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穿越1

  “根据相关的媒体报道,于三日前,假面飞天大盗‘荼蘼’出现在某某博物馆,并带走了不久前发掘的古珍宝琥珀泪石,在此之前,还先后盗走了琉璃彩石、水晶瞳和洗曜点钻等珍宝,为破此案,警方多次调查却始终无果,据传闻,号称‘犯罪克星’的超级侦探上官桓也将着手调查此案……”

一只纤纤玉手按下遥控器上的按钮,樱唇轻启,道:“又是荼蘼,这些人可还这是不厌其烦,看来荼蘼的存在给他们带来了不少困扰啊!今天毕竟是最后一天了,还是要给他们留一个好的印象吧!”

声音清脆悦耳,甜糯而不做作,空灵又带着干练之气,这幅声音的主人正是席追忆。

她口中的“荼蘼”正是今年比较活跃的一个盗贼,当她首次盗走无泪珠时就打响了名号,后来的几次行动成功之后更是人尽皆知,总能够在高度防备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东西盗走,前前后后八次行动无一次失手,可谓是小偷界神一般的存在。

传闻荼蘼长得倾国倾城,貌比天仙。可传闻毕竟还是传闻,纵使所有人都知道荼蘼,却无人知道荼蘼是谁,更别提她长什么样子。

因为荼蘼号称“假面飞天大盗”,所以她总是戴着一个绘有荼靡花的面具,面具遮了三分之二的脸,剩下的三分之一化着妆,荼蘼每次出现都会改变妆容、发型和服装,若非她带着面具,恐怕无人知晓她就是荼蘼。

也因为这样,现在满大街上的姑娘们都是荼蘼式的穿着打扮,这不仅给荼蘼做了一个很好的掩护,还大大妨碍了案子的进展。

当所有人都在猜测荼蘼是谁的时候,这个当事人正悠哉悠哉地看着“戏”。这个当事人就是席追忆,没有人会猜到席追忆的头上,只因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清丽脱俗,一个是性感撩人;一个是天上的仙女,一个是黑夜的魅者;一个清纯如白莲,一个妖娆似红莲。

这样的两个人,同是两个极端,两人又曾在同一个地点出现过,所以众人就更加自然而然地相信席追忆不是荼蘼。

浴室里传出了阵阵水声,水雾萦绕着席追忆,白皙美好的身子在水雾的环绕下更显诱惑。

约摸一个小时之后,席追忆已经洗浴完毕,长及后膝的秀发略带着湿意,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服,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擦拭着长发。

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拉出了一个小巧的银色行李箱,打开它,第一眼看到的是的是一个做工精致的古风盒子,盒子用着七条彩色彩带绑着,看似简单却十分繁琐,这种打结的方法是她独创的,除了她无人会解开,把它打开,里面装有好几十样女生喜欢的小玩意儿,还有一个精巧细致的扇坠,她叹了口气,再合上。

盒子旁边放置着一本很厚的画有可爱小熊封面的日记本,这即使被主人爱护得很好,也难免会留下时间的痕迹,虽然它不知被人用线穿连过多少次,但是每一次的穿连都意味着它的一次增厚。

然后是一些其他的物件,都充满着她和哥哥的美好回忆。衣服只有几件冷色系的儒裙和一套特质的黑色夜行衣,放在衣服上面的是一个透明的盒子,盒子里装对我正是绘有荼靡花图案的面具。

关上行李箱,追忆的脸上徐徐流下两行清泪,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不惹人怜惜。

席追忆的地脸上尽是留恋和不舍,纵使留恋再多,不舍再多,也抵不过对他亿万分之一的思念,日日思君不见君,在两千多个昼夜交换的日子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

若非她和席子言的那点心灵相通,恐怕她早已觉得席子言不在这人世间,只是她每每在噩梦中惊醒,看见席子言身着银色战甲在战场上浴血杀敌的样子总让她胆战心惊。

即使能够预知席子言会遇到危险又怎样,可等到事情真正发生时她还不是照样无能为力?

第五章 穿越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