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弧矢七

  “咦?这?”正恒看到一处,一惊——这其实不是一张纸,是几张亲子鉴定的组合,其中一张写的是阿星和顾夏居然是母女关系?

“很吃惊吧?我当时看到这个也被吓坏了——我居然是我亲姑姑的女儿、是哥哥的亲妹妹。”

正恒没有说话,只是突然想起阿越说的——不管你信不信,顾星于我和正暄于你一样重要。眼眸越发深沉起来。

顾星顿了顿接着说:“我先是很高兴我终于还是顾家人,但是一想到我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又很害怕。但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猜大概我是过继给我爸妈的。”

“他们没告诉你原因?这么多年了。”

“奶奶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让我至今难以忘却——重要的是你是顾家人,重要的是你爸妈是对你最好的人,其他的都不重要。后来我也就没有问过了,我想如果他们能告诉我也早就说了,但是他们没有,所以他们一定有他们的苦衷。我也想通了,我有爱我的那么多亲人,我还是顾家人,至于什么亲生不亲生也没什么重要的了。大概就是这样。”说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累了?”依旧很关切。

“没有。只是还有些事很难说出口。”

“那就不说。我给你冲杯热牛奶睡觉?”抽开手准备出去。

阿星愣了一下,随即抓住正恒的手臂,疑惑地问:“所以每天的牛奶都是你给我准备的?”

正恒点点头。

“哎,我还以为是孝恩。看来是我想多了。”阿星的黑眸黯淡下来,耷拉着脑袋。

“我知道。”

“什么?”

“我知道你以为是孝恩给你准备的。”

阿星没有说话,放开拉着正恒的手,说不清什么情绪,很复杂。

“你对孝恩,恩——怎么说呢——太好了。”

“你对正暄姐也很好啊,我哥对我也相当好啊。”

“阿星。”正恒又坐下来,双手掌着她的双肩,“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当然知道。但是这是我欠他的。”说到这里她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看到阿星的表情好像很痛苦,正恒不忍心让她继续回忆这些伤心的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我去冲牛奶。”

一直到正恒回来,阿星动也没动还是呆呆地靠在床头,当正恒把牛奶给给她时,她没有接,而是抓住了他的手,“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嗯?”

“孝恩的妈妈是在帮我买鞋子的路上出车祸去世了的。”本很简单的一句话,阿星的声音竟有一丝颤抖。

正恒忙靠过去跪坐在床上,把她的头揽入怀中,“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况且这也不是你的错。”

“怎么不是我的错?要不是我想要新鞋子,她——”阿星说不下去了,趴在正恒怀里呜咽地哭了起来。

正恒没说话,只是心疼地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

差不多停止了抽泣,阿星又开口了:“你怀疑过孝恩是不是顾家人吗?”

这是一个很难的问题,要说光凭长相,孝恩长得除了像顾华跟其他顾家人都不像,但是他如果不是顾家人又为什么会一直跟着顾爷爷他们呢?

踌躇半晌,正恒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三星,耿源哥问过,但我没说。在哥哥面前,我从来都是尽量避免提到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大概和我的身世一样在顾家是禁区。”

“恩。”没问那现在为什么愿意告诉他?也没问为什么不告诉三星和耿源。

“其实——”还没说完床上的电话响了。那里手机,阿星手都颤抖起来,眼睛却是猩红一片死死地瞪着来电显示——

Sheldorr
又是半夜才发稿~这几天倒春寒,大家注意身体哦~

第二十四章 弧矢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