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庶出

  曹姨娘瞪了眼五姨娘,小姐!小姐那又能怎么样?谢碧茗再怎么尊贵那也是个庶出的贱货,现在在家中的地位没了相爷的好感已经是一落千丈了!而她又得宠,说她几句不会怎么样的!顺便也尝尝这那官家小姐出气的滋味是怎么样的滋味?尽管谢碧茗是个庶出。

“放肆。”相府夫人温氏发话了,没错,谢碧茗是个庶出没错,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她也得她嫡母的颜面,传出去不能让人家说是自己虐待家里的庶女,怎么说也得不痛不痒申诉几句。

曹姨娘冷哼了一声,曹姨娘生性高傲,再加上得宠,相府的人没人敢对她不敬,甚至还以下犯上连温氏这个嫡母也没怎么放在眼里!曹姨娘认为温氏有正室身份傍身,而她有相爷的宠爱,她两差不多么?凭什么要自己像狗一样点头哈腰的巴结着她?

温氏见曹姨娘高傲的样子,觉得曹姨娘是触犯了自己嫡母的特权,别的姨娘那个不是听到自己发怒拍着她的胸脯子求爷爷求奶奶的求她别生气,可这个曹姨娘!她!不行,她一定要给这个曹姨娘一点脸色看看,不然如何让她在相府立足?

“曹姨娘,茗儿怎么说也是小姐!岂容你这样糟践,来人,曹姨娘以下犯上,责打三十大板子。”温氏发完令立马就有几个丫鬟小厮驾着曹姨娘出了门子.

曹姨娘拼命的挣扎着,“你们,你们,放开我,我是姨娘,我的身子,岂容你们碰的,啊,放开我。”曹姨娘这段时间在相府横贯了,还没人对她如此无礼的!

谢碧茗看着曹姨娘,女人总有人老色衰的时候,有得宠的时候就有失宠的时候,而且摔得越高跌的就越重,得宠的时候越是得意,失宠的时候就越是痛苦生不如死。尤其是像曹姨娘这种高傲美貌的女子。

突然,相爷谢越贵来了,恰巧就遇见曹姨娘被丫鬟小厮们架出越野阁的客厅的时候,谢越贵生气的对那些驾着曹姨娘丫鬟小厮说道:“你们,放肆,竟敢对姨娘如此无礼!”

丫鬟小厮们见状,忙松开了曹姨娘,生怕相爷因为自己驾着曹姨娘而相爷会冲冠一怒为红颜把自己给杀了。要知道曹姨娘这阵的枕头风可厉害着呢!那些个驾着曹姨娘的丫鬟小厮们一个个的都冷汗涔涔,生怕丢了自己的命。

曹姨娘高傲的看着丫鬟小厮们冷汗涔涔的样子,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她就知道她是姨娘,而且又有相爷的宠爱,相府没有人敢对她怎么样!而且现在是要好好地哄得相爷得欢心,曹姨娘娇滴滴对谢越贵说道:“相爷,您来了,你不知道,刚刚可吓死俾妾了。这些个丫鬟小厮竟然敢对妾身无礼。”

在曹姨娘看来,只要哄好了谢越贵,相爷就会什么都听自己的。

谢越贵心疼的看着曹姨娘,“诶呀,我的美人啊,你没事吧,这些个丫鬟小厮竟然敢对你无礼,回去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

曹姨娘娇滴滴的对谢越贵说道:“谢相爷。”而那些个丫鬟小厮们一个个都要吓晕了,完了,完了,他们这一辈子就要在这完了。

随后二人就进了越野阁的客厅。姨娘小姐们见谢越贵进了客厅,一个个都像谢越贵行了礼,“相爷(父亲)”姨娘小姐们异口同声的对谢越贵行礼说道。

温氏红着眼睛看着曹姨娘,这个曹姨娘,这几日因为得宠,已经触犯了她的权威,现在居然仗着相爷的宠爱对自己如此无礼,可也没什么办法,相爷宠着她,惯着她,自己也拿她没什么办法!好不容易拿着谢碧茗来教训一下这个贱蹄子,却让她逃过了这一劫!太可恶了!太可恶了!

