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多月后,数学老师进行单元测验。

杨沫拿到卷纸后看着那些题,感觉到既熟悉又陌生,第一次在考试中感到那么焦虑、无助,在不安与紧张之中她马马虎虎完成了卷纸。周末的时候老师将卷纸发了下来,结果没在杨沫意料之外,只考了51分。从小学到初中,无论什么考试,杨沫的数学不说每次都得满分,但也在90分以上。虽说这次的试题比较难,班里及格的很少,但这51分,对于杨沫来说实在接受不了。她都不敢去看那卷纸,那鲜红的51分已深深地刻在我的心里,卷纸上那刺眼的大叉让不敢睁开自己的眼。她仿佛能看到父母失望的眼神,听到老师惋惜的声音,看到同学们笑话的表情。她满眼泪花的低头坐在那里,想着这段时间自己的学习情况,她很清楚原因是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决。此时她多希望赵则浩能安慰安慰她,给她一点力量,但现在却找不到他。杨沫闷闷不乐地跟着同村的伙伴一起走出校门,看到了赵则浩,而他正在和其他的女生一路笑谈着往回家的方向走。杨沫看着,感觉特别委屈,当即决定与其断绝关系。

接下来这一个星期,杨沫都没怎么说话,也不理赵则浩,课下时间一直躲着他,弄得赵则浩也不敢跟她多说,周末星期时,杨沫把早已写好的与他断交的信交给了赵则浩,头也不回地就走。

十多里的路走在半路上的时候,赵则浩骑着摩托追了上来。杨沫吓了一大跳:他怎么敢骑摩托车?

赵则浩将车停在杨沫身旁,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跟我说:“你上来,我把你送回去,跟你说几句话?”

“不用说什么了!你走吧,我也不会坐你的车的。”此时的杨沫也顾不上周围的小伙伴们怎么看,有点怨气地朝他喊。

“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不想了。”杨沫连看都不看他,扭着头朝前走。但后背似乎长出两只眼来,看到无奈的他在原地呆了一会儿,调过车走了。

杨沫舒了一口气,又有点后悔,自己做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回到家后天已经微微黑了。闷闷不乐地吃过饭,杨沫独自到后边的屋子里做作业,说是做作业,但什么也做不进去。过了一会儿,听见妈妈叫她说有人找,杨沫出去一看,没想到是赵浩则。她心里顿时紧张起来:天已经这么晚了,你怎么敢来?要知道杨沫的家和赵则浩的家完全是反方向的,足足有三十多里。

杨沫跟爸爸妈妈简单介绍了一下,忙把赵则浩带到了后边:

“你怎么来了?”

“我骑着车。”

“多远呢,你不怕?”

“不怕。”

“你来到底干什么?”

“我……你到底为什么?”

杨沫没吭声,不知道该怎么说,能跟他说看到他跟别的女同学热火朝天聊天时很生气吗?自己都感觉到很可笑。

空气像凝住了一样,虽然彼此沉默了几分钟,但让杨沫觉得好像过了好几个小时。

“我说你为什么给我写那封信?”赵则浩率先开了口。

“我想好好学习,以后上高中,考大学。”杨沫的声音低得好像只有自己能听见。

“我知道了。”赵则浩轻轻地说了一句,转身走了出去。

杨沫感觉有点想哭,没有跟出去。听见前边大门想起,她才坐在椅子上开始发呆。

过了一会儿,妈妈走了进来,杨沫没敢看,但可以感觉到妈妈的火气。

“刚才来的是谁?”

“班里的同学。”

“这会儿了怎么还来?”

“问了点事。”

“有什事不能到学校再说,黑底半夜地跑这么远?”

杨沫没吭声。

妈妈倚在门上,两手交叉抱在胸前,声色严厉地朝杨沫喊道:“小孩家家的,牙还没长全呢,还敢跟我说,让我以后把闺女嫁给你,你算哪根葱?我不骂你?要不是嫌败兴,看我打不打你?”

杨沫听着妈妈的话,快要羞死了,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呢?

