,好像是关于男女情事的,至于那个含义我倒是知道,就三个字,带我走”听到这三个字,温子然站了起来,快步走出厢房,“是我说错什么了么,别走这么快等等我”宫月痕手里还拿着一块糕点追着在温子然身后,温子然不知道从哪里取来了一批马,上马就是狂奔,宫月痕眼看是追不上了,也就回到酒楼,接着吃喝。

三天后,温子然风尘仆仆的来到江南,到了他借给我的小居,推开大门走了进去,找了一圈并未找到夕颜,温子然就坐在他跟我一起吃饭的院子里,一直等到了天黑还是没有人过来,“看来她已经离开了”。其实温子然在路上碰到过我,只是他骑着马快速的经过镖车,而我穿着男装,跟在镖车后面。

两天前,我准备好了所有的东西,交了些银子跟着押镖的队伍往南行进,我想一个人出去比较危险,还是跟着押镖的队伍比较安全,怎么说他们都是闯荡江湖多年,知道怎么避开山贼,或者怎么跟山贼打交道。一路上顺风顺水,让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接下来就要到魔教的地盘了,大家提高警惕”标头大声的说道,“大哥,魔教会干劫匪的勾当吗”我用手指戳了戳旁边的镖师问道,“之所以叫做魔教,因为他们办事不按江湖规矩,全凭心情,谁也不知道他们这一分钟想干什么”,虽然到了魔教的地盘,但我们运气好,并没有碰到魔教的人,可能他们今日心情不错,不想打劫我们,到了魔教活动频繁的城镇上,并没有我想象中的落后,凌乱,而是很整洁,街上人来人往,各种吆喝声,好不热闹,我思考了一会跟标头说,“陈大哥,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我觉得这里挺好的,我决定留在这里了,这个是10两银子,是我的感谢费”“姑娘,这金陵,可是魔教的地盘,你一个姑娘家的,不安全,你确定要留在这里?再走两天就出魔教的范围了,姑娘要不要再过两天”“不了,还是留在这里好了,我觉得这里挺独特的,陈大哥是怎么知道我是女儿身的”“嘿,怎么说我行走江湖二十几年了,这点眼力还是有的,既然姑娘决定留这里,那我们就先行一步,告辞”陈大哥豪气的说。“保重”我一抱拳说道。

我找了一家相对便宜的客栈,交了两天的钱,看着越来越少的银子,我想还是先买个房子住下,然后找一份工作,前几天不安冲击的大脑,让我忍着头痛的回忆以前的事情,本想着顺其自然的想起来,可是现在我面临着生存的问题,要想办法挣钱,那得想起来自己会些什么,不过这段时间的头痛没有白忍,让我想起了自己是谁了,我知道自己叫做林雪一个来自21世纪的灵魂,还有21世纪的一切,但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还有过来后都发生了什么,再这边多久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凭借着21世纪的东西,让我在这里活下来应该还不是很困难的,还好以前我有两个爱好,一个是厨艺,另一个是歌舞。我把行李放在了客栈,给了店小二20文钱,让他带我去找可靠的牙婆买房子,别小看这20文,这可是他十几天的工钱,就这么跑一下腿就得到了,他害死很乐意干的。我跟牙婆子看了一天的放在之后,买了一套一进的房子,我一个人够住就行,主要是比较便宜,位置也是不错的,这本来是一户秀才住的,好像考上了榜眼,带着老母亲进京了,这房子也就托牙婆急着卖掉,因此价格不是很高,花了30两银子,比我预计的少了20两,还是很划算的,第二天我去把房子打扫了一下,房子不大,也就打扫了半天就好了,之后就是到街上买了些日用品和几套男装,回家后看着手头只剩下了10两银子了,肯定是不够买一家店铺的,看来先去赚些钱再想办法了。我换上一套全新的男装,来到全金陵城排名第二的妓院,对就是妓院,我看了下牌子叫怡红院,心里默默的吐槽,好土的名字,怪不得只能排到第二,我摇着扇子大步走了进去,门口迎接的姑娘过来挽住我的手臂,扭着水蛇腰,我一把搂住她的腰,调笑道“美人,你们妈妈在哪里,麻烦带一下”,我拿出一两银子在她面前一摆,那“美人”娇嗔的看了我一眼,把银子塞到腰间,“公子随我来吧,妈妈正在楼上伺候红莲姐呢”“哦,你们的红莲姐是什么来头,要妈妈去伺候”“却,她能是什么来头,不就是长的好看一些,就摆起头牌的普,妈妈也真是的把她当宝一样捧着”“美人”带着几分不屑和嫉妒的说道。

“妈妈,我有些事情想跟您单独谈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我拿出十两银子,妈妈含笑的甩了一下帕子“瞧您说的,当然可以啦,公子跟我来”说着拿走了银子带我来到一间空房间,“这位顾念有什么话现在可以说了,我可是很忙的”果然银子是个好东西,可惜我给的不够多,“妈妈好眼力,既然这样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我想跟妈妈谈一笔生意,保证妈妈不会亏本,还能让怡红院成为咋们金陵城最红的娱乐场所”“那姑娘说说看”“麻烦妈妈先给我准备一盆水,这样我才有资本跟妈妈谈”妈妈开门吩咐了一声,没过多久一位小厮捧着一盆水进来,我洗掉脸上的妆容,解开头上的发带,“妈妈,您觉得我比那位红莲怎么样?”妈妈看的呆了呆,“云泥之别”妈妈脱口而出,“就这么说吧,我想跟您签一份契约,我来这里卖艺,不过我卖艺的所得的银子,跟妈妈五五分,我跟妈妈只是合作关系而且是长期合作,妈妈可以向外宣称我是怡红院新来的头牌,不过只卖艺,我先每天晚上在台上表演两场节目,这节目一定是这里没有的,而且更能吸引人,但我不接受私人包唱,妈妈要是觉得可以的话,那我可以跟妈妈谈谈接下来的细节”“姑娘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就直说了,不是我不相信姑娘,要是我们怡红院大力宣传之后,姑娘带不来银子,我们还是亏本的”“那这样吧,麻烦妈妈给我一套衣服和面纱,我现在上台简单的弹唱一曲,妈妈且看效果就好”妈妈带着怀疑的目光拍了拍手,跟小厮吩咐了几句,过来段时间,我换好了衣服画好了妆,并且在额间画了多蔷薇,出来的时候,正好是晚间生意最是欣荣的时候,我抱着琴来到台上,妈妈已经派人在台上说辞,袅娜的身姿,狐狸般勾人的眼睛,额间还盛开的蔷薇,可惜带着薄薄的面纱,见不到容颜,台下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我坐了下来,开始弹唱一曲《繁花》,铮铮的琴声想起,轻柔的声音,一句句深情的歌词,“数着年月只为花开那一面,就算来来回回错过又擦肩,你的喜悲优乐我全都预见,三千繁花只为你一人留恋”当唱到这句的时候,我想起了我来这里的第一次心动,没来得及表白就这么错过了。台下的效果甚好,下台的时候妈妈已经写好了契约,我仔细的看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双方就签订了,商量了下接下来的事情,我换上自己的衣服换了妆扮回到家里,好好的睡上一觉。殊不知我从怡红院出来后就被人跟踪,不过跟踪的人只是跟我到我的新家就回去了。

第十九章 错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