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庶女重生

  谢碧茗在心里是觉得自己是真的笨到可以,被人家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那!?凭什么啊?凭什么?凭什么自己就得要当着他们手底下的一条狗给他们办完事,他们就当垃圾一样把自己给一脚踢开了!?凭什么啊?

谢碧茗渐渐睁开眼睛,旁边还有一个女人抱着自己哭着说道:“茗儿!茗儿!我的茗儿啊?!你这是怎么了?我的茗儿啊!”

谢碧茗看清了那个女人的容貌。这是自己的母亲岳氏,谢碧茗只觉着热泪盈眶,抱着岳氏说道:“娘!女儿好想你啊!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么?”说完又抽泣了几下。岳氏狐疑的看着谢碧茗,茗儿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在冰天雪地跪了一夜,冻傻了!

岳氏摇了摇谢碧茗,随后哭着说道:“茗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谢碧茗看了眼岳氏,又看了眼整个房间,这,这,这不是自己以前的闺房么?奇怪了?自己不是死了么?怎么?还能看到以前的房子和故人?难道阎王爷许她在最后一次留恋人间!?谢碧茗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这栋房子的墙,硬硬的!滑滑的!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自己,自己不是重生了么?怎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随后谢碧茗不由自主的掐自己一下,啊!好痛!不对!别人不是说了么?死了是不会痛的!可是自己刚刚明明好痛哦?难道?哦?会不会是老天爷见自己的人生太惨了?然后给自己一次重生的机会?

谢碧茗看了整个房间,又打量了眼岳氏,这!这!老天爷!你!你!你是真的看不惯他们这么对自己的是不是?也是!自己对他们付出了那么多,吕革珐想登上皇位,哪怕是有一点的希望她都用命来为他争取啊!还有谢月华,自己得知她跟吕革珐两人一见钟情,不惜把皇后的位子让给她!可是他们那?把自己打入冷宫!每天还给自己吃一些个太监宫女们吃剩的发霉的馒头!到最后还用人彘赐死了自己!

老天爷!你是不是觉得这是非常不公,所以给自己一个机会让自己重生了!是不是啊?

谢碧茗狠狠的掐自己一下,哇!好痛啊!自己重生了!重生了!

谢碧茗立马就晃着岳氏欣喜的说道:“娘!娘!你是我娘?!对不对?你是我娘?!对不对?你是我娘?”现在的谢碧茗差不多已经魔怔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还能重生!还能再见母亲一面!谢碧茗拼尽力气的晃着岳氏,嘴里对他说道:“你是我娘!是我娘!对不?”

岳氏看着谢碧茗魔怔发疯的样子!冷静的对谢碧茗说道:“茗儿!你到底怎么了?你!你不会真的在冰天雪地里头冻傻了吧!我的茗儿啊!”岳氏看着谢碧茗发疯的样子以为谢碧茗在冰天雪地里头冻傻了,不由心中如同坠进地狱一般的崩溃了!谢碧茗,她的茗儿?她下半辈子唯一的寄托和依靠!也是她相依为命的命根子啊!就这么!这么?就这么疯了啊!

岳氏不由抱起谢碧茗,嘴里崩溃的说道:“我的茗儿!茗儿啊!呜呜呜……”

谢碧茗从惊讶中醒过神来,看着岳氏道:“娘!娘!您怎么了?我这不是没事么?你!你!你这是!”谢碧茗看着岳氏发疯的样子,想到自己刚刚的失礼,谢碧茗晃着岳氏说道:“娘,娘,您怎么了?”

岳氏感觉到谢碧茗再晃自己,回过神来看着谢碧茗,哭着说道:“茗儿!茗儿!你!你!你没有疯啊!?”

随后抱起谢碧茗,“茗儿!茗儿!”自己的女儿,自己的茗儿没有疯!太好了!太好了!谢碧茗不由挣脱岳氏的怀抱,对岳氏说道:“娘,这是哪儿?”

谢碧茗觉着这眼前的一切有些熟悉,自己这重生在了哪儿呢?

岳氏觉着谢碧茗会不会是脑子有些个糊涂了,连忙对谢碧茗说道:“茗儿,你不记得了,这是你的闺房啊?!”

闺房?

谢碧茗打量了一眼整个房间,闺房!没错!这的确就是自己以前的闺房!可是现在是什么时候啊?谢碧茗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全身,自己的身体就像个十几岁未发育完,未成年女孩一样!那自己到底几岁了?

岳氏看着谢碧茗,对谢碧茗说道:“茗儿?茗儿?你不记得了?你在冰天雪地里跪了一夜,难不成是脑子冻傻了!”

冰天雪地?