谢越贵沿着中堂走进了正上位,坐下了上位的椅子,无意间瞧见了谢碧茗,谢越贵瞪了谢碧茗一眼,这个逆女,要不是她,自己还会被皇上骂了一顿,还险些贬了官。这笔账,他得好好和谢碧茗算算。

温氏看了一眼谢越贵,松了口气,幸亏谢碧茗替自己闺女顶了这份罪,要不然的话,说不定相爷还会把这笔账连同算到她的头上。

谢越贵不提还好,提起这个谢碧茗就一肚子的不甘和愤怒,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自己要替谢月华承担着这一切,她自己的事自己去承担,没必要让自己来负责。

谢碧茗看了眼谢月华,谢月华正高傲的看着自己,她是尊贵的嫡小姐,谢碧茗这样庶出的贱货为自己垫背那还是抬举她的!

谢碧茗看着谢月华高傲的看着自己的样子,心中是越发坚定了要将此事戳穿的决心。谢碧茗跪下来,哭着对谢越贵说道:“父亲,女儿知错了。女儿不应该顽皮到鸣翠院去,望父亲原谅女儿。”

谢越贵生气的看着她,这个逆女,还有脸说,要不是她自己在皇上面前失了皇上的一些个好感,而且还差点就丢了他的性命和前途,这个逆女,气死他了!谢越贵生气的指着谢碧茗说道:“你,你,你这个逆女,你,要不是你贪玩,为了你的一时之利,我又怎么会失了皇上好感,而且还害的我差点就没命了。你,你个逆女,你。”谢越贵指着谢碧茗说不出话来。

温氏连忙走过去抚着谢越贵的胸脯对谢越贵说道:“相爷,您别生气了,茗儿,茗儿,她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什么都不懂。也是一时贪玩罢了,您就不要再生气了。”什么么?那奏折明明就是你的亲生女儿给洒湿的,凭什么要让她替谢月华顶罪。

曹姨娘懒懒说道:“错了就是错了,承认了不就好了么,免得受些皮肉之苦。贱皮子。”

谢碧茗瞪了曹姨娘一眼,而岳氏是恨不得把这个曹姨娘给剐了。

谢月华也附和道:“是啊,是啊,父亲,七妹也只是一时贪玩,您就不要再生气了,平白气坏了身子。”

谢碧茗瞪了眼谢月华,突然从谢碧茗的腰间掉下一个玉佩,“啪”的一响,一时间客厅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注意在谢碧茗身上。

谢越贵看着那个玉佩,只觉着那个玉佩有些个熟悉,吩咐人道:“来人,把那个玉佩给我拿来。”

谢越贵的仆役小心翼翼把那块玉佩捡了起来,送到谢越贵面前,

“相爷。”

谢越贵拿起这块玉佩,左看看右看看。

温氏看着那块玉佩,那不是!那不是华儿的玉佩么!怎么?怎么?会在谢碧茗的身上?

谢越贵看出来了这是自己女儿谢月华的玉佩,皱着眉头问谢碧茗说道:“茗儿!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华儿的玉佩怎么会在你的身上?”

谢碧茗故作结巴的说道:“父亲,不,不,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谢越贵皱着眉说道:“你的,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赐给你这块玉佩啊?说,这玉佩,哪来的?”

谢碧茗哭着说道:“是我从鸣翠苑捡的,当初我看四姐从鸣翠苑出来,身上还掉了块这样的玉佩,本来我见到想还给四姐的,谁知刚刚走进母亲的院子,母亲就把我拉过来,问自己有没有进去鸣翠苑,女儿本来是想说玉佩的事,可是见母亲这样问我,我就实话告诉她,我进去过鸣翠苑,女儿本来认为可以说玉佩的事,谁知母亲对我说,让我去父亲那里承认我去过鸣翠苑,并且还让我承认洒湿了父亲的奏折。女儿本来还不解,可是母亲告诉自己,如果我不承认,四姐就会遭殃,女儿本来还不答应,可是母亲却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承认,就一定不会让我和姨娘在相府好过。女儿担心父亲会不信,可是母亲却告诉我,让我放心,鸣翠苑的人一定会只看见了我,不会看到任何人……”

谢碧茗突然意识到什么,立马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然后哭着对谢越贵说道:“父亲,父亲,那玉佩是我的,真是我的,洒湿奏折的人不是四姐,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还有姨娘,不管她的事啊,都欧式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谢月华看着谢碧茗,谢碧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还有温氏在心中把谢碧茗给狠狠的骂了一通!

