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牛郎星

  b市军总医院楼下,正恒帮顾星放好一些东西正准备上车,郝正匆匆跑来。看他们正准备离开,塞了一个额热水袋到她手里:“拿着。”

“郝学长,现在天气马上就很热啦,不需要它。”顾星盯着熟悉的浅灰色水袋,红了眼眶,但并不想伸手去接。

“别这样,拿着。你知道的,不然我不好交差。再说,你是坐车回去。”郝正又把热水袋往她怀里塞了塞,然后凑近她耳朵,耳语道:“好好儿的,啊。”

顾星点点头接过热水袋,舔了舔嘴唇,紧的一闭眼把在眼眶打转儿的泪水憋了回去。

郝正看着蔫蔫的顾星,很心疼,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口气。转头期待地看向正恒,“表哥,暄暄她——”

“快了,你别担心,我想顾越正在帮我们。你要对暄暄有信心,对时间有耐心。”压住心中满满的惆怅,正恒拍拍他的肩,故作轻松地说。

预料之中。

点点头,朝他们仨挥挥手转身离去。

---------------------------------------------------------------------------

南方的春天是很长的,嫩芽从露出小芽孢到最后长成大叶子,你似乎都可以看个究竟。但是,又好像故意让你为难似的,忽地一夜,全部的嫩芽儿都探出了头,而你只能在早晨打开窗的一瞬间惊呼。

身在一个春意盎然的世界里,想不开心似乎都没有理由。有些事情,想的通到想不通也就一瞬间。就像芽孢冲出来的一刹那,世界突然就明亮了。

一个很干净的诊所里,一位短发齐耳的女子安静地整理着东西。夕阳直直地从门口铺过来,所到之处都被披上了金灿灿的衣服。精致的小脸儿在阳光中更显美丽。

突然,明亮的夕阳不见了,女子抬头。逆着光,浅蓝色的衬衫看起来想是黑色,黑色的西裤笔直地贴在腿上。头发剪短了些,本在额头上的头发被反梳了上去,看起来精神了不少。随着他的走进,青黑色的眼圈儿却暴露了他的困意。

“顾越哥?”女子欣喜地喊道。

顾越微笑着点点头走上前来,“暄暄,怎样,最近还好吗?”

正暄给顾越搬来了一把椅子,倒了一杯茶递给他说:“挺好的。这里没什么好茶,你就先凑合吧。”

“没关系。”顾越双手接过茶,抿了一口放在旁边桌上,然后看了看正暄却又欲言又止。

正暄本也好奇为什么顾越会过来,于是开口问道:“顾越哥,你来有什么事吗?”

“我——”眼神躲闪着,不看着正暄。

正暄把椅子挪进了些说:“顾越哥,有什么你就说,只要我可以帮上忙。”

顾越抿了抿唇才下定决心开口:“暄暄,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在这里。”

正暄低下头没说话。

“但是,我一直没有跟大哥说,我想——你想明白了会回去的。所以,我只是稍微让人家关照了一下你,也没给你什么特殊待遇,怕你知道后又走了。”

“我知道,谢谢你顾越哥。”

“我这次来是想劝你回去的。”忐忑地说完这句话,顾越紧张地盯着正暄。

正暄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不解,“你也说了让我应该想明白再回去的。”

“半年了,还没想明白?”顾越伸出手来,摸了摸她柔顺的头发,“你妈妈都去美国接受治疗了,暄暄,回去吧,好吗?”

正暄并没有回答,只是泪珠一颗一颗的落了下来。顾越耐心地用双手捧着她的脸,用大拇指指腹轻轻地为她揩去来水,“暄暄,没有谁会怪你的,只要你回去好不好?”难得对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孩儿这么耐心。

“我大哥都不急,你为什么这么着急?”

这下,就把顾越难住了,想了想硬着头皮坦白道:“我妹妹现在借住在你家,所以,我想——”

“你想,如果我回去了我大哥会很高兴,然后会对你妹妹好一点?”没有讽刺,也没有关心。

顾越语塞,尴尬地点点头。见正暄好像有些不高兴,马上改口说:“你别多想,暄暄我也是很关心你的。如果你真的还没有想好,你就继续想,我没有要逼你的意思,对不起。”

见顾越急红了脸,暄暄笑道:“急什么?我没有说不回去啊!”

“真的?”

正暄用力点点头。其实也没什么想不通的,只是闹闹脾气而已,闹够了自然该回去了。看向窗外一派美妙的春色,在夕阳下更是可人,总该要做些不让自己后悔的事才不负这大好时光吧。

Sheldorr
听说电影中这种说法叫蒙太奇,同一时间不同场景发生的事情~ 感觉有逆转了!

第十四章 牛郎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