谢碧茗使劲的在自己脑子里搜索自己什么时候在冰天雪地里跪了一夜。对了!她记得自己十二岁那年,一时贪玩走到了鸣翠院玩,恰巧自己的嫡出四姐谢月华也因为感兴趣到哪里玩,鸣翠苑是自己的父亲谢越贵办公工作的地儿,谢月华一时不慎把桌上的茶水洒在了谢越贵很重要的奏折上,那可是谢越贵忙了好几十天的奏折啊!并且只有这一份!

谢月华把茶水洒在了那上头,因为害怕谢越贵来惩罚她,所以慌里慌张的走出了鸣翠苑,而恰巧自己也看见了四姐把茶水洒在奏折上的情况,也因为害怕自己父亲会责骂自己慌慌忙忙的走出了鸣翠苑,等到父亲发现的时候,发誓一定要找出这个破坏奏折的人,并且好好的对他是一顿罚。

相府夫人温氏也就是谢越贵明媒正娶的嫡妻为保自己的女儿不受罚同时也保住谢月华在谢越贵心中的分量特意去查了查鸣翠苑当时还有谁出没,之后就查到自己当时也出没在鸣翠苑里头,于是温氏便要自己去承认是自己把茶水给洒在了奏折上,好保护她女儿的清白。自己当时也没办法,就算自己不承认,就算查到了谢月华头上,就算谢越贵真的惩罚了谢月华,温氏也不会放过自己,以温氏在谢家的能力,那自己和母亲在谢家的日子一定比狗还要难过。故此答应了温氏替谢月华担了责任,父亲给了自己一顿板子,还让自己在冰天雪地里头跪了一夜,从此就对自己没了好感。

谢碧茗想起这件事都觉着自己是笨到可以,一个是嫡母,一个是父亲,比起来自然是父亲最大,可是自己宁愿得罪父亲也不要得罪嫡母,笨那?!

不行,自己上辈子已经被他们坑的够惨了,凭什么要把自己要当她们的一条狗?为她们卖命?然后在自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把自己想一个无用的垃圾一样的给一脚踢开了!不,不,她要把利息给讨还回来,她要把利息给讨还回来。

谢碧茗无意间摸到了腰间的玉佩,随后谢碧茗看了一眼外面,然后对自己的母亲说道:“娘,娘,现在是什么时辰,我想向父亲请安。”岳氏想了想,茗儿这个时候要找相爷请安?昨儿个是她自己承认是她把茶水洒在了相爷的奏折上,这时候来给老爷请安,难道是想讨好一下他?

岳氏对谢碧茗说道:“茗儿啊!你也太不小心了,好好地你去鸣翠苑干什么,你不知道那是你父亲管理朝中大事的地儿啊!你去哪儿干什么?我的闺女,而且还把你父亲那么重要的奏折给用茶水给洒了!”

谢碧茗看了眼岳氏,因为不想让自己母亲担心,所以温氏让自己替谢月华但罪名的事直到谢碧茗死也没告诉她!谢碧茗对岳氏说道:“娘,你到底去不去?”

“好,好,好,去,我领你去。”岳氏没法子也只好领着谢碧茗去一趟谢越贵的越野阁,顺便向谢越贵道个歉,而且看这个时辰也是时候向老爷请安了。

越野阁

姨娘小姐们正在一个个坐在堂中,其中还有相府夫人温氏,而谢碧茗母女也正好赶到了。

一向喜欢没事找事的曹姨娘向岳氏走来,笑盈盈的对岳氏说道:“哟,这不是岳姐姐么?”

随后曹姨娘看了一眼拉着岳氏的谢碧茗,嘲笑着对岳氏说道:“岳姐姐,我可听说了,你的那个赔贱货顽皮性烈,居然跑去鸣翠苑调皮捣蛋还把老爷的折子给洒湿了,被老爷打了一顿,还在冰天雪地里头冻了一天一夜呢?诶吆。啧啧”

说完曹姨娘看了眼谢碧茗,谢碧茗和岳氏当然明白,曹姨娘的那个赔贱货骂的就是谢碧茗。

尤其是岳氏是恨不得把这个曹姨娘给千刀万剐。

妈的,该死的贱蹄子,居然敢骂自己的女儿。

而谢碧茗则是惋惜的看这曹姨娘。诶呀,像这种自以为是,喜欢没事找事的人,走到哪儿都会给自己惹得一身麻烦,尤其是再这样争风吃醋的大家族中。是最容易招惹来麻烦的。

谢碧茗拉了拉岳氏,这种女人,还是不要惹得好,免得给自己惹得一身麻烦。

岳氏看了眼谢碧茗,也实在不想和曹姨娘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事,现在最重要的是化解相爷对自己女儿谢碧茗的心结,不然自己的女儿这一辈子可就完蛋了!

一旁的五姨娘见状,也凑上来说道:“哟,曹姐姐,尽管这七小姐被相爷给罚了一顿,可怎么说也是小姐啊?你怎么说人家是赔贱货呢?”

第二章:庶女重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