谢越贵狐疑的看着温氏,又看了眼这块玉佩,又看了眼堂下坐着的谢月华与跪着的谢碧茗。谢碧茗的嘴里对着谢越贵说道:“父亲!父亲!不管四姐的事!都是我!都是我的错!要惩罚就惩罚我吧!我求求你了!父亲!”

谢越贵只淡淡说了声:“来人,传当天指认七小姐的证人。”

谢越贵身边的侍卫说了声。“是”

随后就走出了越野阁的客厅。谢越贵看了眼温氏,对她说道:“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温氏一时为难的对谢碧茗说道:“茗儿,你不要满口胡说,我,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这些话了。”

谢碧茗闻言立刻道:“对,母亲,都是茗儿一时胡说,胡说的,都是我,都是我,是我把父亲的奏折给洒湿了,不管四姐的事,都是我干的,不,四姐从未来过鸣翠苑,那玉佩真是我的。父亲。”

谢越贵一脸愧疚的看了一眼谢碧茗,这个孩子,可能自己真是冤枉她了。随后谢越贵看了眼温氏,倒是自己的这位以为很贤良的妇人,怎么会?不管怎么样?等到看见谢碧茗进鸣翠苑的证人来了,再说吧!

曹姨娘没事找事的说道:“哟,夫人,真没想到你居然为了保自己的亲生女儿,就让这不是你亲生的女儿来替你亲生的女儿顶罪,我常听人家说,这大户人家的夫人对待庶出那可是视如己出啊?!怎么您?和那些个大户人家的夫人不一样啊?”

“你给我住嘴。”谢越贵朝曹姨娘喝了一声。谢越贵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他原以为自己认为一直很贤良的夫人,认为她是怎样怎样的贤惠,怎样怎样的大度,对待她其他的子女们也能够宽容带之,视如己出,可最终还是他看错了,女人终究是女人,吃醋就是她们的本性,对待丈夫的其他孩子哪里能做到视若己出,啊,不,能容忍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能做到视如己出他宁愿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

岳氏听闻,立马就跪了下来.

“夫人啊?怎么说茗儿也是你的孩子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啊?你这也太偏心了吧?”岳氏也是万分的不公,自己的闺女根本就不是温氏的肚子里爬出来的,但是却要叫她母亲,凭什么呀?凭什么温氏要管着自己和自己的女儿,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把她们当成奴才一样。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一旁的五姨娘也附和道:“是啊,夫人,您怎么能这么偏心那?这七小姐怎么说也是你的女儿,你怎么能为了四小姐,而让七小姐来顶罪,你这也太偏心了吧?”对于五姨娘来说,他也是有些歌野心的,也想和温氏一样当上嫡母,坐上正室的位子,得知谢碧茗去鸣翠苑真相之后,怕自己的孩子有一天死在温氏的手下那该怎么办哪?于是经过谢碧茗这件事后,五姨娘更坚定了要坐上正室的决心,为自己的孩子谋一份好姻缘?也让温氏的孩子尝尝自己的孩子被人握在手心的滋味!而且她这次还得想办法让自己在相爷面前得脸,然后再推到温氏,不然正室的位子说不定不会是自己的。

而谢碧茗则是哭着在谢越贵面前说道:“父亲,真的是我,是我,不管四姐和母亲的事啊?”

温氏瞪了眼五姨娘,之后又急切的看着谢碧茗,她现在是恨不得把谢碧茗给一刀刀给割了。这个贱货,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承认个错误都要把事实给讲出来。谢碧茗说的没错,温氏的确就是像谢碧茗说的那样指示她的。只是那块玉佩,温氏看着那块玉佩。

雨中玉兰
接下来会怎么样么?

第三章:庶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