“你给我听着,咱不能跟人家不清不楚的,这要传出去多不好呢,你要上学就好好上,不上学就回来,不要在学校给我败兴。”

妈妈说完,甩开帘子走了出去,杨沫委屈地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刚才赵则浩走出去的时候,还感觉挺对不起他的,现在倒没什么了,只是感觉有点伤心。

第二天,杨沫门都没出,一直躺在家里边,向家里提出想转学,不想再回那个学校了,妈妈没同意,理由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也没有那个关系可以让杨沫转学。杨沫没敢坚持,就真的转学还得去学校,怎么能纯粹不见呢?

星期一开学,杨沫来到教室后,一直低着头看书,但耳朵始终听着后边的动静。直到上课,赵则浩还是没来。

“班长好像今天来不了啦?”苗苗悄悄地凑过来说。

“什么叫来不了啦?”

“我们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去叫他,他不在,而且他爸妈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不知道去哪了?杨沫心里紧了一下,没接话。

苗苗顿了顿又说到:“他爸妈现在在班主任那儿呢。”

杨沫心里更紧张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杨沫看见赵则浩的爸妈和班主任一起走了出来,远远看着他们说笑着,她安慰自己应该没什么糟糕的事情吧。

班主任进来后杨沫不由地低下了头,生怕被叫出去问什么,但老师没有提起关于赵则浩的半句话。

赵则浩好像突然间蒸发了,让杨沫不知所措。

接下来的这个星期赵则浩都没来,后面的座位一直空着,杨沫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一个星期过去了,星期一开学,杨沫仍就不安的来到了教室。一进教室就发现一群男生围在后面,猛然间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杨沫悬着的那颗心终于着了地,但随即又“咚咚”跳了起来,不知道赵则浩在后面说什么,慌里慌张地坐了下来。

“嗨!你怎么了?叫你都没听见。”苗苗清脆的声音把杨沫拉了回来,半捂着嘴说,“我跟你说,你知道赵则浩去哪了吗?”一听到“赵则浩”三字,杨沫注意力集中了起来,“他去北京了!”

“什么?北京?”太……太…………杨沫不知用什么话来评价赵则浩的行为,太不可思议了。

“他自己悄悄拿上家里的钱去北京的。”苗苗顾不上杨沫在这里想什么,只顾在一边享受着散发新闻的快感,也不忘发出自己的感叹:“真是太厉害了,一个人就敢去北京!真让人羡慕!”

北京,对于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来说就是一个遥远的梦,可……一个人……悄悄拿上家里的钱……去北京……

杨沫觉得他有点疯狂,不可理喻……不知用什么词来评价他。

作为惩罚,班主任将赵则浩的座位调到了后面,虽然他不在身后坐着,但杨沫后背仍有点发麻,而且赵则浩从北京回来时带回一个照相机,每天没事的时候就在班里拍照,班里的一群同学也乐得起哄。

有一天杨沫刚进教室就听见“啪”的一声,闪光灯亮了一下,杨沫不确定是否与自己有关,但还是让她从此总躲着赵则浩。那段时间杨沫始终低着头,感觉自己的生活中连太阳都看不到了。其实,杨沫也不是完全不想被照上,而是害怕相片上的自己很丑。

渐渐地,杨沫听说了赵则浩去北京的一些事:他去了那个人人向往的大广场,看了升旗仪式;去了毛主席纪念堂,看到了传说中的水晶棺;一个人去住那十几块钱的小旅馆,而不敢睡;返程时因没有证件无法买票而被人骗去100块钱;也因为一个单身小孩子差点被人骗走。还好到最后找警察帮忙买上票。当然也包括回到家被暴打一顿。

在杨沫听来就像是传奇一样,不知同学们有没有添油加醋,但她始终没有去证实,何况杨沫很快就听说赵则浩已和王思楠走到了一起,这一切在同学们看来顺理成章。

班里面不学习的人越来越多,初二结束的时候,学校将现有的学生按成绩重新分班。杨沫顺利进入了同学们眼中的好班,而赵则浩被分到了差班。

重新分班后的杨沫感觉放松了下来,好像重见光明一样,觉得不能再让父母失望了,应该将时间都好好放在学习上了。但对赵则浩的消息还是听到了,听说他跟班里的学生一同躲在村里旷课,还听说他不上课去看枪决案的现场,总之什么奇怪的事放在他身上都不奇怪了,直到过年的时候赵则浩退学,他才真正地离开了杨沫的视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